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总裁宠文 >

老外很粗很舒服 看了让女人下面水多的小黄文

发布时间:2020-03-11 08:12   来源:https://www.southlihan.cn   作者:土味情话_美文摘抄   人气:

老外很粗很舒服 看了让女人下面水多的小黄文

作者有话要说:

偶更新了~

天气好热呀~

小心的为额娘擦擦额上的汗,忧心的看着她苍白的脸色,一定很痛吧?额娘是因为去拦着那个烂人,被烂人一挥,一个没站好,才扭到的。

绵月姨正在为额娘用药酒揉着,坐在旁边的双儿姐姐无声的抽泣着,眼红红的。阿玛在外厅听太医们诊断的结果,我想,额娘一定是伤到筋骨了,要不,如何会痛成这样?

“绵月姐,这次,我是铁了心了,不让双儿再回那个狼窝了,等明儿,就让七七去回皇上,让双儿休了那个烂人!嘶……好痛!”躺在床上额娘冷汗直下,疼的吡牙咧嘴的。

“可是……福晋,皇上能同意么?这可不是小事呀?”我噘着嘴看着绵月姨一脸的为难,既然心疼双儿姐姐,为啥不答应呢?奇怪。

“绵月姐,即使双儿已经嫁过去了,可是,跟那种人过,太委屈了,今日如果不是我自己亲眼见到了,还真不相信,打老婆下这么重的手,要是再回去,早晚有一天,我们得为双儿收尸了!”额娘眼睛湿湿地“我嫁给七七这么多年,他拍都没拍我一下,还以为别人也都一样,没想到,双儿这么倒霉,被指了这么个混蛋!”

“绵月姨,那个地方,双儿姐姐是绝对不能回去了,呜……额娘,他们还把我推进小池子里呢!呜……吓死我了,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家里人了,呜……”一说起这个,我心里还是很害怕呢!眼泪不由自主的倾泄而下,真的好委屈啊!

“小花痴,他们推你进池子里?这……这也太过份了!有哪里不舒服么?来,额娘抱抱。”我爬上床,一头钻进她的怀里,嗯,好温暖呀,感觉好多了。

“绵月姐,你去跟七七说一下,让太医也给小花痴看看,这种天气,被推到池子里,要是得风寒了,就糟糕了。”

抬起头,看着额娘一脸的着急,我抹抹脸上的泪,扭头冲着双儿姐姐跟绵月姨傻笑一阵,我很厉害呢!已经去告过状啦!

“额娘,不用了,我在皇爷爷那儿就让太医诊视过了,他们说过没事的。我今日很厉害的喔,被捞上来后,就冲到皇爷爷那儿去告过状了,皇爷爷说过了,一定为我出气的!”哼哼,那家子要完蛋了,敢欺负我,是要付出很大代价滴!

看着她们几个面面相觑,双儿姐也脸色沉重起来,难道,我说错啥了?

“小花痴,做的好!就该让你那个皇爷爷好好看看他自己做的好事了!有事没事就爱指婚,结果也没弄出几对好的来,让咱们家双儿受这么大的委屈,哼!”额娘一脸的恼怒。

“可是,即使出了气,双儿……这往后的日子,该如何办呀?”呆呆的坐在床前的绵月姨低低的叹息。

“绵月姨,啥如何办,当然再找个好的夫婿呀!这一次,我们自己亲自挑一个,再让皇爷爷指婚,绝对不听他一个人的了。”多简单的事情呀,我双儿姐姐这么漂亮的一个人,一出门估计就得迷死一大片的,找个好丈夫,应该是很容易的吧?

