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耽美甜文 >

妈妈今晚让你弄个够 肛交两个小丫头稚嫩紧窄—

发布时间:2020-04-08 08:59   来源:https://www.southlihan.cn   作者:土味情话_美文摘抄   人气:

妈妈今晚让你弄个够 肛交两个小丫头稚嫩紧窄—

农村的生活条件不如城市好,但精神面貌上却不一定比城市人差。

叶怀大清早起床,一打开窗便嗅到清新的空气,放眼望去满是翠绿的大树,村子的边界更是无边的海洋。树枝上的几只鸟儿一大早便开始吱吱吱的叫喊着,宣告着这么一个大自然的环境。

他想,果然节目组也不会过分厚此薄彼。如果不是住了这小羔羊房子,他也不能看见这么的一幅如画美景。可惜电话被节目组没收了,不然他应当拍上一张照,微信给夏涵,让她也看一下这美不胜收的大自然。

出於拍摄的考虑,等到节目组来到房子时,叶怀才把小叶子喊起床。如果在摄制队伍来到前他就把小叶子都梳理好,也白瞎了人家一大早特地扛着那些大家伙上山了。也不是刻意做秀,只是这些拍摄考虑还是必要的。

因为叶怀还是奉行着让孩子自己走自己的路的政策,今日的早饭时段他们依旧是走在最后。

这一期早餐领取方法是先到先选,前面热烫烫的鸡蛋丶蕃薯丶玉米等都被领光了,等到叶家父子来到时就只剩下比较硬也没啥味道的白馒头,幸而还有一点白粥能够佐以入口消化。

叶怀拿着一手拿着放了好几个馒头的盘子,另一手提着四分之三满的白粥,脚步自也不快。

小叶子看着,便举高手拿过了叶怀手中的盘子,几个馒头的重量对孩子来说也不算啥,这样爸爸就能专心端着白粥不怕泻了。

虽然小叶子给叶怀分担了一盘子馒头,但叶怀还是没有专心只端白粥,而是一手继续端着碗,一手牵着小叶子。

其他四家人都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子,叶家父子住得这么远也不可能特地走一遍山路回去了。於是叶怀拉着小叶子随便找了一个景观开扬的地方,就地开吃,权当野餐了。

小叶子望着地上犹豫了一会,看见爸爸毫不在意地坐在这个看着就挺脏的地上,便也跟着一起坐了。叶怀给小叶子递了一个馒头,小叶子却没自己先吃,而是等叶怀也拿了自己的馒头时才放心地低头开始吃。

看着小叶子默默地低着头啃馒头,叶怀心里不禁觉得对儿子有点愧疚,带他拍摄节目后好像尽是吃苦,一整天都在走路走路,连早晨都只能吃这种简陋的,小叶子却从不喊累也不喊苦。

叶怀摸摸儿子的头,涩涩地开口问:“呐,你会怪爸爸吗?”

这道问题显得没头没尾,但小叶子却是听懂了,他摇摇头,停了一下,又很用力地继续摇头。

“为什麽?”摄影师镜头下的叶怀,那眼神却温柔得能凝出水,“你看其他的小朋友都能吃上丰富的早餐。”

“可是,妈妈说我们出来旅行也不是为了享受,而是为了把自己锻炼成一个很棒的男子汉,将来就可以保护好妈妈了。”

说完,小叶子脸颊上还不期然地泛起了一阵红晕,举起馒头把自己的脸隐藏在馒头后,“而且,有爸爸在就好了啊。”

孩子的童言犹如一枝利箭直插叶怀心脏,流出来的不是血,而是满满的温暖与感情。他几乎不能控制自己满腔的爱意与歉疚,大掌揽着小叶子的肩膀,低头在他的脑袋上亲了一下。

电视荧幕里,只见一对父子坐在翠绿环绕的山林间,爸爸教着儿子用馒头沾白粥,儿子偶尔也给爸爸喂一口馒头,你来我往的好不惬意。这样远离繁嚣的生活,虽然简陋,却是质朴,看得人心生向往。

