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耽美甜文 >

欧美极品人体露私 小婶的神秘三角地带—废物同居

发布时间:2020-05-23 08:50   来源:https://www.southlihan.cn   作者:土味情话_美文摘抄   人气:

欧美极品人体露私 小婶的神秘三角地带—废物同居

车子沿路经过一个陡坡,陈纵悟的睡意一下子就被震没了。

他眯着眼睛看前面,室内没有开灯,全靠街上的路灯照着光,橙黄的灯光映在座位上,望过去空无一人。

现在公交车上就俩活人,一个他,还有一个公交车司机。

陈纵悟觉得这样还挺好的,人虽然少,但不至于阴森,比昨天强。

昨天也是这个配置,司机开车,陈纵悟坐在最后一排打盹,二人一路沉默无声。

然后不知到了个啥站,上来了一位女生。

陈纵悟睡意朦胧地睁开眼睛,随后就被吓了一跳——

这个女生披肩长发,穿着直接裹到膝盖的白色羽绒服,坐的位子刚好与陈纵悟面对面。

陈纵悟就看见她的长发被风吹乱,糊在脸上,远远看过去就像脸上长了头发似的,一种阴森诡异的气息扑面而来。

好在最后女生把窗户关了,还用手理了理头发,否则陈纵悟以为自己上了冥车。

“是得买个车了。”陈纵悟的头轻轻靠窗,喃喃道。

窗外是向后倒退的风景,还有时不时落入眼的行人,每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拉紧自己的衣服快步走着。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将陈纵悟从无所事事的发呆中拉回了神。

陈纵悟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到上面是没有备注过的电话时,便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喂?”陈纵悟还是接起了电话。

“纵悟……”

即使电话里的声音带着点沙哑,陈纵悟依旧能听出这是谁的声音。

虽然心生厌烦,但他却没有挂断。

“换手机号,中午发短信,大半夜打电话,”陈纵悟掰着手指算,嘲讽地笑了一声,“沈小姐,大半夜打电话给前男朋友,你不觉得你现男朋友头上绿的很么?”

“我现在没男朋友。”沈巧弱弱地回道。

“哦。”陈纵悟佯装惊讶,“原来你上次带去酒店的那个不是你男朋友啊。那是我想错了。我给你道个歉。”

“你能不能别这样说话,我,我听着心里难受……”沈巧的声音像是欲哭,还有啜泣声。

“我如何了?”陈纵悟声音平静没带任何感情,眼睛看着窗外,道路已经变成他认识的地方,“你当初骂我的话可比我现在说的要难听多了。”

沈巧梗住了,开口时声音微微颤抖:“我,我知道是我的不对,我给你道歉。我发那些话是因为我以为你无缘无故甩了我,所以我才那……”

“停,”陈纵悟打断了她的短话长说,“你就直说找我啥事。”

沈巧深吸一口气,轻轻地说:“我们……我们能不能见一面,好好谈谈?我求求你了……”

“理由。”

“因为……我觉得我们不该这么就散了……”沈巧说,“毕竟我们在一起两年了啊……”

“是啊,两年,”陈纵悟继续挖苦,“两年里和别人进酒店的次数比我还多。”

“我没有!就那一次……”沈巧慌慌张张地说,“我真的很爱你啊……这次是我犯浑,我不知道自己如何了……你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陈纵悟没做声,低头扣了扣自己衣服上刚刚吃咖喱炸鸡饭的污渍。

得回去搓一把,陈纵悟想,但到时候还得问问费成如何搓这玩意。

“我心里真的还有你……我知道,我知道我很对不起你……所以我,我最近一直没睡好……一直想着你的事……害怕你不要我了……”沈巧抽泣的声音越来越大,说话断断续续,“我今日特意你家……找过你……他们说你没回家……你去哪儿了……是故意,故意躲着我么?”

“那到不是,是你想多了。”陈纵悟冷静地回道。

他说着,把窗户打开了一条缝,风带着夜晚的清香,带着虫鸣的声音,吹了进来,散走了一些令他作呕的味道。

“哦……我的意思是……我真的放不下你……我们……复合好么?”