“傻妹妹,哪有这么简单呀?”一直没出声的双儿姐姐开了口,脸上倒有一丝笑意“其实,他们家也不算太薄待我,只是……韩氏是他的表妹,又是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的,他不愿意薄待她,自然就不会亲近我了,说起来,我倒觉着他还算是个重情义的男人,就是性子不好,喜欢动手打人……”

目瞪口呆,双儿姐姐的脑袋是不是被吓糊涂了?会打女人的男人还能叫重情义?“双儿姐姐,你没事吧?要不要请太医看看,嗯,一定要让太医好好看看,你一定是被吓糊涂了!”我跳下床准备往外跑,让阿玛先别送太医回去。

双儿姐姐轻轻地拉住了我,笑笑“小月,我没事,你坐下吧,阿玛已经够操心了,不要让他再多担忧了。”

我只好继续爬上床陪额娘,绵月姨看时辰不早,要去张罗着晚膳,先出去了。

双儿姐姐也在几个侍女的陪同下,住回了她原先的屋子。

“小月,你真没事么?本来,我们不是说好只是整整那家人吗?如何会弄到掉进池子里?”额娘终于问了,一脸的心痛不解。

“额娘,他们,背地里,讲的话~真难听……今日真是我最生气的一天,我真讨厌他们!”闷闷的,其实,自从告状后,心情就一直很不好,只要一想到他们说到我阿玛有残疾,额娘出身不好,心里就很难受。

“小花痴,嘴巴是长在他们身上的,要说啥,我们也管不着,更没办法去控制。”额娘慢慢地拍着我的背,很轻的说“你不用说,我都知道他们能说出些啥来,想当初,我听到这些时,也很难过,但,仔细想想,我们自己在这儿气的不行,人家还是照样说,照样笑,不是很不划算么?所以呀,慢慢的,不管听到啥不好的话,都当做没听到,或干脆当是几只狗在狂吠……呵呵,小花痴,想想看,当几个三姑六婆或三叔六公凑在一起狂吠的样子,是不是很好笑?”

我也傻笑出声,哈,几只狗狗凑在一起狂吠~嘿嘿,很有趣呀!“可是,额娘,狗狗也很可爱呀,像我们家的小黄小黑,都可爱的不得了呢,把他们比作这么可爱的狗狗,好像不太好呀!太污辱狗狗了”

“那……我想想,猪猪凑在一起哼哼?也不行,猪还是很有用的,那,几只狼凑在一起狼嚎?还是不行,狼对伴侣还是很忠实的……”额娘陷入自言自语中,“唉,想不出来,好像啥动物都很可爱的,嗯,小花痴,那我们就称他们为垃圾吧,几堆垃圾凑在一起JJWW,没错,就这样!”

我们眨着小眼睛,相视一笑,一起拍掌,哈哈,几堆垃圾凑在一起JJWW~~`

“你们呀,真没办法,才刚还哭的这么响,现在,又笑成这样了。”是阿玛耶!

我转头,看到阿玛温柔的笑脸,欢呼一声,冲过去,扑倒……“额娘,阿玛借我摸摸,我好久没摸帅哥啦……”

在额娘的抗议声中,我趴在阿玛身上,好好的重温了一下下摸帅哥小脸滴美好感觉!

还是阿玛好,长的还算帅,人又温柔,还从来没打过人泥!嗯,以后,我也要找个像阿玛这样的!

模模糊糊想到,好像,谢大少挺像我阿玛耶……

我其实并不知道死亡代表了啥,虽然我即将13岁,照额娘的话来说,我还是个天真纯洁的小孩子,可是,上次被追杀后,小顺子,我就再也没见过了,九叔只轻描淡写的说已经死了。

我刚听完时,也没啥感觉,偶尔去八叔九叔府里,习惯性的想让他再赶车送我回去时,才会很想到,他,已经死了,死了,就是再也见不到了。

皇爷爷身边,也有个小顺子,具体啥名字,我没问,反正大家都叫他小顺子,长的圆圆润润的,跟以前那个竹杆小顺子一点也不像。

“小月格格,您快劝劝双儿格格吧,万岁爷说了,不让求情,跪着也没用的,这天冷,还是快些回去吧!”

