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女配快穿 >

穿越之以女为贵,日本邻居的夫妇交换感谢-三生

发布时间:2020-04-08 09:19   来源:https://www.southlihan.cn   作者:土味情话_美文摘抄   人气:

穿越之以女为贵,日本邻居的夫妇交换感谢-三生

三生三世素锦天下

3.天宫日常

一十三天-太晨宫

相貌俊美,却冰冷如石的东华帝君端坐在主位,左边坐着粉衣妖娆、风流倜傥的老凤凰——折颜上神,折颜上神下首是一脸神秘微笑的司命星君,东华帝君的右侧则是扇着折扇的男子,天君的三儿子:三殿下——连宋。

“诸位可知那丫头如何了?”东华帝君启唇说道,脸部线条硬朗,白发光华如雪。

“百世情劫,也是苦了她了。”折颜上神抚抚衣袖的褶皱,叹息了一声。

“待我算算,”司命拿出了星盘,摆弄完后,疑惑地说:“奇怪!殿下的命格出现变数,第一百世竟未历情劫!”

司命又继续算,可还是琢磨不透,最终放弃了,这位的命格自己如何能琢磨透呢?这位不跟面前的一块石头、一只老凤凰一样么?司命暗暗翻了个白眼,就知道压榨自己,只好回去改改别人的命运,以泄心头之火,否则,憋久了,对身体不好,不好。

连宋又装模作样地摇着不知道拿了几百年的破扇子闪着,意味深长地说:“看来她要回来了。”

东华帝君打断连宋的话,说:“既然丫头要回来了,便做些准备吧!”

说完,便起身离开,留下折颜、连宋和司命在那里大眼瞪小眼。

折颜顾及上神风度,不跟这两只一起犯蠢,就回自己的十里桃林去了,然后,连宋也呼扇着折扇走了,就留司命一人在那里咬牙,又臭又硬的石头,装嫩不脸红的老凤凰,装贵公子为主业的三殿下。

唉,只有自己一个正常人!

司命叹了口气,感叹着自己在这样一群人中间还能保持正常,真是个人间奇迹!不行,回去一定要找受虐者!

抒发完人生感慨后,也飘飘然走了。

九重天-凌霄宝殿

听了仙官的禀报,天君若有所思,是啥事情让这四人齐聚一堂,还瞒着自己,真是想不通,看来谍报力量还是太薄弱。

摆摆手让仙官下去后,天君认真思考着:怎样才能让天族的谍报力量更加强大,思索了许久,也没有结果,天君叹了口气,人老了,果然脑子不够用了。

如此,就交给夜华君吧!

天君大手一挥,下了一道旨意。于是乎,我们复活归来的太子殿下因沉迷于和白浅上神的浓情蜜意,此刻正忙于处理繁重政务的太子殿下又有了一个新的任务——壮大天族谍报力量。

天君阁下已经得出了一个真理——有困难,找夜华君!

太子殿下坐在紫宸殿里批阅文书,看着拿着话本的白浅上神,温柔地说道:“浅浅,我们择个吉日成婚吧!”

白浅上神一愣,从话本中回过神来,思索后问道:“你择好吉日了?”

夜华君停下手中的笔,站起走到白浅上神面前,然后坐在她旁边,搂着纤腰,轻松地说:“无妨,找司命来算一算。”

“白辰!你去请司命星君过来。”对着在角落里默默读书的小阿离,太子殿下的脸色马上变了,冷酷无情,自己和浅浅这么高的智商,如何生出这么一个没眼色的儿子?都六百多岁了,还整天赖着浅浅!

拿自己的儿子当跑腿的,也真够可以的。

被嫌弃的小天孙殿下屁颠屁颠地跑去太晨宫请算命的司命星君过来。

小阿离几乎是一路狂奔,让仙娥和天兵还以为出了啥要紧事儿呢!

司命星君给跑得面赤耳红的小天孙殿下行了个礼,然后问小阿离要去洗梧宫干啥?

小阿离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话,差点没把司命雷死。

其实小阿离的原话是这样的:你找个良辰吉日,和娘亲成婚!

雷劈过后,司命星君才顿悟:你帮太子殿下找个良辰吉日,让他与白浅上神成婚。

司命星君的内心在哭泣,悲伤逆流成河,可还得老老实实地跟着小天孙殿下去给太子殿下和白浅上神算命,算出良辰吉日,让他们成婚。

司命星君的内心有些哀伤,这两个终于历经艰难,成双成对了,可殿下的元神还不知道在哪里游荡呢。

悲伤着,感叹着,就走到了紫宸殿,有了上次的经验,司命星君很快择出了几个佳期,供太子殿下和上神挑选。

白浅仔细思索着哪个日子更合适,却没见自家的太子殿下拉着司命星君到了殿外。

“司命星君,前些时候你和折颜上神、东华帝君和三叔齐聚太晨宫,所谓何事?”太子殿下一脸威严,摆出扑克脸。

“太子殿下,这件事不能告诉您。”司命收回平时的笑容,一脸严肃地说道,“您即使问那三位,也只会告诉您,此事与昭仁公主有关。”

想起了昭仁公主,夜华君陷入了沉思,连司命啥时候走的也未发觉。

那个女子,自己只当她是姐姐而已,毕竟陪伴了自己几万年,若论情谊,说有也有,说没也没,可就是这么一个女子,害自己和浅浅差点天人永隔,可复活后,听闻她的处罚,倒也觉得祖父也真得有点过了。

神霄玉府的雷霆万钧之刑,若不是为了浅浅,自己差点都熬不过,何况是养尊处优的昭仁公主?何况是人神皆惧的转生台罡气?

白浅见夜华迟迟不回,便走出了紫宸殿,一出来便看见夜华在庭院里,便走上前去,轻声呼唤:“夜华?”

夜华握着白浅的手,浅浅一笑,踟蹰了一会儿,问道:“浅浅,你?恨素…………昭仁公主吗?”

白浅一愣,然后了然一笑,说:“我并非心胸狭隘之人,她与我,不过是一双眼睛与蒙骗罢了,那双眼睛早已拿了回来,我与她的仇怨,早在她去守若水之滨的时候就结束了。”

夜华看着白浅的灿灿双眸,说:“司命的意思,她要回来了。”

白浅笑着,尽显青丘九尾狐一族的爱憎分明与宽容大度,道一声:“那又如何?”语气中满是随性恣意。

夜华恍然大悟,是自己过于担忧了,竟不如浅浅通透,经历了如此多,他们两人若真是再生嫌隙,也真是枉做神仙了。

白浅拉着夜华的玄色衣袖,以调笑的语气说:“夜华君,去看看你的良辰吉日吧?”

夜华将白浅打横抱在怀中,惹得白浅上神惊呼一声,然后太子殿下大跨步入殿,打出一道风,关闭了殿门。

小天孙缩在角落里,用双手捂着眼,长叹一声,唉!又是这一出。

太子殿下大手一挥,将帷幔垂下,然后冷冷出声,道:“白辰!还不出去?”

小天孙殿下灰溜溜地滚出了紫宸殿,走到了庆云殿,摇头晃脑道:“白日宣-淫,成何体统?”

太子殿下压在白浅上神的身上,伏在白浅粉红白嫩的耳边吹气,敛声说:“浅浅,我们再给白辰生个妹妹吧!男孩子太不乖了!生个女儿,跟你一样美。”

白浅正要说话,却被太子殿下的薄唇堵在嘴里,最后也忘了说。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和空姐嗯啊爱爱,硕大埋进甬道不停律动-反派
下一篇:宝贝好紧湿淋淋,看完湿得最历害的小说-看不见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