沈巧说完这句,陈纵悟便知道之前全都是废话,这才是重点。

“你……要和我复合?”陈纵悟重复了一遍。

“恩恩……我保证下次不会了,这次都是……”沈巧顿住了,想不起用词。

“鬼迷心窍?”陈纵悟提醒道。

沈巧连连赞同:“嗯嗯嗯,对,就是鬼迷心窍……你原谅我好不好……”

“沈小姐,我觉得我们之间有点误会,你是从哪一点觉得我是一个乐意带绿帽子的男人?”陈纵悟说。

“我……”

“你说你这是鬼迷心窍,那真是厉害了,”陈纵悟嘲讽地笑了两下,“人推脱不了责任,就推脱到鬼身上,请问你当初是和鬼□□么?”

沈巧开始不知所措,没有马上回答,大概是没想到陈纵悟会说的那么直白。

陈纵悟望着窗外的景色,语气平静地慢慢说:“沈小姐,我可以告诉你,即使我们俩真的见了面坐下来谈谈,也不可能了,或者说,我们两个就算重归于好,也过不下去的。所以还不如像现在这样,不来往,还不会尴尬。”

“为啥?!”沈巧着急地问,“只要你愿意,我真的不会再……”

“你可能不会再出轨,但你觉得出了这个事之后,我还会无条件地信任你吗?”陈纵悟冷静地反驳道。

“我……”

直到陈纵悟下了车,沈巧那个我字的后半段还没说出来。

陈纵悟又走了一段路,到了要过红绿灯的十字路口时,电话那头才出了声,声音微弱:“我真的不想分手……”

“那你为啥要做哪些事?”陈纵悟再次反问她。

对方哑口无言。

陈纵悟看着红灯跳转成了绿灯,便踏上了斑马线。

夜间的车子少之又少,唯有一辆卡车转了个弯,而且还让他先走。

陈纵悟叹了一口气,尽量使自己的声音没有那么冷漠:“沈巧,你知道为啥我当时看到那些照片,没有马上骂你么?”

“不知道……”

“是因为看在我们两年的份上,给你面子。我觉得你是个女人,还要点脸。只要你不把事情搞大,就没有人知道你绿过谁,你还能安安稳稳地继续下一段感情。”

“你……你没和别人说?”沈巧不敢置信地问。

“我这事说出去对我有啥好处么?”陈纵悟反问道。

“……没有”

陈纵悟说着说着就走到了社区门口。

社区的铁门已经被关上了,旁边的一些店也已经拉下卷门打烊了,唯独门卫室的灯还亮着,里头的门卫大哥正看手机看的津津有味。

陈纵悟走到门卫室前面,敲了敲玻璃窗,门卫抬头看了他一眼,便把手机放下了,出来帮忙刷了个卡。

门“刷——”的就开了,门卫大哥拉住了门,不让他自动关了。

“谢谢,大哥。”陈纵悟把手机的扬声处握住,拱拱手对门卫小声地说,“过两天门禁卡就办好了。”

门卫大哥摆摆手:“没事,这么晚了你快回去吧。”

“恩,谢谢。”

陈纵悟借着一盏盏的路灯,在漆黑的小路上快步走着,除了周围的树木被风吹,发出声响,其他就只有他的脚步声,再无声音。

陈纵悟把手拿开,对着电话继续说,就像是平时讲话那样,语气不再带着针对:“当然,如果你这点面子不想要了,那我欢迎你继续骚扰我,反正电话也是耗你电话费。但这样做只有一个结果,就是大家知道你出过轨。”陈纵悟顿了顿,“你想这样么?”

“我……”沈巧轻声说,“我们真的不可能了么?”

