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耽美甜文 >

我想操你,恩……啊……啊_银青传奇

发布时间:2020-06-01 14:40   来源:https://www.southlihan.cn   作者:土味情话_美文摘抄   人气:

我想操你,恩……啊……啊_银青传奇

夜阑俱静,纷纷的白雪在暗夜的漫天飞舞,几盏孤独的路灯照亮这冬夜的精灵,交织的光柱下的空间就是他们主导的舞台。

西弗勒斯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后,墨色的眼睛投向这夜的虚空,沉静的面容上看不出半点情绪。他仿佛已经同夜融为一体,成为那寂静幽远的一部分。

“还在想尼克•勒梅大师的事吗?”

熟悉的气息在耳边化开,身体随即被温暖的体温包围,整个人被从黑暗中剥离开来。

没有转身西弗勒斯放纵自己在这怀抱中放松下来,“嗯,我总觉得还是有些不对。”

“那明天去看看吧。”将下巴搁在伴侣的肩膀上,卢修斯懒懒的说道。

“嗯?”西弗勒斯略略挑眉哼出一个鼻音。

“虽然没有完全摸透,但是要穿越那个防御阵法也不是太难。”卢修斯轻松的笑道仿佛他们只是去打算郊游一般,“明早早点去,来个不打扰主人休息的拜访也不错,不是吗?”

“但是那里也许不仅仅只有尼克•勒梅大师的防御阵。”西弗勒斯有些意动的沉吟道。

“呵呵,我想你那边一定有能够不惊扰那些警戒的小东西。”卢修斯在西弗勒斯的肩膀上蹭了蹭。

“你又知道了。”被卢修斯蹭得有点痒,西弗勒斯往旁边避了避,轻笑道。

“你的事我都知道,都想知道。”卢修斯收紧了环在西弗勒斯腰上的手臂,他的声音有些低沉,暗哑而轻柔得宛如海妖的低吟,“西弗,今日是平安夜呢,我可以得到一份圣诞礼物吗?”

“你的礼物明天不就可以看到了吗?”西弗勒斯别过头道,但身后那炙热的体温让他无法忽视男人的真实意图,只是那个字在舌尖转了几转却始终是无法吐出来。

“可是,我今日就想要呢。”卢修斯的唇轻啜着西弗勒斯的耳垂,微凉的鼻尖在苍白肌肤上划过。

他感觉那天西弗从霍格莫德回来后感觉就不太一样了,具体是哪里不对他也说不上来,但是正是这种感觉让他今日不由自主的想要更进一步。

没有等待西弗勒斯的回答,卢修斯半强迫的转过伴侣的脸含住他的唇,划过乳色的齿列,缠上那以习惯的为他准备的舌,肆意的侵蚀过每一寸甜美的柔软。

“呃……哈……”

比平素更具侵略性的吻让西弗勒斯不得不抓住卢修斯的手臂才能支撑住自己,仿佛要将灵魂都融化的炙热的气息紧紧的包裹着他,让他感觉自己似乎都要因为那酥软的感觉脱力了。

“西弗……”卢修斯蓝灰色的眼眸深处的暗色浓重得仿佛要将人吸入其中,低哑的声线性感而诱惑,如大提琴般迷人而让人沉醉,“我……”

卢修斯的话没有说完就被西弗勒斯堵了回去,用唇。

卢修斯的眼睛划过一抹讶色,但他并没有花太多功夫多想,而是很快投入这场新的角逐中。

“明早我们得去找尼克•勒梅大师……”西弗勒斯的声音里有着慵懒的沙哑,鼻翼间呼出的气息带着炙热的温度,他看着卢修斯双手抵着他的肩膀低喃,“圣诞礼物也必须明天才能拆……”

然后,他将卢修斯推了出去。

卢修斯看着紧闭的房门,挑了挑眉,明天才能拆吗?好吧,他会继续忍耐。

“那么……明早见,晚安。”

