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耽美甜文 >

办公室诱惑,两个医生和一个护士3p_念念不忘

发布时间:2020-06-01 14:54   来源:https://www.southlihan.cn   作者:土味情话_美文摘抄   人气:

办公室诱惑,两个医生和一个护士3p_念念不忘

晚上,张妈妈在张云雷病床旁边昏昏欲睡,这些天,他们累坏了。念念也是,她已经接连好几天,没有睡过安稳觉了,再累,再困,眯上几分钟自己就醒了。

念念握着张云雷的手,小声说道:“医生说,你已经度过危险期了,可你如何还不醒啊?你再不醒,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办了……”

“我这不是醒了么……”张云雷虚弱的说道。

念念的目光原本是看着他的手,听到一直期盼的,熟悉的声音,猛地抬头。

她终于看见了睁开眼睛的张云雷。

张云雷的声音特别小,只有念念听见了。

张云雷虚弱道:“媳妇儿,我想喝水……”

“哎哎!”念念激动不已,起身倒了杯水,她突然发现,张云雷自己喝不了,又开始到处找勺子。

张妈妈清醒过来,问道:“念念,找啥呢?”

念念边哭边说:“阿姨……勺子……张云雷要喝水……醒了……他醒了……”

张妈妈看向儿子,看着儿子的眼睛果然睁开了,还眨着。

“我…我…医生!”张妈妈立刻跑出去。

医生进来,看了看张云雷的眼睛,量了下心跳和体温,说道:“情况有所好转,再待两天ICU就能转入普通病房了。”

第二天,张云雷苏醒的消息就传遍了德云社。

郭老师更是发了微博,一张和张云雷的合影,还有一张张云雷写的字条:我很好,大家放心。

算是告诉大家伙,张云雷平安了。

念念在一旁给张云雷削苹果,杨九郎跟王九龙一前一后的进来了。

王九龙从第一个床就开始哭,杨九郎也是双眼通红。

念念:“那个,兄弟,在这儿呢!”

王九龙擦了擦眼泪:“熬。”

念念微微一笑,起身给王九龙拿了个凳子。

杨九郎看着张云雷,道:“活着。”

张云雷苏醒时间还不长,正处在迷迷糊糊的状态,神智也不清楚,只是眨巴眨巴眼睛。

杨九郎点点头,握住张云雷的手,道:“感谢你回到我身边来,以后只要你开心,你想干啥就干啥,我都依你,我都听你的,只要你别在出事儿!”

张云雷张了张嘴,像是想要说些啥。

杨九郎立即道:“我知道!你想说啥我都知道!你啥都不用说!”

王九龙:“对!对!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张云雷再次张了张嘴,念念有点儿看不下去了,道:“九郎哥,云雷好像有话对你说,让他说吧!”

杨九郎站起身,把耳朵离张云雷的嘴近一些,道:“好!好!你说!”

张云雷虚弱道:“你压我管儿了。”

杨九郎这才发现,胳膊压倒他的管儿了。

顿时,房间哄堂大笑,尤其是王九龙,刚刚还掉着眼泪呢,一下子就笑了。

杨九郎尴尬的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

俩人没待多长时间就走了,想让张云雷好好休息。

过了两天,张云雷的情况又好转了。

念念摸了摸张云雷的额头,笑道:“体温正常,看来没感染,想吃啥我去给你买。”

“媳妇儿,你又瘦了……”

一句话,让念念眼含泪花,哽咽道:“我瘦了不怕,你胖了就好!你要吃的白白胖胖的!”

张云雷轻轻垂眸:“对不起。”

“以后别再吓我了……”

“李欧,他……”

“他已经离开德云社了。”

张云雷抬头,问道:“他自己走的?”

“不是,是郭老师让他走的!他在媒体面前胡说八道,当然,也有媒体故意引诱的成分,媒体问,你跳楼的原因是啥,他说感情工作都有!之后你自杀的消息就被各大网站登上了头条。”

“我不是……”

“我知道!德云社的这帮人都知道!放心吧!郭老师已经替你澄清了,他会安排好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你不知道,你昏迷的这段时间,大哥、三哥、德云社的师兄弟们,几乎都来了,大家伙很担心你。”

张云雷叹了口气:“你不问我,当时发生了啥吗?”

“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少说话,多休息。以后再说,来得及!”

“嗯。”

念念打趣道:“你说你这时间也赶巧了,刚好你这新录的综艺播出了。”

念念打开电视,调到笑傲江湖,又把他的床挪了挪合适的角度,方便他看电视。

张云雷看的认真,这时,念念注意到病房外闪过一人,那个人很熟悉,念念一辈子都忘不了。

“你先看着,我出去一下。”

“哦。好。”

念念走到走廊里,四处望望。

“你是在找我吗?”