“恩。”陈纵悟只应了这一个字。

“好……我知道了”沈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最后说道,“打扰你了。”

随后滴的一声,电话就挂了。

陈纵悟停住了脚,紧攥着的手机缓缓垂下。

他看了手机一会,便把这个号码拉进了黑名单,随后他退到主页,点开了图库,把一个写着“沈巧”的图片分类给放进了回收站。

陈纵悟收回手机,正好看见地上自己的影子。

他人站在光里,而影子的一半却没入了周遭的黑暗中。

陈纵悟很快就走到了楼下,他抬头向上看去,就看见其他家的窗门早就紧闭,拉上了窗帘,而费成家还发着微弱的光。

应该是电视的光。

陈纵悟以为自己记错了时间,便打开手机看了一下。

零点过四十。

当陈纵悟还有几层台阶才到门口的时候,面对的门就被打开了。

骤然间,室内里玄关的灯光就照亮了半个楼道。

陈纵悟的眼睛一时没在强光中适应过来,便眯起了眼睛。

他看着直面的灯光,突然心猛然一顿,回忆起了往事。

在那么多年里,自己每次一回家,面对的都是漆黑一片,无人问津,而像这样,有一个人开着灯站在自己面前的样子,少之又少。

陈纵悟觉得光线变得异常灼热,甚至燃烧了他的整个心脏。

“啊……如何是你啊。”

费成将遗憾坦坦荡荡地摆在了脸上,他握在门把上的手也随之松开。

陈纵悟上下打量费成,费成穿着看上去厚重的睡衣,但脚却是光着的,也不懂他是怕冷还是不怕冷。

“不然呢,你以为是谁?”陈纵悟上了台阶,站在门口和费成对视。

门开的大,屋子里的暖气迎面而来,而自己身后就是楼道,陈纵悟感觉自己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

“我还以为是外卖。”费成说。

“你叫了夜宵?”陈纵悟回头看了一眼,楼道里一个人也没有。

“恩,”费成点点头,伸头往楼梯看,“你进社区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个送外卖的?”

“没,”陈纵悟如实回答,“就我一个人。”

“你确定就你一人?”费成的手缓缓抬起,指着陈纵悟身后的楼梯,低声说,“那你后面是啥……”

陈纵悟知道费成在骗人,便没转头,直截了当地回复道:“是你大爷。”

“呸,你大爷,”费成立马收回了手,还不忘瞪陈纵悟一眼,最后留了一句,“你自己关门。”就转身朝客厅走去了。

陈纵悟把门给关上,换上了拖鞋,再把玄关的灯给关了,走到了客厅。

客厅里的大电视正播着电影,而费成蹲坐在沙发上的角落里,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陈纵悟过来他连瞥都没瞥一眼。

“求求你!别杀他!我愿意和你走!”女主角的头发凌乱,衣服破旧,跪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吼着。

“不要和他说这些!你快走,快走啊!”一个男人被人勒在前面,刀架在他的脖子上,脸上还有血迹,冲着女人喊道。

“不!我不走!他们不要我么!我给他们!”女人跪着往前面走了两步。

陈纵悟站在沙发边上,边看电视边脱外套,当加厚的衣服被脱下时,陈纵悟感觉整个人轻松多了。

他把衣服拿到房间里,放在床上,等着明天把那块给洗了。

随后他就换上了一件睡衣,走出来了。

一出门就听见除却电视发的声音,费成说话的声音。

“都五分钟了,他们俩如何还没对吼完?”角落里的费成嘶了一声,声音不大不小,“这反派到底杀不杀人了?再不杀我就换台了。”

“他不可能杀的,”陈纵悟走到沙发边上,看着电视里战争的场景说,“要是杀了,这电影还如何拍?”

“也是,那我换台了。”费成把遥控器拿了起来,当机立断地就按了下去,摁到了别的台上。

“你下午不是还嚷嚷着回家睡觉么?”陈纵悟把视线从电视上移开,问费成,“如何现在在这里看电视?”

“是啊,”费成目不斜视,语气随意地说,“我睡过,但醒了,醒了后睡不着,就出来看电视了。”

“哦。”陈纵悟不说话了,在沙发上坐下,“你醒了之后就开始刷微博了?”

“恩,因为没啥事儿干。”费成说。

陈纵悟瞥了眼费成:“所以你就回了我呵呵两个字?”

“不然呢?”费成拿着遥控器的手指着陈纵悟,“麻烦大哥你要点脸,你把我一187拍成了167,我难道还得谢谢你,夸你技术好么?”

“但你还是用了我拍的照片。”陈纵悟说。

“因为总共就两张啊?一张糊的一张好的,你说我能用哪一张?”

