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耽美甜文 >

戴着文胸啪啪啪,被他日得很爽|销魂殿

发布时间:2020-04-09 00:16   来源:https://www.southlihan.cn   作者:土味情话_美文摘抄   人气:

戴着文胸啪啪啪,被他日得很爽|销魂殿

胡砂好像见到了凤仪,那情景依稀是冰湖初次相见,她的腰带断裂裙子掉在地上的尴尬时分。彼时穿着花里胡哨长袍的少年人笑颜如花,亲切文雅,将自己的外衣披上她的肩头。

他真像一幅生动的画,无论从啥方向来看,都觉得既美丽,又无法摸透。

到底还是无法相信,他对她那么好,那么温柔,都不过是为了水琉琴。真是这样吗?在他的眼睛里,所看到的世界是啥模样?他眼里的胡砂,是师妹?是要蓄意接近刻意讨好的对象?是借着她的手拿到水琉琴的工具?抑或者,是他可以拥在怀里轻松说笑,暧昧的朋友?

【胡砂,拿了水琉琴,就与二师兄一起走吧?去一个安静的地方,再也没人来欺负你。】脑袋被他摸了两下,胡砂怔怔地抬头,只觉他吐息温暖,拂过鼻尖,痒丝丝。

“……真的吗?”她忍不住喃喃问了一句。

【傻姑娘……】他似是要吻下来,漂亮的唇只差了发丝般的距离,离着她的唇,【自然是……假的。】

胡砂一僵,一把将他推开,却见他双目变作了血红的颜色,长发也如同火焰燃烧一般,密密麻麻殷红的经络在他脸上爬动,这情景比任何噩梦都要可怕。

她发出一声压抑的惊恐的尖叫,他却已经猛然把她摔脱,起身定定看着她,居高临下地。

【胡砂,你若是取不到水琉琴,还活着做啥?】

他笑了几声,转身便走,身体渐渐化作血色烟雾,只留下声音:【我从来没喜欢过你,胡砂。你取不到水琉琴,对我来说就没有任何意义了。见到你就想到以前那个愚蠢的我,其实是恨不得将你杀掉的。】

胡砂睁开眼,只觉浑身是汗,一颗心像是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似的。

“喝水吗?”有个脆脆的声音在旁边问她,胡砂急忙转头,却见床边站着一个梳丫髻的小女孩,七八岁的年纪,圆溜溜的眼睛,长得甚是可爱,表情却很老气横秋,手里端了一碗水,一本正经地看着她。

“……谢谢。”胡砂从床上撑起身体,捧着碗喝了两口凉茶,心里似乎安静了些,这才四处看看,问道:“这里是……?”

小女孩说:“客栈,芳准把你带过来的。”

师父?胡砂急忙从床上跳下来,披上外衣弯腰穿鞋:“他在哪里?”

“他在……”小女孩还没说完,房门就被打开了,芳准的声音从屏风后传来:“醒了吗?”说着人就走了过来,小女孩走到他身边,身子一晃,霎时就变作一张白纸小人,为他轻轻拢在了袖子里。

胡砂眼怔怔地看着他,半晌,才道:“师父……我以为我……死了。”

芳准笑了笑:“有师父在,你不会有事。”

胡砂摇了摇头,隔了一会,突然想起啥似的,急忙又问:“莫名大哥呢?他……他真的死了?还有……还有二师兄……”

芳准从袖中取出一个瓷坛,轻轻放在桌上,低声道:“这是莫名的骨灰,至于你二师兄……今后也不要叫他二师兄了,他不再是我的弟子。”

胡砂木然地点头,再也不知该说啥。芳准柔声道:“好了,接着休息吧。啥时候有精神了,师父带你去好玩的地方玩。”

胡砂忍不住问:“啥……好玩的地方?师父你不要回清远吗?”

他神情比她还无辜:“为啥要回清远?如今凤仪走了,凤狄也快出师,为师就不能自己出来逛逛?”

胡砂愣了一下,跟着却垂头道:“我……我也不是清远弟子了,不能再跟着师父。”

芳准奇道:“谁说你是清远弟子?”

胡砂又是一呆,却见他展颜笑道:“收你做徒弟的时候,为师就连道号也没给你取。你是我芳准的弟子,并非清远的弟子,这两点的区别,务必要弄清楚。”

到底有啥区别?胡砂傻傻地望着他,一头雾水。

“总而言之,为师仍然是你师父,当日你离开清远叫的那声芳准先生好生见外,为师心里不舒服了很久。胡砂莫非不愿意做为师的徒弟?”他眉头微蹙,一付你怎可如此伤我心的模样。

胡砂被他弄得没脾气,只得连声道:“不、不会,不会……师父,做您的弟子,是我的运气……”

芳准笑嘻嘻地起身走向门口,忽听她在后面小声问道:“师父,你收我做弟子,也是因为水琉琴和青灵真君的事吗?”