早饭时段过后,父子(女)们又得忙起来了,不过准确来说其实也只有孩子忙,爸爸们倒是可以忙里偷闲个小半天。而孩子们呢则要挑起今夜晚饭的大旗,到村里找食材了。

五个孩子被分成两组,六岁半的小皇帝带着五岁的妹妹和弟弟小冬瓜和小旭尧;而另一组则是五岁的小大人小叶子带着六岁的小姐姐小Luna出发寻宝了。

这一期的孩子们都比较乖巧听话,除了小旭尧和小Luna显得有些胆怯外,孩子们第一次离开爸爸身边竟是出奇地顺利,至少也没有大哭大闹。

小叶子临行前,叶怀还不忘弯腰向他嘱咐要好好跟人相处,别人问话都要回答,不能板着一张脸不理睬人。对比其他家“要照顾好弟弟丶妹妹”之类的嘱咐,叶家总是那么画风清奇。

小叶子提着小篮子,正要迈步离开庭子开始旅途之际,身后的叶怀就不轻不重地咳嗽了几声。小叶子便倏地停下脚步,僵硬地转身走回小Luna的身侧,等待小Luna一起离开。

可是小Luna一脸深情地望着陆远航,虽然没有哭闹,但也没有一丝想要离开爸爸的意思,父女俩的情深差点就可以上映一出《情深深雨蒙蒙》。

小叶子站在旁边等了又等,看了又看,最终还是主动牵起小Luna的手,带她离开了爸爸的身旁。

这还是小叶子第一次在节目中主动对同龄孩子亲近,小Luna也吃惊得张着嘴,顾不上自己被拖离爸爸的身边了。

一离开庭子,小叶子便放开了Luna的手,小皇帝他们是走向右方的一列房子,小叶子和Luna就在工作人员的指示下往左边走去。

与此同时,在庭子里目送孩子们离开的爸爸看见孩子们都安安全全和和乐乐地上路,肩膀都松了下来。

庭子里只剩下五个五大三粗的爸爸们,主持人却没有公布爸爸们的任务。

爸爸们你眼望我眼,最后是俞晨舟率先走出来问:“说吧,你们又打算如何整我们了?”

昨天一下车就是泥泞地,还没休息好就来个池塘捉鱼,爸爸们纷纷表示对节目组已经不具有多大的期望了。

然而节目组似是喜欢跟人唱反调,总喜欢在意料不到的时候给你添置难关,当你以为眼下又是一重挑战时,主持人却宣布爸爸们可以享有一个悠闲的下午,不用做任务,可以直接到房子里跟上节目组早早准备的啤酒和零食。

这待遇简直不敢置信,连叶怀都不禁狐疑地望了主持人好几眼,确定这之间没有任何阴谋诡计。

五个爸爸聚在一起能聊啥?

能聊的那可多了,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政经时事民生社会,篮球足球羽毛球乒乓球,再不然聊个电影唱片那也使得。

聊着聊着,桌上的酒瓶已经堆了好一两打了。不管爸爸们的话题有多宽广深不见底,最终还是绕回到孩子们的身上了。

此时黎昕正在回忆自己宝宝长牙时牙痒,见了啥都想咬,自己的手臂就是小冬瓜的专属磨牙器;那边俞晨舟又说小皇帝才几个月时已经很会叫嚷,有啥不如己意的就“丫丫丫”的喊,学会说话时便经常滔滔不绝,像是不会累似的一直说话,他和孩他妈都快要被吵死了。

孩子们成长的点滴似乎是一件又一件非常珍贵的回忆。

叶怀永远不会忘记孩子从产房被推出来时,那瘦瘦小小像猴子似的模样,脸也皱皱巴巴红通通的跟猴子屁股的颜色也相差不远了。这么一个丑模样,偏生岳母还指着孩子的鼻子说这鼻子像他,眼睛像妈妈的,明明孩子眼睛都还没睁开,老人家也能道出个五六七来。

不过随着孩子逐渐长大,五官慢慢长开,倒是印证了岳母的话,那双眼的确跟夏涵一样的。

思齐是岳父取的名,取意见贤思齐,希望外孙能向那些有贤德的人学习。听着是比较老派,不如帝临那些名字来得霸气,也不如丁冬来得有趣可爱,但这名字承载着老人家对孩子的期盼与爱戴,他跟夏涵都非常喜欢这名字,也希望小叶子能做到如外公所期盼的人。不必多优秀,但凡事谦恭学习,必会有好的结果的。

可是从多久开始,他会慢慢忽略了孩子的成长痕迹呢?他记得小叶子在学步车上在家里横冲直撞的画面,却忘了他何时开始不靠外物能自己一人站立;他记得家里曾经有一段时间充斥着那些听不懂的婴儿语,却忘了从何时开始小叶子慢慢变的寡言。

