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女配快穿 >

宝贝好紧湿淋淋,看完湿得最历害的小说-看不见

发布时间:2020-04-08 15:28   来源:https://www.southlihan.cn   作者:土味情话_美文摘抄   人气:

宝贝好紧湿淋淋,看完湿得最历害的小说-看不见

他们在黑暗中一齐走下台阶,背后全校同学热烈的掌声为他们践行。人们欢呼着跟在他们后面进入比赛会场。走在前往球场的路上他深吸一口气,今夜的风微冷,好像秋天提早降临,空气随着气管一路向下自胸腔扩散,洛伦兹缓缓吐了口气,觉得自己从没有这样清醒。

“哈利。”他低声向身边黑发绿眼的少年说,“虽然现在说这种话很丧气,但我想现在不说或许就没机会了……我有个不情之请?”

“啥?”哈利低声问道。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在最后那场战斗中遭遇不幸。”他再一次深深吸了口气,“你能否将你赢的的一千加隆,分一部分给玛西亚修女?我……一直希望能为她和孤儿院做啥。”

哈利的手按在他的肩膀上,不算宽厚,却也充满了力量,“当然。”他的双眼在夜色中闪烁着莹绿的光芒,“义不容辞。只是……如果回不来的人是我,韦斯莱家……”

“我明白。”洛伦兹点头,“他们待我也很好,我一定会的。”

他们走进魁地奇球场,现在那里已经是一个复杂的迷宫了。二十英尺的树篱将场地团团围住,只留下四个幽深的黑洞,那是他们的入口。

“你紧张么,洛伦兹?”哈利的声音轻得仿佛梦呓。

“紧张。”少年诚实地回答,又微微一笑,“不过这种时候谁不会紧张呢?我想就连最经验丰富的傲罗也会忍不住打颤吧。”

黑眼睛对着绿眼睛,两人相视一笑,伸出拳头不轻不重的一砸,向各自的方向散去。

“祝你好运。”

“你也是。”

“女士们,先生们,三强争霸赛的最后一项比赛就要开始了!”卢多•巴格曼的声音通过魔法的加成回荡在整片球场,洛伦兹笑了笑,低头别着徽章,“我先来报一下目前的比分!洛伦兹•林,哇哦——90分!第一名,霍格沃茨学校!以及哈利•波特——89分,依然,霍格沃茨!”掌声和欢呼声把禁林中的鸟儿惊得呼啦啦飞入漆黑的夜空中。“威克多尔•克鲁姆——87分,第三名,德姆斯特朗学院!”又是一阵掌声。“芙蓉•德拉库尔——第四名,布斯巴顿学院!”

少年抬头,他看见玛西亚修女、韦斯莱夫人和比尔坐在一起,为他们鼓掌。在同龄人身边似乎玛西亚修女稍稍放松了些,他微笑着向他们挥手示意,他们也向他挥手。

“现在……洛伦兹,听我的哨声!”巴格曼说,“三——二—— — ——”

短促的哨音过后,洛伦兹飞速奔入林中。树丛对他而言很高,遮蔽了所有光线。其实这个环境对他的阿尼玛格斯形态而言相当有利,只是现在他所有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传到大屏幕上,他只能以人形前进。

一想到“穆迪教授”看见那个大屏幕时的表情他就发笑,很可惜,小巴蒂克劳奇不会得到给他的主子通风报信的机会了,他的晚餐里已经被下了药,算算时间,估计已经倒在树林边的某处了,等着他的是五花大绑和斯内普的昏迷药剂,恐怕在战斗结束前小巴蒂都醒不过来。

遇到第一个岔口时他选择向右,跑了一段距离后他拿出魔杖施了一个指路魔法,魔法显示他该往东北方向前进。如果他没记错,哈利是往西北跑,也就是说或许他们能在看到奖杯之前就汇合。

“Ju——”第二声哨响,哈利入场了。

洛伦兹尽量选择右拐,手上的魔杖忠实地为他指着方向。他贴着墙壁转过一个弯时面前出现了一滩沼泽,遥远的前方闪着微弱的光,衬得夜色更暗了……而这团光是唯一的光源……多么诱人……

