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总裁宠文 >

黄色乱伦小说,老爷和丫环小说—天王的人鱼男朋友

发布时间:2020-05-23 09:26   来源:https://www.southlihan.cn   作者:土味情话_美文摘抄   人气:

黄色乱伦小说,老爷和丫环小说—天王的人鱼男朋友

第86章

“Action!”

陈夏铭再次打下场记板,所有群众演员走动起来,扛着大包小包的旅客蜂拥在车门口,争先恐后地往车上挤,口哨声,人声,汽笛声构成吵杂的火车站场景。

季羽一直望着站台方向,乘务员催促多次后才登上列车,依然站在门口。

火车发出轰隆声,缓缓启动,游钧从进站口跑进来,大声喊着云初袖的名字,喊得声嘶力竭,火车起步速度并不快,他很快赶上季羽那节车厢,飞身跳起来拉住车门处拉杆跨到季羽面前。

“初袖,不要走……”游钧大口喘息着,右手撑在季羽耳侧的车门,他已经决定,如果等会季羽不配合吻戏,就强吻得了。

“迟少,你我本就不是同路人,请回吧。”季羽眼中隐藏着怒意,跟刚才满含期待望站台的样子判若两人,却非常巧妙地转换了情绪,节奏把握得恰到好处。

“等我处理好家里的事,你想去哪儿,我都护着你。”游钧用祈求的语气,悲伤地看着他,站台上演迟霜家丁的几个群众演员跟在火车后面跑,大声喊着“少爷”,游钧红着眼睛回头吼了句,“滚开,老子再也不回那个家了!”

只要回头,强吻,这段就算过了。

但季羽并没有像剧本上写的那样抱着他,更没有等他下一步动作,而是直接将他推下列车。

好在游钧之前有作过最坏的打算,而且吻戏之后,确实有季羽推他的剧情,火车行驶速度也不快,他调整身体平衡,落地时才不至于太狼狈。

“停停停!”陈夏铭跟着跑过来,上下打量了一遍游钧,“你没事吧?”

“我没事,可以继续。”游钧苦笑着摇头,接过助手递来的水喝了口,温水入喉却如何也压不下嗓子里火烧火燎的痛。

又一次NG后,季羽走位依然无可挑剔,但只要一到接吻镜头,就会突然把游钧推下火车,陈夏铭抓着头发快陷入崩溃了。

陈夏铭无力地摇了摇手,“全体休息一刻钟。”

望着季羽头也不回走向临时休息室的背影,游钧也濒临绝望了。

他知道季羽可能会讨厌他,但没想到会到这种地步。如果这部电影能顺利拍完,恐怕季羽再也不想跟他私下见面了吧。

陈夏铭在柱子前沉默了好几分钟,才走到游钧身边对他说,“季羽在接《长守》时,我就跟他反复强调过,有几组镜头尺度比较大,他说既然他接,就已经作好心理准备,而且我也说过可能是跟不熟悉的人,他演过那么多电影,再清楚不过。可能还是你们之间的问题,你再跟他沟通一下吧。”

游钧解开藏青色中山装领口两颗排扣,深吸了口气,远远地跟着季羽走进休息室,在他对面坐下。

休息室里只有两个人,季羽正在喝温开水,眼睛望着窗外,连头都没回一下。

“季羽,我知道你现在很讨厌我,但是你也用不着草木皆兵。以前我没有爱上过一个人,并不认为喜欢男人,或者喜欢女人有太大不同,过去的事情……”两人的关系从没这么僵硬过,游钧感觉此时面对季羽一秒钟都是煎熬。

“哦,”季羽打断他的话,语气依旧疏离,“我想你是有些误会,我演不下去跟你是不是同性恋完全没有关系,只要你一靠近,我就觉得恶心而已。”

“我明白了,”游钧颓然站起,背过身后低声开口,“上次我给你辞职信,是仔细考虑后决定的,如果你实在不想看到我,可以直接跟导演说。

我本来就决定演完这部电影退圈的,早些迟些对我来说都一样。还有,临走前白少泽找我,说他有个通告给我,当时想着征求你的意见……回去以后,我会推了的。”

游钧的声音很轻,像是怕惊吓到听的人,难得那么柔和的语气,季羽却听出他说最后一句时,声音有些哽。

然后,就快步走出休息室。

再次开拍,陈夏铭提出新的方案,让火车不要启动,游钧直接跑上去,然后对话,接吻,省得再猝不及防地摔下来,万一发生意外,后面的戏都不用拍了。

季羽的行程本来安排得就紧,在这边取景只有半个月,还要拍两人中年到老年一直生活在这座城市的戏,当然,等华盛顿那边拍完再过来补拍也行,但是租借的车站和火车,多耽搁一天就得算钱,剧组这么多人和器材。

陈夏铭一想到这些就想撞柱子,如果这部电影拍不下来,他就准备退出导演界吧。

不过这个提议遭到季羽的反对,火车不走,势必会跟后面追上来的家丁发生纠纷,这不合逻辑,也不符合原著。

“那就借位吧。”陈夏铭绝望了,“游钧,你只需要侧头配合摄像机的角度就行了,季羽你就稍微配合一下,你们这种状态,还如何拍下去,后面还有尺度更大的镜头啊。”

“Action!”