被打断了回忆的我,茫然的看着嘴巴一张一合的小顺子,嗯了几声,看着还跪着的双儿姐姐,硬是说不出话来。

为啥,他们一家对她并不好,可双儿姐姐还是要为他们求情呢?尤其是那个韩氏,那天笑的最大声耶,皇爷爷罚她,不是挺好的么?

“小月,我们不能看着韩氏被赐死,这样……他们家,会更恨我的……虽然,这次我也不会再回去了,可我~也不能留个恶名。”跪的笔直的双儿姐姐,看起来,竟有几分少有的坚决。

“可是你都跪这么久了,皇爷爷都没理呢”我抬头看了看厚厚地帘子,里面一片静谧,又看着远处几个跟来的人,也是一脸的不安,天色已经渐晚,难道,就让双儿姐姐这么跪着?

嘟了嘟嘴,还是我进去吧!我可是很厉害的,一定能让皇爷爷改主意。

等我们回到府里时,天已经N晚了,双儿姐姐在用了点晚膳后就回屋休息了,跪了这么久,一定是累惨了。

额娘依旧在床上休养,阿玛细细地问了经过,夸了我很久,忍不住得意一下下,我果然是皇爷爷最宝贝的孙女!

烂人一家,被皇爷爷贬到N远的地方去了,双儿姐姐也跟他们家解除了关系,休夫哦!

皇爷爷没过几天又指了门亲事给她,额娘大怒,不顾脚疼,硬拉着阿玛过去相看了几次,回来后,N满意的开始准备,我双儿姐姐在年前,又被嫁了出去。

回门那天,我终于看到了这个姓氏老长老长的姐夫,很高大,脾气也很温和,不帅,但人不错,看着双儿姐姐脸上甜蜜的笑容,我姐姐终于找对了春天,真好呀!

日子一天天无聊的过了下去,在没有美男摸的日子里,我度日如年,只能向阿玛跟景儿哥哥下手,可是,额娘跟新进门不久的嫂嫂都是小气鬼,防我防的厉害,郁闷!

开始怀念谢大少,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长肉肉?长了肉肉,应该也是帅哥一枚吧?

托着腮,呆呆地看着窗外的雪景,天气真冷呀!

我屋里的这面大玻璃窗,还是当年硬向九叔讨来的,想起他肉痛的表情都还很有成就感,对了,好久没见他了,趁着正月里大家都空,去看看九叔吧,顺便吃点小豆腐。

几个九婶不停的陪着我到处逛,九叔府里新增了不少东西,古董自是不用多提,哪个叔叔伯伯府里没有一大堆?难得的是几件别致的小东西,摆在厅里自是一番意趣。有钱就是好哪!

可她们就是不肯让我去见九叔,我严重的郁闷了!难道,花痴也是一种错?

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摸摸九叔的小脸呀~看这些东东,有啥用呀?

想偷溜出去找九叔,却被九婶们发现,正懊恼间,让大九婶拉着进了厅里,几个丫环托了几盘子东西进来,放在桌子上。

“小月,这是你九叔今年给你备的礼,自己来看看,喜不喜欢?”大九婶笑着揭开了上面的红巾子。

哇!我努力的眨着小眼睛,是九叔的小像耶!嗯,还有八叔、十叔跟十四叔!

我喜悦的上去拿了九叔的小像,摸摸~太好了!没真人摸,摸摸这小泥人,也算过过干隐。

“还有这些首饰,都是你九叔特特为你打的,整整有六套呢!说是凑个吉利,让小月过些日子顺顺当当的挑个好夫婿呢!年前那阵子八珍轩忙的不得了,多少生意都来不及,能推的推了,不能推的,也都延迟了日子。单这几套东西,却是一点都不马虎,早早备下了,单等小月你今儿来就送给你的。”大九婶装出一脸的眼红状“说起来,我们几个都要妒忌起小月你了。呵呵”

另几个九婶也陪着笑了一阵,哼,九叔又打这个主意,想让我嫁人后就不缠着他~没门儿!就算我嫁了,也要定居在京里,天天上九叔府里摸他的小脸!