“你可以自己自拍。”陈纵悟说。

费成愣了愣:“……操?好像有点道理。”

“所以你为啥呵呵我?”陈纵悟重新把话题绕了回来。

“我……我操……”费成一时没反应过来,只能全程感叹词,“我捋捋啊……”

陈纵悟看到费成这反应便一笑,大气地手一挥:“行啊,你捋。”

费成思忖片刻,找到了突破口,拍了一掌说:“我知道了。”

“你说。”

费成对陈纵悟说,语气还十拿九稳:“我用你这照片纯属是给你面子,不想让你觉得自己拍的没用,我还叫大度呢。”

“可是,你可以不用给我面子啊?”

费成:“……”

“我又无所谓你发不发微博。”陈纵悟说。

费成差点就想把枕头朝陈纵悟脸上扔过去:“你他妈无所谓你还和我逼逼那么多!”

陈纵悟倒是不慌不忙地说:“你不发我无所谓,但你最后发了,还呵呵我,那我不乐意了。”

这事又给兜回来了。

费成无语:“行,我们不讨论这个话题了,我马上把评论你的那条给删了行吧?”

“不用。”

费成不解: “啥?为啥又不用了?你啥意思?”

“我就只是想问你为啥呵呵我,没别的意思。”陈纵悟说,“我又没说让你删了。”

费成:“?”

费成抄起枕头就扔了过去:“那你他妈和我逼逼那么久干啥!”

陈纵悟笑着接住了枕头:“那你不回不就行了?”

费成:“……?”

费成心中恼火,不禁恼火陈纵悟那么欠打,还恼火自己竟然觉得他说的挺对。

于是费成不再和陈纵悟讲话,开始安心看电视剧。

午夜电视节目没多少好看的,费成调了两个频道就退了出去,直接调到主页菜单,直接选个电视剧随便摁了一集就开始播。

“为所有爱执着的痛……为所有恨执着的伤……我已分不清爱与恨……”

“噗……”陈纵悟听到这个熟悉的主题曲差点没被呛着。

“干啥?”费成转头,皱着眉看他,“你有意见?”

“没意见,”陈纵悟做了个请的手势,“您继续看。”

费成不屑地瞥了一眼,转头继续看电视。

陈纵悟倒是不如何想看爱情家庭伦理剧,而且还是这种绿帽子的。

这种绿帽他现实中就有,根本不用去看别人。

陈纵悟眼睛一瞄,就看到茶几上有一个白瓷杯子,杯子里装着奶咖色的东西。

“这是啥?”陈纵悟拿起杯子闻了闻,奶香和咖啡味混杂着。

费成看了一眼,哼声回道:“一杯牛奶加一点咖啡,加一勺糖的产物。”

陈纵悟又闻了几下:“挺甜的。”便把杯子放下了。

“不甜,我觉得还行。”

“如何可能,我闻着就甜。”陈纵悟嫌弃地说。

“那是你鼻子有问题。”费成不服气,他挪坐到陈纵悟边上,捧起杯子就喝,喝完后他的嘴唇上面就映了一圈的奶咖色。

费成用袖子随意地擦了下嘴,把杯子举到陈纵悟面前:“真不如何甜,不信你尝尝。”

陈纵悟接过杯子,将信将疑地嘬了一小口,还没等他细细抿几下,舌尖就尝到了一种甜到发腻的味道,伴随着温暖的牛奶与淡淡的咖啡味,在整个口腔里蔓延开来。

陈纵悟皱了下眉,把杯子放下了。

“如何样?”费成看着陈纵悟,在一旁等待最后的结果。

“我们俩味觉差的有点大,”陈纵悟咂咂嘴,嘴巴里甜味还没散去,他倒是想漱个口,“我觉得这……很甜。”

“是么?”费成疑惑地从陈纵悟手机拿过杯子,喝了一口,细细品味一番后说,“我觉得还行啊。”

陈纵悟想了想,问道:“你是不是特别能吃甜的东西?”

