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耽美甜文 >

健身房六个教练插 做完男人不拿出去—快穿之恋爱吧!刷爆属性!

发布时间:2020-05-23 08:59   来源:https://www.southlihan.cn   作者:土味情话_美文摘抄   人气:

健身房六个教练插 做完男人不拿出去—快穿之恋爱吧!刷爆属性!

莫尘微微愣住了,正要躲闪开来时,谁知道这来者竟然有能力,用一根黑色的藤条将他的脚给套住了,导致他走不掉。

瞳孔猛地睁大,莫尘右手心里冒出一点土异能来保护自己,但是就算这些土元素冒出来保护自己,他也势必会受重伤,因为这土异能太薄了!

谁料这时候“砰!”地一声,就见君四狱直接将莫尘给保护到,将他给压在身下。

君四狱刚刚使用乌黑的力量强制地破开了这故意为了撞向莫尘的一辆马车。

需要倒带一下,刚刚就在马车开过来的那刹那,莫尘的脚被套住了,并且整个人都蒙上一层淡淡的绿光,目的就是为了让别人不救他。

君四狱使用力量救了莫尘。

“嘭!”

“来人啊!这里出事了!”

“哈!真可怜!浑身都是鲜血!”

“太可怕了!来人啊来人!”

“这马车的主人真是瞎眼。”

“唉唉,真是可怜啊!”………………

这周围街道上的路人们都这样围在一起说着这被撞了的人可怜。

莫尘视线有点模糊,他微微抬起右手,刚想要看清眼前的事物,手却全是鲜血,他瞳孔猛地睁大。

莫尘微微僵住,他扭头望去,却发现正躺在自己身上的君四狱竟然已浑身都是鲜血,那向来深墨般的眼眸,此刻都沾染上一点血红,整个人都处于虚弱。

这还用看?肯定是君四狱为了保护他,被这使用能力的人给重击了!

只是——

“是谁?!给我出来!”莫尘愤怒地爬了起来,“给老子出来!敢暗伤老子,如何不敢出来直接跟老子打?!卑鄙小人!”

莫尘愤怒地起来,但他第一反应不是追敌人,而是带着君四狱离开这里。

他知道越是留在这里,越是危险。

莫尘没有料到是他的敌人重伤了君四狱。

君四狱之前本来就深陷所谓的京城争皇位的剧本当中,如今又被他这样一拖累,莫尘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只能把这君四狱给救走再说。

可是这样一味地逃跑,别人会饶过自己才怪!他们只会趁火打劫。

果然,就见之前放大招的人,见他没有打,而是撤退,瞬间就知道,莫尘打不过他们。

但实际上莫尘只是不希望君四狱出事,因此想要带他离开这里。

谁知道那些人竟然以为他们这样是好捏的柿子。

莫尘很愤怒,想要打回去,但是现在君四狱不能抛下,否则——

“把我放下来。”君四狱忽然拍了下他的肩膀,这时候的君四狱被莫尘给背着,君四狱刚刚为了抵挡那大部分冲着莫尘来的攻击,就连乌黑力量的那一层保护层都给破了,他现在受了很重的伤,可君四狱只是微微抬手,右手撩开发丝,低笑出声,声音犹如美酒般醇厚,他的笑容特别迷人性感,他说:“现在是你该回击的时候了,不该因为我而这样放弃,你现在立刻回击。”

一见到这样的人,莫尘想到了啥,瞬间表情很复杂,他的声音有点低:“你——君四狱?”

“嗯?不是我,又是谁?”君冲狱只是低笑出声。

然而,此刻的君四狱,却没有镜子给他照。

如果他照的话,定然会发现,他现在的模样,不就跟当年莫尘所撞见的那个给莫尘任务的那个神秘人几乎一模一样吗?

是因为君四狱受伤了,于是他一直都藏起来的气息终于暴露出来了。

莫尘忽然意识到了啥很糟糕的事情,他的脸色很黑,他拍了下君四狱的肩膀:“你认识刚刚攻击我的那些人吗?”

“不认识。”

“你认识我吗?”

“我自然认识你,你是我夫子啊。”君四狱露出特别无奈的笑容。

然而,莫尘才是更无奈,他很想要摇着这个人的肩膀说:“孩子,你忘记了,你其实是给我任务,让我活过来的那个人啊喂!”

但既然都知道对方都已经连自己都不认识了,这就代表对方的处境有多糟糕,应该是失去记忆了。

之所以找自己,可能是觉得自己每次都能救他。

“算了,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受伤的。”说着,莫尘就让君四狱在这里歇着,“我去去就回,你信我!”

说着,莫尘就直接去了。

他要将这些敌人给处理掉。

但是——

“现在不管他,真的没有问题?”

莫尘走了两步,意识到问题后,就回头看向君四狱。他见君四狱只是微微垂下头,周身散发着□□的乌黑之气。

周围的影子都扭曲了般,正好此刻是黑夜,因此,君四狱周围的影子就越发地浓烈,而有些黑气特别不讨喜,看起来特别不顺眼。

这意味着些啥?

这是否就代表着这些黑气有些是想要伤害君四狱?!

莫尘岂能就在这时离开,因此他又折了回去,可君四狱他只是意识到了啥,便抬起右手,无声地摆手,他摇头让他离开。

莫尘想要靠近他,却只是被他再次地摇头。

君四狱这样坚决地要求他离开,他说:“我会处理这些事,你不用担心。”

如今的君四狱一看就知道是受了重伤,他如何能离开?