念念回头,看向李欧。

“真没想到,你还敢来?”

李欧反问:“我为啥不敢?”

“有啥话出去说吧!你待在这儿,一会儿来个人,保不齐你会不会挨揍!”

李欧轻轻勾起唇角,两人来到医院外面,一个清静的角落。李欧和陈念念就这么面对面站着。

李欧:“我很好奇,你为啥第一次见我就那么讨厌我?”

念念眯了眯眼睛,又歪了歪头。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张云雷喝多了的时候告诉我的。”

念念轻轻一笑:“直觉!”

“直觉?”

“女人的直觉!觉得你不是一个好人!”

“呵!女人的直觉,还真是准哪!”

清风吹动了念念的发丝,念念冷笑一下,道“你来这儿的目的,是看张云雷死没死成吧?看见他好好的,是不是特别失望?”

“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坏!好歹我们也做过许多年的兄弟!”

“兄弟?杨九郎是他兄弟,张世龙是他兄弟,冯照洋是他兄弟,德云社的那些关心他的师兄弟是他兄弟!你不是,你不配做他兄弟!”

“不管你信不信,听到他活着的消息,我心里特别的平静,甚至还有那么点儿庆幸。”

念念冷笑道:“那样你就可以毫无愧疚的过一辈子了?别做梦了!”

李欧两手一摊,道:“我现在不是得到报应了吗?失去了工作,失去了名声!不过其实我还挺后悔的,当时一心想让他死,在媒体面前大放厥词,毁他前程,却忘了,他是郭德纲的小舅子,无论啥时候,他都会护着他。”

“因为嫉妒,所以你就想弄死他,把他逼上绝路?随便你在媒体面前如何说,反正他死了,死无对证是吗?”

李欧笑道:“对啊!我就是这么想的!可我没想到,他的命竟然那么大!那么高都没摔死他?!”

“你就是个疯子!”

“要怨就怨他张云雷,拿我这个疯子当兄弟!是他太傻!是他太蠢!”

“那是因为他善良!不像你!呵!还真是,你永远都不知道,一个人的内心有多恶毒。”

“你也别说我!陈念念,你这么护着他,他可未必领你情!”

“你啥意思?”

“他是活了!但是日后还能不能上台,还能不能走路,还能不能做一名相声演员,还两说呢!你想,如果他知道自己废了,他会甘心做寄生虫吗?他还愿意跟你在一起吗?”

陈念念被李欧的话说的愣住了。

李欧笑道:“哎呀!我跟张云雷做哥们儿的时间,比你认识他的时间都长!如果他知道他成了废物,啥都做不了,残疾一辈子,以他的性格,怕是无论如何,都会跟你分手的吧?!”

“我相信他!”陈念念转身走了。

李欧:“别得意太早!我是身败名裂了!他也未必有多幸运!”

此时,张云雷依然还在看《笑傲江湖》,隔壁来了个小护士,给旁边病床上的病人换药,闲来无事哼了个小曲儿《送情郎》。

“一不叫你忧来哎,二不叫你愁啊~”

张云雷听到声音,叫道:“护士!护士!你过来!”

小护士以为张云雷身体有啥不舒服,立即走过来:“如何了?如何了?”

张云雷:“你刚才在唱啥?”

小护士连忙道:“对不起!真是对不起!我忘了不能在你面前唱这个!”

张云雷一惊,慌忙说道:“你啥意思?别瞒着我了!告诉我,我到底如何了?”

张云雷一激动,身边的仪器全都响了。

医生护士以为发生了啥事,连忙赶到张云雷的病床上,问道:“如何了?如何了?”

当念念回来的时候,看见医生和护士围在病床周围。

念念赶紧跑到张云雷身边:“如何了?张云雷,你哪不舒服啊?”

张云雷:“你们别瞒着我了,我到底如何了?”

医生看了看电视上健康的相声演员张云雷,又看了看躺在病床上,被插满管子的张云雷,叹了口气,道:“说相声的?以后考虑考虑幕后工作吧?”

念念大叫:“医生!”

张云雷瞬间泪流满面,双眼通红,激动的说道:“那你们救我干啥?我不能说相声了,你们为啥要救我?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念念流着泪,握住张云雷的手,安慰道:“张云雷你别这么说,你相信我,你会好的!只要你好好养着,你一定可以站起来的!”

张云雷一边哭一边摇头。

念念:“医生,还是有办法对吗?他比舞台看的比命还重要啊!”

医生看着病人这副模样,也是不忍,毕竟医者父母心:“还是有几率可以站起来的!也要看他康复的状态!”