“比如?”费成捧着杯子看他。

陈纵悟不如何吃甜品,想了半天才想了一个吃过的:“比如……马卡龙这种。”

费成想了想,说:“不喜欢吃,马卡龙就是好几倍的糖和一点水做的,吃这个我还不如吃白糖。”

陈纵悟点头:“那个确实甜。”

“我就奇怪,不就白糖加水么,也不知道为啥价格那么高。”费成念叨了一声,又喝了一口“奶咖”。

“手艺价格,”陈纵悟说,“马卡龙很容易做失败,而且还得很认真。”

“是么?可我……”费成话还没说完,门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咚咚咚……”

陈纵悟还没反应过来,费成就下了地,一路小跑到玄关,还顺手把灯给打开了。

“您的外卖。”

“谢谢啊。”

随后陈纵悟就听到关门声,玄关的灯也关了,就见费成走到了电视机的前面,手里拎着一袋子。

“你买了啥?”陈纵悟疑惑地问。

“你猜。”费成蹲下,把茶几上的东西给挪开,理出了一个位子,然后把塑料袋放了上去。

陈纵悟前靠,离茶几近了点,孜然粉的味道挺大,不用仔细嗅都闻的出。

“烧烤吧,我都闻到孜然粉味了。”陈纵悟揉了揉鼻子。

费成把塑料袋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两个白色的纸盒。

纸盒被橡皮筋捆着,一串串的签都露了出来。

费成直接盘腿坐在了地上,手中拆着橡皮筋,抬头问陈纵悟:“你要吃么?”

陈纵悟摆了摆手,身子往后靠,靠在沙发背上,眼睛看着电视说:“不用,我吃过了。”

费成啧了一声。

他把橡皮圈扔垃圾桶里,打开了塑料盒,拿起了一串羊肉,没吃,看着它说:“我就说你如何闻这味一点兴奋感都没有,原来是吃过了。你吃的啥?”

“炸鸡咖喱饭。”陈纵悟说。

“啧,有钱人。”费成这才咬住了羊肉,他顺着签子往外拉,羊肉就扯了下来。

陈纵悟看了眼费成的那两盒,一盒都是串,一盒是炭烤茄子。

陈纵悟摇头:“那不一定,你这买的加起来比我那饭贵多了。”

“哦?是么。”费成的语气里充满不信。

说话之余,一串羊肉就下了费成的肚子。

费成把吃剩下的串平放在餐巾纸上,突然想到了个啥事,抬头对陈纵悟说:“你帮我个忙。”

“干啥?”陈纵悟看他。

“帮我拿双筷子。”费成把茄子的纸盒移到了自己面前。

陈纵悟坐直了身子,指着费成的塑料袋说:“袋子里不是有么?”

费成看了一眼,就把塑料袋拿开了,说:“有是有,但这种筷子有屑。”

“哦,”陈纵悟重新躺了回去,“自己去拿。”

费成手顿了一下,抽抽嘴看他:“那你刚刚我问啥?”

“我就问问而已。”陈纵悟摊了摊手说。

“你。”费成不知道如何回,最后只能甩了下手,自己站起身去拿筷子了。

他从厨房里出来,拿着筷子重新回到位子上坐下,边看电视边挖着茄子吃。

费成看的津津有味,特别是每次林品如黑化出现在电视里的时候,他总会说一句:“他们是瞎么?她就是林品如啊,为啥点个痣他们就看不出来了。”

等费成说第三次的时候,陈纵悟终于忍不住说:“他们要是看出来了,还如何演下去?”

费成转头看陈纵悟:“但这不符合常理。”

“就一复仇的电视剧,你还想多有逻辑?”陈纵悟回道。

费成把头转过去,妥协了:“行吧,看的爽就行。”

陈纵悟没坚持看完十分钟,就起身准备去洗澡睡觉去了。

费成喝了口“奶咖”,把东西咽下去之后对陈纵悟说:“我热水器没开。”

“哦,”陈纵悟点头,他看了看费成已经吃完的二十串签子,和在盒子里剩下十几串,便问道,“你是不是晚饭没吃?”

