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女配快穿 >

妈妈和我偷着干,日本妈妈下面图片-HP同人消极怠工的哈利波特

发布时间:2020-05-28 14:19   来源:https://www.southlihan.cn   作者:土味情话_美文摘抄   人气:

妈妈和我偷着干,日本妈妈下面图片-HP同人消极怠工的哈利波特

《十六》消极怠工正式开始

几经反抗发现无效后我很没用的投降了。毕竟也不是没有见过裸体,而穿成哈利之后更是对性别之间的区别坦然到麻木了。之所以会感到不适应,主要还是因为教授的身份问题。就像一位你很欣赏的偶像突然在你面前扒光了的那种幻想和现实的反差,让人无措。

而之后恢复平静的氛围,让我再次升起刚到霍格沃茨时的那种虚幻不真实的恍惚。眼前这个一脸平静的用他修长的双手在我身上制造出丰富泡沫的男人真的是书中那个别扭、阴沉、刻薄有着悲剧色彩的人物吗?

观看与真实的参与、切身的生活在其中,果然是有着巨大的差别的......

经过昨天的惊吓,我突然回神。我啥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多顾虑了?从啥时候开始,我思考问题总是要顾虑到邓布利多的算计,考虑到对原有剧情的影响和将会带来的影响。日子越来越过的缩手缩脚、自我压抑,勉强自己去配合那些向来厌烦不已的规矩。虽然开始融入这个世界不是啥不好的事情。我终究还是凡人,不可能单靠自己一个人过活。但是,我本就是一个自私的人对担起拯救魔法世界的大任不感兴趣,讨厌束缚为了自我和自由我可以放弃所有。

其实对我而言学业啥的都没啥太重要的意义,以我现在的能力和经济基础我完全已经可以独自生存。已经摆脱了之前的生活困境,我不再是一个没有经济来源为生活所困的孩子。而关于人际关系,虽然可惜但也不是完全割舍不下的在意。对于感情我向来是随缘而且坚持宁缺毋滥的,如果不能对我理解和包容的人我不愿意在他身上花心思。

我一直都秉持着无欲则刚的信条,我不会去强求啥,同样的也不要在我身上强求啥。在这个世界自认还没有出现真正让我在意的人事物的时候,我就是一个可以无视所有人为制定的所谓的潜规则的自由的存在。毕竟连生死都对我没有约束力,无论如何紧张的人又不是我不是吗?

是啥时候开始,不自觉的将自己束缚在了哈利·波特这个身份里面了?自嘲的笑了起来,对魔法世界的好奇使我沉溺在这奇幻的氛围里差点就迷失了自我。

看着在天空自在翱翔的米露可,我自觉心境豁然开朗。既然本来就是个自私任性的家伙,我又何苦这样的压抑自己。未来谁也说不定,能够把握的就只有现在而已,及时行乐才是王道。

就算会引起邓布利多猜疑又如何,他会有怎样的想法和动作有如我何干?我就是我,我不是汤姆和原著的哈利,我不渴求他的信任和关怀。所以他的举动对我不构成需要在意条件,如果他出手阻拦,那也是到时候才要面对的问题。

虽然对斯内普教授和罗恩赫敏他们有些抱歉,但是与我扯上关系同样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因为我的任性而给他们带来麻烦的话,我除了抱歉也没啥好说的。毕竟人都是自私的,他们对于我的重要性还没有达到让我做出放弃原则的程度。

就是在原来的世界,也只有我的亲人才享有这项权利。而我的朋友们都是了解我,不会做出无理要求的家伙。都是半斤八两、同等任性的人,会做的只有建议甚至进一步的纵容。

一想通,顿时觉得整个世界都鲜活起来。在摆脱了身上无谓的束缚之后,终于感觉找回了真正的自己。犹如化身为无形的风,可以无所牵绊的在世间遨游。用一点点的寂寞为代价,换取到可以无拘无束的游览体味这个神奇而无限广阔的世界的权利,是我从不后悔的选择。

正好今日是星期天,我立刻从湖边的草地上跳起来,向万应室进发。

第一站,霍格莫德。我要为自己庆祝一下。用了一个早上的时间我终于调制出了增龄药水(以前就有制作的打算,所以已经在万应室存放好了材料。为让高年级的学生练习高级魔药的制作,学校是有着专门的魔药材料室的,只是规定只能高年级的学生才能进入拿取。这对于我来说完全不是问题。)我努力发挥南方人“只要是吃不死人的东西都是能吃的”的格言,成功的克服了对魔药材料的反感,喝下让我增长到十八岁的剂量。

