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耽美甜文 >

huang色小说,男人把女人强吻扒衣服_银英同人--时代

发布时间:2020-06-01 14:55   来源:https://www.southlihan.cn   作者:土味情话_美文摘抄   人气:

huang色小说,男人把女人强吻扒衣服_银英同人--时代

在埃尔的眼里,表姐埃米莉·冯·格布哈德,是一个很安静很安静,安静到没有任何存在感的人。

事实上,也没有多少人在乎过她的存在。

具有典型的贵族男子性格的格布哈德子爵,是不会在意这个将来不会继承爵位的女儿的。

讲究实效的格布哈德子爵夫人,是不会关心这个没有继承她的美貌,无法为家族带来巨大利益的女儿的。

而一直把她带在身边的埃德曼老夫人,在某种程度上,是把她当作高级侍女在使用。

虽然埃尔常常会抱怨不公平、不公平,但在每次表姐埃米莉时,也会偶尔认为也许奥丁大神对她还是“比较”公平的。每当这个时候,她都不禁会担心,这个表姐一直以来都受到这样的待遇,会不会造成一些心理扭曲啊?不的不说,就想像当初她怀疑埃米莉是姑母放在埃德曼家的一件抵押品,有些时候埃尔的观察还是非常敏锐的。

但是当某天傍晚,埃米莉冲进她的书房,要求她的帮忙的时候,她还是相当惊讶的。

正好助理刚刚报告完明天的事务,退出房门,她便请表姐坐下来慢慢说。看起来,她这个表姐似乎一直等在门外啊!

“不,埃尔,这很急,我实在不能再等了!你一定要帮我!”

“可是你总得告诉我要帮你啥吧。”

“不,埃尔我们赶快出发吧!晚了,他可能就离开了!”

好吧,虽然还是不明白到底出了啥事,不过想来,一向内向胆怯的埃米莉,应该是没有胆量来戏弄她的,而能让一向内向胆怯的表姐鼓起勇气来求助她,想来是真的很重要的事。玛戈特姑母虽然很让人讨厌,但埃米莉却只是个被全家,包括她,忽视的小可怜。所以如果真的需要她的话,埃尔是不介意在能力范围内帮帮这个表姐的。

“埃米莉,你拉我到这里来做啥?”埃尔望着眼前瓦伦丁俱乐部低调又不失优雅的门面,恩,很不错。

“埃里克说看到他进去了,但这里只招待会员,而且必须是情侣才可以入场,所以没办法跟进去……”

“所以,你想……”埃尔已经开始后悔了,如果早知道她的埃里克表哥也参与其中,她是绝对不会由着埃米莉把她拉来的。要知道,埃里克表哥虽然不太聪明,却也不是坏人,但他有一项很了不起的天赋,有他参与的任何事情,不论好事坏事都会以闹剧收场的天赋。 而且,埃米莉刚才的话中,也隐隐透露出将会有很荒唐的剧情上演。埃尔已经在考虑是不是现在就扔下埃米莉,马上离开比较好。这样做的话,她大概也就只需要在事后向埃米莉道个歉,一件小礼物就可以搞定了,但如果留下来,谁知道会…………

“母亲告诉过我,这家俱乐部现在是由你在管理的,所以你一定有办法让我进去的,对不对?”果然优柔寡断是很害人,决断力很重要。埃尔在自我批判之余,似乎已经听到了今夜整幕剧,不幸的前奏了。

最后,实在承受不住表姐的语言轰炸,只能妥协,埃尔从不知道埃米莉是可以这么多话的。既然决定了帮忙,她也就很干脆的在门童那里直接接通了经理办公室,让他到员工出入口接她们,开玩笑,她可不想穿过大厅,接受众人的视线,成为明天上流社会的谈资话题。

领着埃米莉向偏僻安静侧门走去,埃尔在静瑟的空气中想到了似乎有些不对,她可不认为那对母亲会进行闲聊,埃德曼家的属下也不会多嘴,那么姑母特地告诉表姐她目前管理了那些产业,是想…………

瓦伦丁的经理西蒙,不是很明白,为啥小姐会在今晚突然出现,而且没有带任何的助理或随从,身边只有一位看上去也很年轻的姑娘。

小姐在经理办公室坐下以后,似乎也没有想要翻阅帐目的意思。

正当他在忐忑中时,旁边那一位冲了上来。

“他在哪里?”

“谁?”西蒙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傻傻的反问了回去,然后他意识到了自家小姐正面色不虞的坐在边上。

“咳咳,这位小姐,本俱乐部有相关的规章,对于会员的资料和一切相关的隐私都是保密,绝不会对外泄露。所以,不论您是谁,不好意思,你的问题,我不能回答。”说完这段话后,西蒙还非常有礼的鞠了一躬,以示歉意。

很好,看来他还是记得自己定下的规矩的。

面对能够听话的属下,埃尔的态度一向是很和善的:“你做的很好,西蒙经理。今后也请继续保持。请记得除了父亲母亲和我的命令之外,不论是谁的要求,都不可以例外! 另外,今晚是我需要……”

“是的,我马上去查询!”

还很机灵,埃尔越发满意了。

“我看过上个月的报告了,你做的很好。如果能够保持现在的营业额或者有所提高的话,我会在年末的时候依照情况,相应的增加薪酬的。……请不要那么激动,西蒙先生。请你先帮这位小姐查询一下,她要找的人现在是否在俱乐部里。”

因为顺带想到手头的其他产业,埃尔便让埃米莉自己随经理到办公桌前等待查问结果,她则蜷缩在沙发里,不再管他们,径自考虑几项让她头痛的投资在今年的收益状况。

“乓————————”

埃尔被巨大的开门声惊得抬起头来,而她的面前只剩下经理。

“在哪里?”

“瓦格纳包间”西蒙呆呆的回道,显然也被吓到了。

好吧,她记得从这里到“瓦格纳包间”不需要经过大厅,那么,她也一起去看看吧。

埃尔努力的从舒适的沙发里站了起来,毕竟以埃米莉的阅历,一旦有所冲突,必然会是吃亏的一方。作为表妹,她也偶尔也要帮帮自家人的。

——————————————————————————————————

“该死的西蒙!收回前言,那个笨蛋,竟然没有事先告诉我是谁订的包间!”埃尔在进门,看清里面的人之后,就开始诅咒那个可怜的经理。当然,这完完全全是不折不扣的迁怒。

她是很想尽早认识罗严塔尔,但不是以现在这个,前来哭诉的被他抛弃的前女朋友……的家属的尴尬身份。

罗严塔尔从容的放在酒杯,转过身,面对突然的闯入者,嘴边带着他惯有的冷笑

“两位小姐不请字入,不知有何要事?”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帮我吸出来我就给你,婶子与寡妇_皇太子有喜
下一篇:关于继母与儿子的肉文 欲望太强烈时如何解决—娱乐圈之音色流氓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