“九叔对我可真大方呀!比皇爷爷还大方,年前,皇爷爷让我自己选东西,我人小力气不够,只拿了一点点回家,到现在还郁闷着呢!幸亏九叔让我又高兴起来了~所以,我决定啦,以后,我要天天上这里来陪他,感谢他送我这么多好东西!”哈哈~你们不想让我来,哼,我偏偏要经常来!

“哎呀,小月如何这么说,你九叔送你东西,就算是送的再多,那也是应该的,谁让他这么疼你呢!啥感谢不感谢的,太客气了……”

“是呀,小月格格,别想太多了,九爷疼你,谁人不知,这么点子东西,也值得多提……”

“…………”

几个九婶开始陪笑,但我听到了磨牙声,她们是怕我又来抢他们老公了~~

“嗯哼……格格,时辰也不早了,得回府了,要不,七爷跟七福晋可得担心了。”是罗嬷嬷,这个照顾了我N年的嬷嬷的话,我是必须得听的~

于是,带着一大堆好东西,我打道回府了!

“嬷嬷,你看,你喜欢哪一套,小月送你一套,如何?”我很大方哦,虽然平时很爱财,可是,也很舍得送人的,只要那个人是我喜欢的,看的顺眼的。

“呵呵,格格,嬷嬷这么老了,如何可能戴这些鲜艳的首饰?你自个儿留着吧!”坐在一边为我整理乱七八糟的妆台的罗嬷嬷忍着笑。

“你不是说过嘛,你兄弟有一个小孙女,跟我一般大,那你可以拿一套送给她呀!她一定会喜欢的。”罗嬷嬷前些年提过,我都记得。

“格格,这如何行,这些都是宫里的东西,如何可以传到民间呢?不成不成,还是你自己留着带。”

嬷嬷还是摇头,真奇怪,其他格格的嬷嬷们都很贪财的,我时有听闻。可我这个罗嬷嬷,虽然古板,却从不贪这些东西,做事也是尽心尽力,跟何三伯伯有的一拼。

“罗嬷嬷,你就收下吧,到底是小月这孩子的一片心意。”门外传来额娘的声音。

“额娘……”我冲过去抱着她,自从脚扭了后,额娘很少来我这小院子呢。

“见过福晋……”罗嬷嬷也行了个礼。“这些东西都是宫中之物,流入民间,怕是不妥,还是让格格自己用吧!”

“嬷嬷,你就选一套吧,小月的这些东西,全是从老九那里挖来的,也不算是宫中之物,没关系的。来,小月,你自己看看,哪一套你最喜欢,就让嬷嬷拿那套送人。你们年纪相近的,想必眼光也差不多……”额娘慢慢的坐下,跟我一起兴冲冲的选了起来。“大节下的,小孩子收点礼,会更高兴些,我们小花痴就这样,今年收的这些礼,把她乐的。”

无视罗嬷嬷的推拒,我们选了一套硬让她拿着,又选了一套让人给双儿姐姐送去,把珍珠的一套小首饰留给了悦儿。

我自己还有三套哦~美美的摸着,啊~我真是个小富婆呢!额娘的首饰我都见过,因她不太喜欢戴,这几年都没如何增加,嗯,也给额娘一套吧,这样,我自己也还有两套~“额娘,你也选一套吧。”

“我的小花痴变的这么大方了,真是太好了。可是,这些额娘要是戴了,别人就得说额娘为老不尊啦,这些都是你们小姑娘戴着才好看的。倒是可以给你嫂子一套,就那镶着红宝石的那套吧,喜气的很。”额娘笑眯眯的亲了亲我,傻笑。

我好像越来越大方了呢!以前都是要从悦儿那里挖点过来,今年我主动送她了哦。嘿嘿,一定是因为我长大了,才变大方了!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哥哥来我房间顶我,兽交人与驴—弑神
下一篇:老爷操通房丫鬟金莲,高h bg禁忌肉文—攻略守则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