少年不耐地撇撇嘴,举起魔杖一挥,一大团光笼罩在沼泽上空,格林迪洛在白光下无所遁形。一个昏迷咒加上一个铁板咒为他在沼泽中铺平了道路,他顺利地走在凝出的小路上离开沼泽。

当他的脚踏上平整的土地时,第四声哨音响了,现在四位勇士都已进场。

他向前奔跑,奖杯依然在东北位置。不过他拐进了死胡同,前面是一堵树墙,少年思索着是否直接将障碍破坏,他不清楚树墙后面有啥。于是他将一块石头变成一只小鸟,指挥着鸟儿飞过去,仔细聆听。墙那边似乎没有动静,洛伦兹还是决定冒一次险。

Incendio(火焰熊熊)。他在心中默念,控制着魔力让树丛烧出一个适合他通过的大小而后熄灭。当洛伦兹站在树墙后的空地上时就发现有些不对头,手上的魔杖失去了指路能力。少年又试着小小的施几个魔法,也没有成功。

真是强大的禁魔领域。

虽说也不是没有办法破解,只是禁魔领域要求的是纯粹魔力对魔力的硬抗,要破解只有让魔力的爆发量强过领域力,把大把魔力用在这里未免太过浪费;至于后退——少年环视四周,眼前是五条岔路——绕远路不说,而且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只要选对路这就是一条捷径。

这难不倒他。少年抬头望向天空,今晚的天气条件非常适合观星。太好了。他很快搜寻到他的目标:大熊星座中的天璇和天枢。他伸手比划了一下,连线然后延长五倍,手指落下的位置便是夜空中最忠实的“指路人”,北极星。

北极星是整片夜空中位置唯一不变的星。其他的星辰都会因为地球自转而移动。洛伦兹依照北极星调整方向,在又穿过三个岔口后魔杖总算回复了功能。不过他有些走过头了,魔杖告诉他,他应该向北偏西方向前进。

好在偏向角度非常小,也就是说,他几乎只要一个劲笔直往前走就行了。当然迷宫会让一切都变得艰难,但这证实了自己先前的猜测,禁魔领域确实提供了缩短路程的机会。

“啊——!”寂静中忽然划过的惨叫揪住人心,尖利的声音未落哈利急切的呼喊紧随其后:“芙蓉!”

洛伦兹迅速向出事地点进发。从音量大小判断他们的距离并不遥远。他加快了脚步,拐过两个小弯,惊险的一幕在他面前展开:

芙蓉倒在地上,看上去毫无知觉。匆匆赶来的哈利急喘气着向她靠近想施以援手,从哈利的狼狈样可判断出他赶过来也费了一番功夫。由于视线盲点哈利并未注意到——可躲在暗处的洛伦兹却看的清清楚楚——克鲁姆就潜伏在芙蓉背后的树林小道里。保加利亚人已举起魔杖,攻击蓄势待发。

“哈利趴下!”感谢训练多时的成果。对洛伦兹的信任让哈利在听见警告的第一时间匍匐在地。在少年发声的同时缴械咒与两重昏迷咒的光芒向克鲁姆急射而去,第一下打偏克鲁姆的攻击,之后两发咒语成功让强壮的保加利亚勇士失去战斗能力。

“真是好险。”哈利说着从地上爬起,“——那咒语就贴着我的背飞过,要不是你提醒我恐怕就中招了。”

“不客气。也算他真会挑地方。那恰好是你的视觉死角。”洛伦兹走到克鲁姆身边用魔杖检测了下,“他的袍摆纤维焦化严重,以及存有疑似炸裂痕迹。我想大概是炸尾螺之类的生物,那他所在的方向最好还是别去了……芙蓉情况如何?”