西弗勒斯背靠在门上,十指紧紧抠着门板,他听着那消失在另一侧房门的脚步声,闭上了眼睛。

他大口的喘息着,如雷鸣般的心跳在胸腔内鼓噪。

他不知道为何自己会推开卢修斯,那种莫名的违和感让他整个人仿佛被割裂成两半,一半叫嚣着想要靠近,一半惊惧着想要逃离。

别想那么多,只是因为明天的事,只是因为……

“晚安……”他深吸一口气,对着宁静的虚空轻轻的低语。

今夜,或许是两个人的无眠夜。

**********

“就是这里了。”卢修斯拿出一把精致的小刀,并不尖锐的刀锋上刻画着的古朴简洁的魔法纹样,随着刀锋划过,空气中漾出一片水样的波纹。然后他快速变幻了几个手势,波纹很快平静下来,面前的空气流动也跟着变得不同起来,似乎是多了一个洞一般。

西弗勒斯掏出一个小瓶,用手指从其中蘸了一些液体在自己和卢修斯的手背上划了几笔,“好了,走吧。”

“昨天没睡好?”卢修斯跟在西弗勒斯身后说道。

“没有。”西弗勒斯简洁的摇头。

“那这是啥。”卢修斯的手指轻轻划过西弗勒斯的眼睑,苍白的肤色让他眼下的黑青完全无法遮掩。

“烟熏妆。”西弗勒斯斩钉截铁的说道,甩开卢修斯大步往前走。

卢修斯为西弗勒斯的答案怔忪了近一秒。

哦呀,哦呀,看来西弗的起床气很重呢,连这么奇怪的理由都跑出来了。

不过知道昨夜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辗转难眠让铂金贵族心情大好。

唇边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卢修斯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追上伴侣同他并肩而行。

虽然只是简单的几笔,但西弗勒斯拿出来的药剂确是完美的掩盖了两人的魔法波动,一直走到内室主人都似乎是没有被惊扰到。

但是越走到内室,两人的表情却越凝重起来。

因为太安静了。

完全没有人类气息存在般的静寂。

越往里走越是有种连生命气息都不存在的冷寂的感觉。

一种不好的预感让两人都谨慎的放轻了步子,魔杖也同时滑到手心随时戒备着。

交换了个眼神,他们各自选择了一个方向继续搜索。

半刻钟后,两人再次在那间最初曾接待过他们的客厅汇合。

“没有。”西弗勒斯摇了摇头,他查探的方向是储藏室和书房,里面都没有人,而且书房看起来有一阵子没有被使用过了。

“只有两个失去动力的机械傀儡。”卢修斯查探的方向是卧室和洗浴室,最初那两个躺在床上的‘人’还让他吓了一跳,但是那两个‘人’毫无生机的感觉让他不由的靠近察看,然后很快发现这个事实——那两个机械傀儡都大大的张着嘴,裸露出金属机械的内部,似乎是已经失去动力了。

“果然不对劲。”卢修斯沉吟道,“那么现在就只有去实验室看看了。”

西弗勒斯靠近那张看起来很简朴的地下室的门,那上面并没有明显的魔法波动,他试着推了下门,门纹丝不动,“被锁上了。”

“我来看看。”卢修斯走过去,“似乎是从里面反锁了。”他抬手阻止了西弗勒斯想要使用开锁咒的想法,“我们还是不要留下魔咒痕迹的好。”

“你能打开?”西弗勒斯虽言语中带着不信,但仍依言停下动作。

“试试看了。”卢修斯从口袋掏出幼细的铁丝从门缝间穿了过去,只见他只是随意的拨弄了几下,门那边就传来一下轻微的嘎嚓的声响,接着是啥硬物掉落到地上的声音。

卢修斯满意的笑了笑,推开门,“请进吧。”

“你还是用了魔法吧。”西弗勒斯看着卢修斯手中的铁丝说道,现在那根细长的东西被扭成了一个特别的形状。

“但是是无法用魔咒闪回的魔法。”卢修斯捡起掉在地上的锁,“居然只用这种简单的魔法锁没用用防御咒,大师果然是与众不同吗?”