念念:“张云雷你听,还是有几率的!你别激动,你会好的!”

张云雷躺在病床上,一边流泪一边看着天花板,念念却无能为力,她知道,现在的他,一定害怕极了。

彪哥来看望他,他的第一句话是:“哥,我还能站起来了吗?”

弄得彪哥泪流满面。

之后,无论谁来,他都要问人家一遍,自己还能不能站起来。

仿佛只有别人的安慰,张云雷才有希望。

一直到了郭老师来看望他,他才总算是重新燃起了信心。

张云雷:“爸爸,我要是站不起来了如何办?”

郭老师:“我的儿,你放心!你要是站不起来了,姐夫教你说评书,也让你上台!”

张云雷瞬间眼眶含泪:“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您劝劝九郎,让他换个搭档吧,我说不了相声了,不能耽误他。”

郭德纲:“放心吧,有师父在,都不叫事儿!”

当然,九郎最后没有换搭档,他跟郭老师谈了很久很久,最后杨九郎斩钉截铁的说了一句话:“张老师要是做一段时间幕后,我就跟他做一段时间幕后!他要是做一辈子,我就等他一辈子!这辈子,我就给他一人儿捧哏!”

郭老师也被杨九郎给感动了,说他是个好孩子,也就不再劝他了。

张云雷正式进入了恢复期。

这天,念念端着盆和毛巾回到病房。见张云雷躺在床上,眼神空洞的看着窗外,也不理自己,阳光肆意的洒在他身上,映在他脸上,那模样,让念念心慌,让念念害怕……

念念用手试了试水温,之后把毛巾浸湿,把水盆放在地上,给他擦拭没有受伤的那只腿。

张云雷冷冷的低头看了念念一眼,之后又望向窗外,念念也不说话,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

张云雷率先开口:“你累吗?”

念念抬头,微笑着说:“不累……”

但是张云雷听出来,面前的这个姑娘,她的声音里充满了疲惫,她的黑眼圈更重了,她的脸又瘦了一圈……

张云雷又道:“我是说,咱俩的这段感情,你觉得累吗?”

念念:“张云雷,你不会是赶不走杨九郎,又想把我赶走吧?”

张云雷再问:“累吗?”

念念认真的说道:“只要你不觉得累,我就不累!就算你瘫痪在床一辈子,我伺候你一辈子,我都不觉得累!更何况,人家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

“你越是这么说,我越是觉得害怕。”

“怕啥?”

“站不起来,你如何办?”

“我都不怕,你怕啥?”

念念端起水盆就要去倒水,转身间,张云雷突然说道:“我们分手吧!”

念念的水盆啪嗒一声就掉在了地上,还好,水盆里的水被毛巾稀释,不算太多,只是溅出来几滴。

张云雷依旧语气平静的说道:“你不累,我累了……”

“如何了?如何了?”张妈妈听到声响,连忙进来,看到眼前这一幕,随之进来的还有张世龙和董九涵。

念念闭上双眼,两行泪瞬间流下。

这是自从张云雷醒过来之后,她最害怕他说的一句话,但她还是想赌一把,可他,还是说出来了……一切,都让李欧说对了……

念念睁开眼睛,抹掉泪珠,哽咽道:“好……”

念念端起盆走了,意外的,她答应了!

张云雷看着念念那瘦小的,潇洒离开的背影,说实在的,他有点儿惊讶,还有点儿慌了……

张云雷的经历就像演电视剧,但是陈念念却不是电视剧里的女主角,她没有纠缠男主角问理由,也没有咆哮大哭说不要分手,更没有去祈求男主角保留这段感情。

她是不同的,她是特别的。

或许张云雷永远都不会知道,当他说出那句话之后,陈念念的心里有多凉,对他有多失望。

陈念念也永远不会知道,张云雷有多在乎她,宁愿她受伤,宁愿她心凉,也不愿意跟自己受罪。

陈念念这个人,不怕拖累,更不会去抱怨辛苦,她要的,只是跟他在一起的幸福感,只要他还活着,就啥都有了。

而张云雷,他是一个男人,他无法接受让一个女人来照顾他自己的下半辈子!他不是大男子主义,也不是歧视女性,他只是,太爱这个女孩儿了,让她跟着自己吃苦,他做不到!

其实两个人只要各退一步,放下心中的执念,幸福就会关照他们两个,可偏偏,两个人谁也不认输,或许这两个人从一开始认识就是个错误,相爱,更是一错再错!

可,真是个错误吗?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朋友夫妇换交换完整版 和健身教练忍不住—娘亲,那个是爹爹
下一篇:帮我吸出来我就给你,婶子与寡妇_皇太子有喜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