如今小孩子的牙齿慢慢长齐,他却错过了孩子生第一只牙齿时的惊喜与喜悦。

他工作是为了让生活更好,当然拍戏也是生活的调剂。但如果一味的工作最后只让自己错过了美命的美好,那便与他工作的原意相违背了。

叶怀衔着笑,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听见爸爸们的谈话。

还好,还来得及。

如果他错过了小叶子生第一只牙的情形,他就关注他换第一只牙的情况。如果他忘了小叶子何时开始不靠外物能自己一人站立,他就亲自手把手教他不靠外力能自己一人独立。

还好,一切都还未迟。

另一边厢,小叶子与Luna已经几乎完成了任务了。凭着Luna水汪汪的大眼与小叶子俊俏的外貌,他的一一获得了任务卡上要求的食材。

虽然Luna面对陌生人时有些胆怯,但面对村子里一脸慈祥的老爷爷老婆婆们倒是没有显得多紧张,反而是小Luna主动向老人家们讨要食材,多於小叶子照顾Luna。

这么一下来,他们两人小篮子里的东西比另一组的三人组的加起来都还要多,自然也更重了。

小叶子走在前头默默地提着篮子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可是后面的Luna已经乏力得提不起篮子了。

本来小孩走这么多的路也挺累了,再加上放着这么多的食材的篮子,纵是观众想嘲讽Luna娇气手不能提肩不能挑也马上被人反驳回去。

其实也是节目组失算了,他们本来计算过食材的重量,觉得这是在孩子的负重能力以内才决定的购物清单。

可是他们也没有预想到老人家们看见这么娇滴滴白白嫩嫩从城市来的孩子,竟会喜欢得爱不释手,恨不得能把家中的食物都给这么个可爱的孩子。

如果清单上的一根黄瓜就变成了三丶四根,鸡翅膀变成了整只鸡,甚至在要求以外的胡萝卜丶蒜头等食材也出现在篮子里了。

看见俩孩子惊喜的表情与老人家殷殷心意,跟在后方的工作人员也说不出他们不需要这么多的话来,只能一边笑着给老人家付上食材的价钱,一边看着篮子里的食物慢慢增加。

最后的结果就是Luna把篮子放在地上,泄气得蹲在原地了。

小叶子也从来没学过安慰别人,他也站在原地观望着Luna,久久没有动作。直至Luna气急败坏地朝小叶子喊:“喂,你都不来帮我的忙吗?”时,小叶子才提着自己的篮子走回Luna的身边。

正当Luna心满意足打算继续撒娇时,小叶子却又继续不发一言的继续呆站,只是把二十米远的距离拉到一米远而已。

小Luna简直是气急败坏。

她从小就被家里的人娇纵着,在家里是小公主的地位,虽然不算刁蛮,但也是挺自我中心的一小姑娘,不过倒还不会做出伤害他人或太过自私的事,分享之类的事情她也会做,就是在自己有啥情绪时会要求旁人的眼光都放在她的身上。

小叶子这样油盐不进的男孩子还真是第一次见,她忍不住便站了起来,双手插着腰侧,“你妈妈没有教你看见人家哭时要安慰别人吗?”

小叶子歪着头想了想,好似还真没有。

他定睛看着Luna,看见她泛红的眼眶,想起妈妈演的电视剧,当里面的女生哭泣时男生都会给女生擦眼泪。难道这就叫安慰吗?

如果这就是安慰的话,那倒也不难做。

小叶子伸出手,曲起食指轻轻在Luna的眼角擦了擦。那轻柔让Luna痒得后退了一步,同时也怔着了。

过了几秒,Luna背过身捧着脸蛋,指缝间透出了爆红的脸颊。糟糕,这弟弟的做法好像那些漫画书里的王子,她果然就是小公主啊。

Luna这边厢自己里脑补,彷佛这小渔村就是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地上的大马路铺上了低调奢华的红地毯,而她拿着的也不是篮子而是女皇的权杖。

当Luna从童话的美好世界醒过来时,小叶子已经自己提着两个篮子走远了。小Luna呆了呆,瞪大了眼,如何她还没开始走红毯,王子就拿着她的权杖先走远了啊?

“喂,你等等我啊--”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憋尿夜总会全集9 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打屁股—影帝
下一篇:体罚女生憋尿挠痒痒,女人各种奶头的图片_金主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