“还有另外一种可能。”西弗勒斯沉着脸说道,径直往地下室内部走去。

确实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施咒者已经死亡,那么防御咒就自然不会存在。

安静的躺在地下实验室的临时床上的炼金大师用事实证明了,没有在门上施放防御魔咒的第二种可能——死亡。

摊开的笔记本,未收拾而凌乱有序的散落着的实验材料,都说明了这位将一生都奉献给炼金术的大师至死前也未停止研究。

“看起来像是自然死亡。”西弗勒斯审视着炼金大师安详的表情慢慢的说道。

“也许不是……”卢修斯指着笔记本说道,虽然看上去没有痕迹,但是在灯光的反射下仍可以隐约的分辨出,那页空白的笔记纸页前应该还写了其他的东西,只是被人撕毁了。

“魔法……石,恢复……毁”西弗勒斯靠了过来辨认着那上面隐约而潦草的文字,“莫非是关于销毁魔法石的内容?”他猜测道。

“虽然现在还没办法确定,但看上去尼克•勒梅大师死亡时间并不长,那么最有嫌疑的就是那块魔法石了。”卢修斯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查探着房间的其他部分。

“难道是有谁要阻止魔法石被销毁,而暗害了大师?”西弗勒斯复有将目光移到尼克•勒梅身上,“但他看上去并没有受伤,也没有挣扎,房间也没有打斗的痕迹。”

“如果对方是他熟悉的人那么这些都不需要有他就能致尼克•勒梅于死地了。”卢修斯沉吟道,他并没有在其他地方找到啥有用的东西于是他也将目光拉回尼克•勒梅的尸体上。

“你是说……”西弗勒斯没有说下去,他的视线停在尼克•勒梅的手上——他的手是微微曲起的食指似乎指向了某个地方。西弗勒斯顺着那个食指的方向看去,那个食指指向地方是一堵墙,他走了过去,顺次敲了敲砖块。然后他敲出一块听起来似乎是空心的砖,小心的,西弗勒斯将砖块沿着砖缝抽出——

“蓬!”

随着一声空气冲撞的轰响,一道刺目的红芒猛然闪现,西弗勒斯虽然下意识的躲避但仍被波及道,被冲撞到地上。

“西弗!”卢修斯几乎是在轰响的同时奔至西弗勒斯身边,“你怎样?”

“卢修斯?”西弗勒斯的按了按额角,对铂金贵族露出一个安抚式的微笑,“我没事,看看那里有些啥?”

再次确认西弗勒斯并没有受伤后卢修斯看向那个暗格,他从中摸出一个小小的羊皮卷,“复活术?”

“给我看看。”西弗勒斯接过羊皮纸,“似乎是如何用魔法石复活的方法,但是现在魔法石已经毁了这个东西似乎也没有作用了。”

“嗯,我们再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发现。”将那块砖石还原,卢修斯继续在房间的其他地方查探。

“除了确认了尼克•勒梅大师的死亡,唯一有疑问的就是这卷羊皮纸了。”

最终他们搜索了整栋房子也没有啥其他的发现,重新回到客厅卢修斯做结道。

西弗勒斯则在客厅的茶几下找了找,找出那天用来焚毁魔法石的液体,小心的保存了一部分后又将剩下的放了回去,“如果这个真的能焚毁魔法石那么一切也就不用再探究了。”

“你们确实不用再探究了。”随着一个突然出现在客厅的阴恻恻的诡异的声音一团浓密的烟雾彻底阻挡了两人的视线。

“Deletrius!(消隐无踪!)”

银光和咒语声同时出现,但一切还是晚了。

那个声音的主人似乎从最开始就没打算攻击,他的目标从开始就很清楚——羊皮卷,只有羊皮卷。

拿走羊皮卷后他便立刻幻影移行,一切都只在瞬间完成。

“我们也得马上离开。”卢修斯的脸色很不好看,羊皮卷几乎是从他手中被抢夺的,“很快会有人发现这里的变故。”

“走吧。”西弗勒斯点点头,将药剂收进怀中,两人同时幻影移行。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丝袜的故事 别拔出来让我好好爽爽—本来想做忍者但是莫名其妙成了猎人
下一篇:东北大坑之虎儿阅读 肉棒 啊 硬|长歌爷爷带你飞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