“吃了。”费成把杯子放下,“还挺饱的。”

“那你如何还吃那么多?”陈纵悟问。

费成准备拿签子的手顿住了,过了几秒,他才拿起了签子,对陈纵悟说:“不知道,就是想吃了。”

“哦。”陈纵悟看着费成的样子,眯上了眼睛,不过没说啥,最后走前又留了一眼,便离开客厅去卧室拿衣服去洗澡了。

费成的视线冷了下来,他把签子慢慢放下,手撑在地上,盯着桌子上这一通乱糟糟的样子深深发愣。

费成的手摸上了自己的肚子,他其实现在撑得有点反胃,但他还是想继续吃。

也不是想吃,就像是个有个指令一样让他去吃,即使是快吐出来,他也必须去吃。

费成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像是一条快死的鱼,而且还是溺死的。

他拿起了一串鸡胗,还没放到嘴里,光是闻到孜然的味道,费成都有些想吐。

可他还是继续放进了嘴里,却没咬下去。

陈纵悟从卧室里出来,经过客厅的时候停住了脚。

“如何?”费成抬头看他。

陈纵悟一脸复杂地看着费成,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开口道:“你要是吃不下就别吃了。”

“我吃的下。”费成忍住恶心,装作轻声地口吻说,“我胃口挺好的。”

陈纵悟又看了费成几秒,费成被他的视线看的有些心虚,便低头想继续吃,拿到嘴边却没动嘴。

“那你继续吃吧。”陈纵悟说。

费成没有抬头,所以他不知道陈纵悟是用啥样的表情说这句话的。

费成听到脚步声离去,浴室门关上的声音后,他才抬起头来。

他把签子扔回了盒子里,身体躺倒在地板上,瓷砖没有因为开着空调而变的暖和,依旧带点冷度,费成却觉得很舒服,还打了个嗝。

嗝都是刚刚吃下去的孜然粉和肉的味道,混在在一起,让费成有一种反胃的冲动。

他静静地躺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的灯。

电视光不足以让整个客厅亮着,依旧昏暗着,像是夜间打着一盏小小的蜡烛,闪着没有啥用的光。

没啥用,费成扯了扯笑,不就是自己么。

费成看着看着,恍惚间,刚刚做的那场梦又重现在了眼前。

费成站在一座不知名的教学楼的楼顶上,四下灰蒙蒙的一片,而有一个人正背对着他,站楼台的边缘处即将要跳下去。

他急忙跑过去,想要拉住那个人。

可他慢了一步。

就在费成的手指快要碰到那个人的后背时,那个人突然转了身,面对着费成向后倒了下去。

那个人倒下去的时候,还留下了两个字:

“去死。”

费成怔住了,不是因为死亡就在他的眼前出现,而是因为那个人他认识,而且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那个人,就是他自己。

眼神中不带任何感情,只有冷漠,与平静。

像是知道死亡的来临一样,还没有闭上眼睛,就这么丢下了两个字,掉入了地狱。

这个梦本来做到这里就结束,可费成却发现自己没有醒,这场噩梦还在继续地做下去。

他趴在边缘处向下看,下面是深不见底的黑暗,像是能吞噬掉所有躯壳一般。

看的令人发怵。

费成倒吸了一口气,飞快地起身,他知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逃离这个地方,可是他还没有跑几步,周围突然出现了很多人,把他团团围住,拥挤让他动弹不得。

而这些人五官的部分,全是一片黑色。

他们围绕在费成的周围,七嘴八舌地叫嚷着,吵闹着,斥责着。

“你为啥不救他?!”一位女士高声斥责着。

“我没有……”

“你不是他的好朋友么?你为啥不救他?”

“我救了……”

“费成,你太让我失望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相比于大家的声音,费成一个人的声音就略显苍白无力。

费成心力憔悴,他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人勒住,无法去呼吸与说话,只能瞪大着眼睛,任由那些人继续说下去。

斥责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多黑色的人影出现,还发着呵呵呵呵的声音。

费成觉得自己快要压抑的窒息,想死但却又不能去死。

突然,不知是谁高呼了一声——“我觉得说不定人就是他推的,所以他才没救人!”

那些人突然安静了,统统转头看向费成。

虽然看不见眼睛,却依旧能知道他们在审视自己。

费成使劲地摇头去否定,可是那些人却毫不在意,当他们再次开口的时候,舆论的导向就变了。

“我觉得就是他推的!”