莫尘最后就只是留在这里,就被动地被攻击。

莫尘离开君四狱去主动攻击,他能够将他的敌人给重伤,可他成了被动,一开始就不占优势,但是——

“没事,只要我们想要将他们给解决掉,我们一定能做到的。”

莫尘开始双手交合,他微微盘腿而坐,双手快速地结印,摆出一些动作后,就直接双手平摊开来,放在双腿膝盖上面,他的面容相当冷淡,双眼紧紧地闭合,他的呼吸很平稳,一快一慢,一先而后,他猛地睁开眼,周身自带一股压抑的气场。

莫尘周围的土元素们都□□起来了,直接朝着四周的那些坏东西攻击去,却见以他为中心蔓延开来的土匀速正大幅度地看砍死那些敌人的元素,让那些敌人的元素越来越少。

就在莫尘用了一大半的能力时,忽然有一股黑气朝着莫陈涌了过来,莫尘愣了下,睁眼看向前方,却见是君四狱闭上双眼,他也摆出和莫尘同样的姿势,他不过在短短两秒时间,就已经将莫尘的招数给学了过去,并且摆出这个动作,目的就是为了帮莫尘。

这让莫尘忍不住笑着说:“你还真不怕我以为你是想要将我的招数学过去,好杀我啊?”

“不怕。”君四狱只是笑了起来,他的笑容特别甜:“因为,你信我。”

“对。”莫尘点头,他的表情很严肃:“在最危难的时候你都没有捅我,在这个时刻你又如何可能会捅我刀子?”

莫尘说着这话,就猛地右手一敲地面,却见用土凝的五六个土沙风暴忽然就这样往外袭去。

就这样重复了不知道多久后,这场战斗才终于落幕了。

敌人自然是没有死,只是灰溜溜地逃跑了。

敌人是打不过他们,但是——

“我们不能放松。”莫尘盯着君四狱,他就上前扶着君四狱:“我们现在得回去治伤,如果敌人没有死,那么,他们定然会天天盯着我们,我们病时,要我们的命。”

“这可真够过分的。”君四狱笑了起来,他的声音有点没有控制好,比较嘶哑:“我感觉有点不舒服。”

“好,我带你离开。”莫尘多观察了他两下,便说:“如果有事,就直说。”

“好,我会直说。”

就这样,君四狱被莫尘给扶回了家里面。

然后,就开始包扎,并且请大夫过来治病。

大夫看了下后,就直接说这些伤口都很严重,在这一两个月内都必须有人给伺候。

但是……

“我们现在不能休息,一旦休息,明日的宴会该如何做?”

“明日的宴会,是谁举办的?”

“是贤妃。”

“为何是她?”

“这个贤妃与之前不同,她这人不是吃素的,因为他是六皇子的亲母。”

“这跟那个有啥关系?”莫尘拿起药给这君四狱开始敷,“贤妃是六皇子亲母,并不能代表啥。”

“之前的雅妃已经死了,她以为她之前所顶替的那些人,全都是吃素的。”君四狱盯着莫尘:“但并不是如此,至少六皇子的亲母贤妃并不是如此。”

“你打算如何对付他?”

“如果她不与我们作对,就不需要浪费力量解决她,可如果她非要跟我们作对,要杀我们,我们也就只能——对付她。”

“原来如此。”莫尘这样撒着药,就说:“你一个人在这里百击败了多少个敌人?”

“多少个?”君四狱没有出声,只是微微低下头。

“如何忽然不说话了?”莫尘了了眼他,忽然他看到了啥,就说:“拉开你的衣襟,我要给你敷药。”

“不用了。”谁料君四狱竟然拒绝。

“为何不?”莫尘自己上前来拉了下,但当看到里面的之前才好了不久的伤口时,他就微微撇开头,声音比较低:“是之前我没有理会你的那段日子受的伤?”

“这不是啥大伤,这些都是正常的。”

“这些并不正常。”莫尘只是微微低下头,他的声音很低:“我并不想伤害你,但我也不想你对我有盲目的期待。”

莫尘忽然从之前的话题变成了这个话题,君四狱沉默了很久后,就接了下这话:“我知道,我并不是盲目的期待,我只是想说,如果你也喜欢我,我们……”

“不可能。”莫尘很坚定地看着他,他的声音很冷:“你不明白,当我经历了那些事后,我真的不再相信了,世间一切都是虚假的,甚至我觉得跟你做朋友还蛮好的,如果真的那样了,——我们恐怕连兄弟都做不成。”

“……是吗?”

“是的。”

莫尘与君四狱就这样气氛冷了下来。

但君四狱却通过短短时间调整好情绪,他笑着看向莫尘:“之前追杀你的那些人,是啥人?”

“我也不知道,我都不明白为何我会被追杀。”莫尘忽然想到了啥,就说:“是跟我的学长有关系?听说他原来是魔教的教主。喔,对了,你知道学长是啥意思,对吗?”

“我明白。”君四狱若有所思地点头。

“……我就想问你,你是如何知道学长是啥意思的?”

“啥?”君四狱本来在想些事情,一听这话,就抬头看向莫尘,然后,就笑着说:“大概是因为,这句话本来就很好理解。”

“是这样吗?”莫尘收回目光,他倒是没有再继续追问,反正问也没有用,一看就知道,这货是——失去记忆了。

莫尘:“真是可怜的孩子,我真想给他抹两滴鳄鱼泪。”

这样的想法听起来不如何厚道,但他真的有这样的想法。

而这次受伤的事故,直接传到了贤妃那里。

贤妃笑道:“这次不为我儿子铲掉这两个人,我还是人?”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裤子湿一大片莫名其妙,强破丝袜警察处小说_择天记+剑三福运逆天
下一篇:温柔的性辣文,嗯额痒轻一点爸爸_青盛纪事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