季羽像先前每一次那样,完美地演绎着重复多次的走位。

待火车启动,镜头转向游钧,他开始在站台上奔跑,大声喊着,他的喉咙像要裂开一样生疼,声音早就变得嘶哑。

阴沉的天空突然下起阵雨,豆大的雨滴在地面上越来越密集,雨一开始就下得很急,很快,雨帘就模糊了游钧的视线,雨水在车窗上流下一道道蜿蜒的水痕。

游钧的短发全湿透了,随着他跑动的步伐凌乱地拈在脸上。

从来没有感觉这么累过。

一直都追随着那个人的脚步,却没有任何回应。

是时候放弃了吧……

季羽飞伦敦那天晚上,去送他就好了,至少在季羽反感他之前,至少在他决定再也不出现在季羽面前之前。

至少,有过一次道别。

渐渐地,他接近了季羽站的车门口,这次他没有跳上车,季羽也没有伸手。

他跑着,季羽看着,两人之间不过一步之遥,风将季羽穿的长衫吹乱,打湿的布料贴在他身上,显得格外消瘦。

站台很快就到了头,再往前几步就可能跨下一米多高的站台,游钧跟他对视着,两人都没有说话,游钧也没有停下的意思。

突然季羽伸出手,游钧借着他手上的力道就跨上车,旁边同步运行的列车上,几台摄像机也开始工作,车厢里还在喧哗,雨声也很大,但是世界却突然安静下来。

游钧的手臂依然撑在季羽耳侧,逼窄的车门口让两人的身体几乎贴在一起,灼热的体温隔着湿透的布料无比鲜活,游钧另一只手还拉着季羽的手,但此时,谁也没有去在意这个细节。

“初袖,不要走……”游钧低下头,发梢的雨滴落在季羽肩上,声音温柔得令人心碎。

“迟少,你我本就不是同路人,请回吧。”季羽眼中的愤怒变成无奈,还有游钧如何也看不清的情绪,空洞而迷茫,这样的眼神游钧在孤岛上就看到一次,但现在却让他更心疼。

“等我处理好家里的事,你想去哪儿,我都护着你。”游钧说这句话时,也开始迷惘,他仿佛跟剧里的迟霜重合了,想要紧紧抓住的人,却无从左右对方的选择。

哪怕是一秒钟,他也想多呆在季羽身边。

有雨水从季羽脸上滑落,他不由自主地抬起手去擦拭,却越来擦越多,季羽还是没有主动抱他,游钧慢慢地靠近他,只要再靠近一点,就可以借位完成这组镜头。

再NG下去,他明天都说不出话了。

尽管如此,游钧还是用手指轻轻拭过他的唇角,那么美的唇形,曾经让他无数次肖想,又留恋不舍地品尝,近在咫尺却更加想得发疯……

就在这时候,季羽微微仰起头,吻住他的唇。

“季羽。”游钧当然没忘记现在还在拍戏,明明刚才已经说好借位。

就在两人一触即分时,季羽抬手勾住游钧的脖子,整个人都贴进他的怀里。

游钧的脑子里轰地就炸开了,朝思暮想的人湿身搂在怀中,是个男人都很难把持不住。

他在季羽唇角尝到一丝苦涩的味道,难道,季羽在流泪?

游钧呼吸急促地睁大眼睛,却见季羽眼中如深陷的意乱情迷,心里蓦地一荡,左手环住他的腰,右手托住他的后脑,将他推向车厢里。

扮演旅客的群众演员全都进里面,狭窄的车厢接头处,只有扛着摄像机寻找最佳角度的摄影师。

游钧细细地舔舐他脸上的水痕,用舌尖描着他的下巴、鼻尖、眼睛,慢慢地移到他的耳垂,轻轻地含在嘴里,含糊不清地叫了声“小猫”。

“嗯。”季羽含混地漏出哼声,身体轻颤了一下,就似难耐地挣开耳朵,重又吻上他的唇,舌头纠缠在一起。

雨不知道啥时候停了,车窗里投进一道暖暖的阳光,摇晃的车厢里,季羽紧紧地抱着游钧的脖子,无法割舍般,仿佛用尽一生的力气。

周围越来越安静,火车慢慢停下,狭小的车厢里两人的呼吸却越来越急促,不断的索取和迎合,游钧也不记得两人有多久没这么激烈接吻了,两个月,半年,还是从未有过的。

最重要的是,季羽在吻他,主动的,充满占有欲和报复的。

又在他更霸道的回吻中,更热烈地回应。

这一刻,啥演戏,啥反感都不重要了,最后只剩下灼热的呼吸和隔着湿透的布料加快的心跳声。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bl道具前列腺铃口调教,那夜我偷干房东女儿—被学习宠爱的你
下一篇:男主睡觉都在女主里h,描述吃奶情节小说—军萝的海贼吐槽日常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