“对,没错!我也觉得是他推的人!”

“我就说为啥那个人好端端如何会寻死,原来是被人推的。”

“杀人犯!”

“杀人犯!杀人犯!”

费成看着这些人越来越近,而自己却动弹不得,他只能在心中压抑的呐喊:“我不是……我不是……我不……”

突然,教学楼开始震动,从中间裂了一条缝,轰然倒塌,全部的人都掉了下去,包括费成。

费成猛地睁开了眼睛,当他确认自己看到的是天花板的时候,才敢松一口气。

“你也是厉害,竟然能在这里睡过去。”

费成闻声转头,就看见陈纵悟蹲在了自己的旁边,正看着自己,两个人靠的很近,费成起身的时候还能闻到陈纵悟身上散发出来的沐浴露味道。

“我睡了多久了?”费成手撑的不稳,脑袋还有些晕。

他不知道自己为啥做了这样一个梦,而且还是连续的。

是因为赵川北,还是因为亲妈。

这些不得而知。

至少关于这两个人,费成一个都不想去回忆,深怕自己清醒着就能犯浑。

陈纵悟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快一点半了。”

“我知道了,”费成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看了眼陈纵悟,他才发陈纵悟的衣服已经换成了睡衣,“你先走吧,我把这里理掉。”

费成抽了几张餐巾纸擦桌子,他发现自己在理东西的时候,手都在颤抖。

这种细小且不自然的事情,费成并不想被别人看见。

费成瞥了眼陈纵悟,发现他在观望着自己。

费成的心中烦躁感越来越强烈,字里行间都带着慢慢地不耐烦:“你如何还在这里?”

陈纵悟毫不在意费成的不爽,直接问道:“你做梦了?”

这不是屁话么?

费成心里知道自己这样子的语气说下去很有可能会闹事,但刚刚的梦就像是一道咒,他越想安静,心里却越焦躁不安。

于是他只能忍着不多说话,只声应道:“恩。”

“噩梦?”

费成顿住了手,本来想骂管你毛事,但还是把话给咽了进去,点头继续理桌子。

“你经常做噩梦?”陈纵悟继续问,“还是只有今日?”

“就今日,”费成闷声回道,“我最近都没有做梦过。”

两个人便安静了,电视剧播到了片尾,正在自动加载下一集,也安静了下来。

整个客厅都安静地令人无处踏脚。

“人压力大就会暴饮暴食。”陈纵悟淡淡地说。

如果有第三个人在听,可能那个人会云里雾里,可费成却明白陈纵悟的意思,他把手上的纸巾放下,转头看向陈纵悟。

“你以为我想么?”费成说的很平静。

“我当然知道你不想,”陈纵悟不再蹲着,直接坐在费成的旁边,“你为啥不去找心理医生?”

费成收回了目光,看着桌子上杂乱的东西,一字一字,慢慢地重复道:“心理医生……”

陈纵悟没说话,看着费成。

“找了有啥用呢?开药,吃药,到最后还是自己调节,他们除了告诉我,我有病,我不正常,还有啥呢。”费成说。

“还能有一个人帮你分担痛苦,教你如何去缓解自己……”

费成摇头:“不,你不知道,对我而言,让别人知道就是痛苦。”

陈纵悟皱起了眉毛,他有些懂费成的意思,但又有些模糊着。

费成低笑了一下,抬头看向陈纵悟,说:“你没必要一直担心我会不会对你有啥危害。你要是怕我一不正常就对你做不好的事,你大可以搬出去,我把钱退给你,不收你的违约金。”

陈纵悟摇头,低声说:“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你,我相信你不会害我。”

“……那你问我那些干啥?”

“我就只是问问而已,没别的意思。”陈纵悟站了起来,“我睡觉去了,再见。”

说完他还真的走了,留下费成一个人坐在客厅里。

“莫名其妙。”费成嘟囔了一句,继续理东西。

但他的心情却好了一点,特别是听到那句“我相信你”的时候。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他在摩天轮上要了我 一前一后两根塞满巨物—亲,你的节操呢
下一篇:裤子湿一大片莫名其妙,强破丝袜警察处小说_择天记+剑三福运逆天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