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耽美甜文 >

宇文成都萧美娘小说 男公关用嘴伺候富婆图片—

发布时间:2020-04-09 16:18   来源:https://www.southlihan.cn   作者:土味情话_美文摘抄   人气:

宇文成都萧美娘小说 男公关用嘴伺候富婆图片—

天火盛典每年举办一次,是锦绣皇朝的惯例,用以祈福。求神灵庇佑国泰民安,百业俱兴。故而皇朝上下都十分看重。而此次天火盛典地举办,却又多了两次额外的意思。一方面是祝贺顺利铲除朝中叛贼,另一方面则是为了鼓舞士气,意欲向天狼国开战。

不错,朝廷上下似乎一派平静,其实暗潮涌动,备战的气息早已十分浓厚。最明显的,莫过于无期的热情。次日,天刚亮,我正睡意朦胧中,却听得小莲来报,无期已在门外求见。我无奈地揉揉眼起身,整理好衣衫,跨到中厅,却见他像只无头苍蝇般在屋里团团转,搅的人眼花。

见到,立刻一脸焦急地冲上来,劈头盖脸地道“师傅,你原谅我了吗?”

我皱了皱眉,‘无期,你做事如何还是这般毛毛糙糙,今后上了战场,可是要吃亏的!“

无期听我这口气,知我是原谅了他,面上一喜,越发大大咧咧了。“以我这般武艺,阵前杀敌,决不会示弱!过些天,我们征讨天狼国,你看我如何建功立业!!”说罢,还一脸神采飞扬。

“笨蛋,亏得你跟随你祖父行军这么多年,也不过是个右营前锋。所谓智勇双全,当然是智先行,勇随其后。在战场上,纵然你武功盖世,挡得了一人,却挡得住千军万马么?他日我所教你兵法,岂非白教了!”

我没好气得斥责,倒不是还生他的气,只是如他这般鲁莽,今后若真与天狼国开展,只怕他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用。我好歹同他师徒一场,总不该放纵了他!

他一脸虚心受教,道了声是,也不着恼。

见状,我也就无意再继续责骂下去,却叫他坐下,温言道

“ 无期,你我相识这些日子,我可曾亏待了你!”

‘师傅教会了我许多,让我受益良多!“

“现在师傅有一事相求。“

‘求不敢当,师傅只管吩咐便是了。“

我略一犹豫,自怀中取出郎星朔交给我的那块锦帕,递给他,一脸正色道“ 这宫中规矩,后妃终身不得出宫。太子将郎星朔葬于宫外,我认识的人中,只有你出入皇最方便,你帮我将这锦帕与他同葬了罢!”也算是成全了这对苦命鸳鸯,虽生不能相守,死后魂魄总能相聚。

无期犹豫了一番,,他自然知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却绝不可小看了。万一让太子知道了,只怕又是一场暴风雨。但他见我一脸伤感,却终究不忍心,心下又觉得这事他亏欠了我,想了想,终还是应承了。反正现在人也死了,没多大干系,

“好生收着,莫教他人看见,生出许多事端来。”我嘱咐道。

他依言收下,我十分欢喜,便对小莲喊道,‘小莲,无期都来了这么久,如何害不倒茶!“

闻言,他却急急喊道“慢着。不要了,我听说昨夜太子突然腹痛,整个太子宫都闹翻了天,连仲博也被半夜拉起。我现在要去探望太子!看看情形如何了?”

痛了一夜么?呵呵,难怪叫声那么凄惨!我心底忍不住狂笑,面上却装出一幅焦急模样“噢,是么,那还等啥,我们快去探望他吧!”这场我一手炮制的好戏,我怎能错过呢。而且等事情过后他一回想,便会猜到是我搞的鬼。我不如先发制人,倒叫他怀疑不得!

太子宫在皇宫的东面,而紫莲宫却在皇宫的最西面,这一路曲曲折折,倒绕了不少时间。半路上,经过一亭子,那亭侧是大片的空地,似有一堆人在,仔细一看,却巧是北鹤所领的天一阁正在排练节目。歌舞阿、杂耍啊,红红绿绿,煞是热闹!

见我和无期过来,均是一惊,便立刻停下行礼。我倩然一笑,“你们顾自练习吧,不要理会我。”心中却想,所谓一流艺馆,原来也就是这些个通俗节目。

一群人依言散去,只北鹤一人上前来。今日的他穿了件白色的袍子,不觉少了几分阴柔,多了些文雅。只是,我见他行礼之时,目光明亮,并无半分卑怯,不禁心下纳闷,一个艺馆的馆长哪来这么大派头,如何看都与他现在的身份不符。

于是不动声色地问道:“听说天一阁是天下第一艺阁,北鹤先生如此年轻,便有这般成就,真是令人钦佩阿!”

他眉毛一跳,却瞬间恢复平静,只是淡淡道:“不敢,不过是祖上的基业,得祖宗庇护而已!”

“原来是世家,北鹤先生是第几代了?”

“第三代!”

“北鹤先生是哪里人?”

“惠城人氏,自幼便在外漂泊,已甚少归故乡了!”惠城,我心一动,似听无期提过这地方!

“那北鹤先生到过许多地方?”

“天一阁经常到各国表演,倒也去了些地方!”

好个北鹤,倒能避重就轻,我偏偏要好好给你下帖猛药,看看你究竟是啥人?我心中冷冷一笑,却回过头看着无期,道“原来如此,我还正纳闷呢,心想北鹤先生如何有股子异国味道呢!想是游历的国家多了,倒沾染了些异族气息.--呵呵!”

无期抓抓头,一脸莫名其妙,“有吗?”

北鹤脸色一僵,瞬间失却颜色,一张脸越发素白。

“太子抱恙在身,我此刻要去探病,便不与北鹤先生多聊了!” 我淡淡一笑,扯开话题,不想将他逼得太急,毕竟我还想让他助我出宫!

不过瞧着模样,他的身份,的确奈人深思。

离去时,我不经意回头,却瞧见他那双深潭似的眸子里波涛翻涌!

我忽而醒悟到,自己下了招极险的棋,心下不由的有些不安!

来到太子宫,无期已是熟门熟路,我只管跟着,侍从们也不加阻拦。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来到他的寝宫,却见华宇雕龙,气派非凡。客厅正中墙壁上还挂了把宝剑,听说是他的皇祖父赐给他的。显见他从小极受宠爱。

走到寝宫的小门前,却被一方翠绿色的帘子挡住了去路,旁边站着一个细眉细眼的宫女,见到我眼中竟闪过惊诧之色,匆匆低头行了个礼,道“太子妃,樊将军,容奴婢进去通报一声。”

大约过了一拄香的时间,里面才走一个雪肤乌发的丽人,那皮肤水灵的好似能掐出水来,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却在我脸上转来转去.她穿了条淡蓝色的长裙,显得十分雅端庄,身边还有一个着红衣的侍女,轻搀着她,一副弱柳扶风的模样.

我心下暗暗好奇,难道太子也学着金屋藏娇么?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体罚女生憋尿挠痒痒,女人各种奶头的图片_金主
下一篇:老板在床上扒我胸衣,总裁的巨物缓缓挺进_莉莉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