他停下脚步,回头微微一笑:“为师收你,是因为你合了为师的胃口。”说罢他感慨地叹了一口气:“毕竟,这年头要找个单纯好骗的孩子,实在难得啊。凤狄那孩子以前多好,如今也变得和老头似的了,好生没趣……”

胡砂抓了抓脑袋,茫然地看着他的背影,直到门轻轻合上,她才慢慢吐出一口气,怔怔地盯着桌上那个装了骨灰的瓷坛。

她走过去,将瓷坛轻轻捧在手里,低低唤了一声:“莫名大哥……”

包袱里还留着他当日买给未婚妻的那件地鼠毛衣裳,他一直放在怀里的那根尚未做完的笛子也被芳准收拾好了一并放在桌上,可惜东西还在,人却永远消失了。

她擦了擦渐渐模糊的眼睛,小心翼翼地把莫名的所有东西连着骨灰都放进包袱里,倘若天可怜见,有朝一日她能够回到嘉兴,这些东西她一定要找机会送到渝州,交给莫名的家人。

包袱里还有她的衣服,都是凤仪在成衣坊给她买的,胡砂面无表情地看着,心里有个冲动要将这些衣服都撕烂丢掉。目光最后落在床头那件洗干净叠好的天香湖青蚕丝衣上。那衣服上有许多密密麻麻的小洞,是当日为水琉琴刺出来的。

对了,师父说她受伤并不严重,大抵是这件衣服的功劳,据说寻常刀枪都是砍不坏的。

胡砂想起买这件衣服时的情景,心里也不知是啥滋味,怔了半晌,到底还是用手轻轻摸上去,茜草染的色还是那么鲜艳妩媚,像天边最美的一道霞光。

她摸了很久很久,最后长叹一声。

×××××

南海辰巳之地,有长洲,又名青丘。这个地名,胡砂是听说过的,以前没事翻山海经,里面说青丘住着狐狸精,擅长魅惑人。所以当芳准说带她到青丘去玩,胡砂第一反应便是:“师父要带我去看狐狸精吗?”

芳准奇道:“你要看狐狸精?那得去凤麟州,那里妖兽妖仙多一些,长洲可没有狐狸精。”

胡砂这才想起这里与她那个世界是不同的,这里的青丘自然与那个青丘不一样。

“长洲有啥好玩的?”胡砂问得很敷衍,她其实并不是很想去,“师父你不回清远山,金庭祖师会不会怪你啊,要不咱们下次再去吧……你先回清远比较好。”

芳准叹道:“胡砂,你千万不要变成凤狄那样,有他一个刻板的弟子就够了。”

胡砂低声道:“不是啊,师父,我是想,水琉琴反正也坏了,我以后未必能回去,留在这里的时日很长,要玩啥时候都能玩,不急在这一时。”

芳准笑了笑:“未必,此事还真急得很。你弄坏了水琉琴,若不尽快修好,让九天之上得知了,是要降下天罚的。”

天……罚?胡砂瞪圆了眼睛。

他挑了挑眉头,说道:“大概就是天雷劈你,天火烧你,天河水淹你,把你弄成肉酱,埋进土里给神树做肥料。”

胡砂顿时抖了一下:“……真的?”

芳准把包袱收拾好,随手丢进袖中乾坤,跟着拉住她的手腾云飞起,道:“自然是真的。谁去抢神器都不打紧,但损坏它意义就不同了,天神的东西你岂能随意弄坏。还不赶紧跟师父走,找人把水琉琴修补一下。”

胡砂低头不语,半晌,轻道:“那样……我也不怕。修好了水琉琴,青灵真君又要来抢,二师……凤仪也要来抢,还不如就让它这样坏着,被天罚我也不怕。”

芳准默然看了她一眼,“到时候为师看你还说不说这句话。”

南海长洲树木极多,放眼望去尽是苍翠葱郁,像嵌在大海里的一粒翡翠。芳准携着胡砂的手,落在一座山丘上,放眼望去,海水碧蓝,山势平缓起伏,别有一种悠闲滋味。

因这里到处是树,整个长洲看上去便像一座巨大的树林,见不到一点人烟,胡砂跟着他走了一段,忍不住问道:“师父,你到底要找谁?这里……好像根本没人啊……”

他笑而不答,只领着她又上了一个坡子,却见前方矗立着一棵巨大的树,几千个人只怕也抱不过来,树下用青玉建了栏杆并大门,两个绿衣小童恭恭敬敬地守在门口,朝芳准行礼。

“恭迎芳准真人,语幽元君在眺望塔恭候大驾,请随吾等来。”

芳准点了点头,忽而抓住胡砂的背心,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跃而起,轻飘飘地朝上飞去。那两个绿衣小童虽然恭谨地在前面飞着带路,到底还是忍不住好奇,偷偷摸摸地回头看胡砂,大约是在猜她的身份。

胡砂的注意力却全被这棵巨大无比的树给吸引了去。足飞了一小会,才见得上面绿叶如冠,层层叠叠地铺开,各色房屋建筑便建在枝桠上,与寻常城镇竟无半点区别。再继续往上飞,房屋就变了模样,清一色地青玉大门,偶有人走动,都与带路小童一样穿着绿衣,仙风道骨,见到芳准他们,恭恭敬敬地抱拳行礼。

最后终于飞到了树顶,哪知树顶居然不生任何树叶枝桠,当中陷空一块,竟是一汪巨大的湖泊,水色晶莹剔透,湖中央立着一座白玉高塔,在日光中发出温润和暖的光辉。塔下种了大片的粉色莲花,映着翡翠似的莲叶,奇景瑰丽。

胡砂已经看傻眼了,下巴快要掉下来,她小心地扶住,顺便擦擦嘴角,省得流下震惊的口水。

芳准提着她的背心,稳稳地落在塔顶一扇白玉窗前,足尖只留一点立在窗台之上,衣袂飘飘,虽然好看,却也令人心慌,只怕他被风吹掉下去。

两个绿衣小童朝他敛手行礼,飘然而去。胡砂左看看右看看,最后还是忍不住又道:“师父……我们就这样……站在这里?”

芳准露出一个笑容来,有些无奈,只道:“那得看此间主人的意思了。”

话刚说完,那白玉窗就从里面打开了,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说道:“哼,原来只是师徒,那就快进来吧,省得叫小辈笑话我待客不周。”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我开会他舔我,口述被下舂药好爽_清穿四福晋
下一篇:宇文成都萧美娘小说 男公关用嘴伺候富婆图片—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