“没有大碍。”医疗检测魔法现实并无生命危险,哈利又对一些外伤使用了初级的治疗咒,“我想我们帮他们叫人来吧,否则那炸尾螺待会跟过来就不妙了。”

“你说得对。”他们各捡起一人的魔杖向天空发射了求救信号,按照规定,巡逻教授们五分钟内就会赶到。

“——你说我们要不要检查一下克鲁姆对芙蓉用了啥样的咒语?”洛伦兹促狭地眨眨眼,哈利一愣,随即笑开了:“我想不用我们多操心,教授会对他们使用闪回咒的,确保比赛公平。”他故意把每个字都咬得很清晰。

少年笑着点头:“行,那,快走吧。”

“一起?”哈利指了指前方的岔口。

“还是先分开吧。”洛伦兹说,“反正殊途同归,终点毕竟只有一个。回头见,哈利。”现在还不是让观众看到他们联合的时候。

“回头见。”他们各自选择一个方向重新踏上比赛的征途。

越向前洛伦兹越是集中精神,在到达奖杯前总有个最艰难的关卡,就好像每个游戏在通关前总有BOSS一样。夜色在前方渐渐收拢,宛如大手覆盖而下。少年扬手打出一个小小的光团,飘在前面晃晃悠悠的,照亮了越发浓郁的黑暗。

他忽然停住脚步,光团“啪”的一下破灭。这片刻的闪光足够他看清横在路中央的是啥对手——盘绕在一起的、滑腻的身子,鳞片上的条文扭曲就像古老的文字,三颗脑袋火上活下或前或后地浮动,六对金色的大眼紧紧锁定它。

是如尼纹蛇。

魔法部倒还真舍得下血本,先是龙须草,再是哈利遇见的斯芬克斯和自己面前的如尼纹蛇,放在黑市上都是能让普通巫师倾家荡产的价格。

//你们看见了么?我可看见了,这个人类少年弄出了那么强烈的光。//最左边的脑袋开口了,它是策划者,它决定了如尼纹蛇下一步会做啥。//好吧,我得盯牢他,免得他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耍花招。//

//啊,他还是个孩子,多么年轻而充满活力,就像清晨金合欢上凝结的露珠……//中间的脑袋是幻想者,不过现在看来似乎还是个诗人?

最右边的脑袋是个批评家,它会对旁边两个脑袋的行为做粗话评判,只是多半不是啥好话就是了://我当然看见了,你个白痴;还有你,别因为他年纪小就掉以轻心,巫师是个狡猾的生物。//

托自己魔力的福,他听懂了如尼纹蛇的内部交流。但为啥他觉得这条蛇实在有够幼稚?难道还是条未成年蛇?

他清了清嗓子,几乎不用思索,张口一串快速流利的字音倾泻,狠狠敲在如尼纹蛇心上——假设它也有一副脆弱的小心肝的话。

\\你所说的只会让你显得没有大脑,显然作为一条蛇你们不是用‘看’的而是用颊窝。你们啥时候舍弃了你们祖先引以为傲的狩猎技巧而在这里絮絮叨叨的卖弄你们那条可怜的小细舌,哦不你们有三条。三条,三条,三条蠕虫似的小细舌还是头分叉的蠕虫!过去用作探查气味的工具而现在呢,没有一个字落在重点上!……\\

在魔力的作用下他所说的英文在如尼纹蛇听来会转变为它们的语言。少年根本没耗费多少心神,只要想着他的西弗勒斯,各种尖刻的讽刺就源源不断的冒出来。三个蛇脑袋原本是比洛伦兹高的,被说着说着却一点点缩了下去,最右边的脑袋好几次想开口反驳都被少年抢断然后用更加打击的话语压下去。诸如说它没用只会不停挑剔它的同伴之类的云云。才五分钟未成年蛇就受不了了,三颗脑袋纠缠着退到一边互相安慰。洛伦兹昂着头大步迈过去,那架势仿佛黑色的长袍在身后飞扬,甚是唬蛇。

从大屏幕上看见这幕的学生们面面相觑,眼里尽写着“这样也行?”的疑惑;玛西亚修女被洛伦兹毒舌的一面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莱姆斯微笑,扭头对麦格教授说,果然和西弗勒斯呆久了,这么乖巧的洛伦兹都变得这样。麦格教授严肃地点点头,又确认了一遍昏迷中的小巴蒂身上的绳子是否严实。

前方的道路忽然变得又直又宽,好像整片天空都被月光“照耀”得亮了一下,豁然开朗。远远的可以看见奖杯矗立在高高的底座上,铮亮的杯面反射着微弱的银光。

洛伦兹在原地顿了顿,腿上的肌肉绷紧又放松,前几天下了场雨,些微潮湿的气体在口鼻间流转。他略略放低身体,撒开退向奖杯冲去。

他听见身后传来另一人的脚步身,是哈利。虽然哈利比他高,腿也比他长,但论起短距离冲刺他未必会输,只是现在又不是到拼命的时候,为了接下来的战斗他还必须储存体力,当然哈利也一样,所以两人依旧保持着同等距离前进。当然屏幕上看来两个人手臂都甩的很厉害,似乎奔的很卖力。

一旁的树篱突然悉悉索索的摇晃,一个黑乎乎毛茸茸的东西正快速向洛伦兹移动。潜意识察觉到危险的少年利用余光瞥见蜘蛛,对它的体型、毒性和魔力快速评估,在蜘蛛就要撞上来的那刻他足尖一顿,利用冲力整个人扭转方向,正面暴露在八眼蜘蛛的螯下。

洛伦兹!哈利在心里惊呼,但他知道现在大喊只会让少年分神,所以他只是将魔杖对准蜘蛛准备发射咒语。

蜘蛛已抬起前腿利用重量整个压下,就在它以为自己的毒牙可以扎进少年的体内时,倏地一股强大的魔力波动从身下传来,将它整个掀翻,露出多毛柔软的腹部。

少年脚紧随其后招呼上那里,他将昏迷咒的魔力裹在脚上,借着方才的蓄力和旋转身体带来的速度他的脚在接触腹部的一瞬间就陷了进去。八眼蜘蛛痛的抽搐了一下,就一下,下一秒,它破碎的躯壳便直直砸到树篱上,或者准确的说是砸在躲在树篱后半隐半现的同类上。

\\如果你敢上前你可以试试。\\少年的魔杖直直指着树篱, \\它就会是你的榜样。我不说谎话。\\

洛伦兹就站在那里,魔力环绕着他的身体滋滋作响,隐约间还能看见淡明黄的闪光夹杂其中。很快搞清楚情况的哈利也将仗尖指向树篱,和少年站在同一阵线,黑发绿眼的少年虽然没有将魔力像洛伦兹一样外放,但魔杖中流窜的力量也不容小觑。

于是树篱在沉静了片刻后又出现了动静,一开始有些迟疑的,但后来却有些快速的离开——在洛伦兹又补了一道咒语在蜘蛛残骸上后。

蜘蛛离开了以后又回复了寂静,他们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将魔杖收了起来,看向底座上的奖杯。

良久,洛伦兹呢喃道:

“来了……”

“是啊,来了。”哈利说,声音听上去像是从喉咙里逼出来的。

沉默又一次蔓延,他们只是看着,好像那不是一座奖杯,而是一个黑洞,一个赌局,一个看不清摸不着谁也不知道是啥的未来。

十几次呼吸后,哈利开了口:

“走吧。”他又说了遍,坚定地,“走吧……走吧!一起!”他上前一步。

“一起。”洛伦兹也上前一步,现在他们又并列了。

两人最后对视一眼,目光里有希冀,有决绝,有紧张却惟独没有畏惧。当一个人明白自己没有退路时,他也就没有了顾虑。

当手放在奖杯上的那刻失重感如约降临,好像肚脐被猛地扯了一下,他们离开地面,在空间隧道中扭曲翻转。洛伦兹一直睁着眼,他要等,等他们的双脚重新落地的那一刻。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穿越之以女为贵,日本邻居的夫妇交换感谢-三生
下一篇:妈妈是我的女人,两个熟妇和我一起双飞-大明星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