我终究还是一个懒人,自找麻烦这种事能避免就避免吧。

看着镜子里十八岁的自己,我满意的微笑。适中的身高,稍微显得有些单薄的纤细身形,大概是因为我的穿越而偏向中性的气质和变得略带柔和的脸型,过肩的微卷长发用深红色的发带简单的绑着。额头的伤痕用黑底上以银线绣着古老图腾的额带遮掩起来,一个带着痞痞笑容的帅哥就这样出来了。

打开活点地图,我避开众人通过驼背女巫后面的密道来到了蜂蜜公爵的地窖,披上隐形斗篷溜出地窖,在不引人察觉的情况下混进来买东西的学生群中,顺便采购足够的零食。在暑假未成年人不能使用魔法,但是不表示我不能用某些有着恶趣味效果的小零食整治达力。再去了一趟霍格莫德的魔药药房,不能用魔法但还可以用准备好的魔药进行我的离家计划不是吗?到学校的材料室偷拿的魔药材料终究还是不够的。

采购完毕,我窝在三把扫帚一个靠窗的角落,点上一根烟,翘着脚品味着味道不错的蜂蜜酒。嗯,人生果然还是要率性而活才最有味道。

而酒吧这种地方不愧是散播和收集信息的地方。虽然是考试前夕,出来放松身心的学生还是不少。

果然,昨天的骚动又成为了为学业所迫的可怜学子们用来解压的谈资。自然得到人们最多关注的还是我们阴沉刻薄的魔药教授,绝大多数的人都认为以教授的形象与这样的一只宠物放在一起让他们感到不适。而做出不同评价的应该就是拉文克劳的小鹰们了,因为带着学术性口吻的说话声里还伴随着沙沙的羽毛笔在羊皮纸上的划过所带出的写字声。

不愧是见识广博的小鹰们,他们觉得这样的组合有着不错的艺术反差效果,或许会是一个良好的互补配对。值得在有关“对宠物的挑选”方面作为一个案例进行研究......

我无语了,是该说斯内普教授刻薄阴沉的形象塑造得足够深入人心的成功吗?

而这之后恢复边缘习性的日子我可说是过的相当的充实而惬意。冥想和魔法的练习事关我幸福生活的质量问题,再加上之前对自然元素魔法研究的兴趣所在是不可以中断的。而为了在即将到来的暑假不必困在德斯礼家无所事事,我必须进行相当准备(虽然宅在家里看书也是我的爱好之一,但是到了英国三年了都没能好好的到处逛逛实在是有违我的及时行乐的原则)。

而高级魔药的制作是相当花费时间和精力的。增龄剂、变身药剂、提神剂、迷乱药水、遗忘药水、安眠药水和以防万一的补血剂、解毒剂等。因为不知道在特定地点之外使用无杖魔法会不会被检测到——虽然根据以前在书中所知道的内容推测有可能可行,但终究还是有备无患的好。

我快乐的进行着我懒人收花式的准备工作,再次恢复到除了吃饭睡觉和上课之外的时间都消失于人前的生活。

而在霍格莫得的魔药药房采购材料时,我还得到了邮购一些较为稀少的魔药材料的方法。

天气渐渐的变得炎热的现在,一小团的鳃囊草可以让我在湖里畅快的潜游一段时间。学校湖里的人鱼们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内陆湖里呆的太久而退化得一副狰狞的样子,但其实脾气还是比较温和的。起码对于我不时的骚扰没有进行攻击(当然我也会小心的避开他们不容侵犯的聚集地),而且他们的歌声的确很好听,太阳当空的时候,静静的躺在清凉的水底聆听着人鱼们优美的带着微微的盅惑歌声实在是莫大的享受。

这场景又让我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一部漫画里那个为了画出无人见过的梦幻颜色而将自己沉入湖底的男孩。人的执念啊,实在是一种强大的存在。

在这样的执念面前,是非黑白都没有啥意义了。所以我一直就觉得邓布利多其实和伏地魔没有太大的分别。他们的区别就像是人们自大的以对自己有利与否来界定的益虫和害虫一样。如此想来,就会觉得为如此自私自利的人们去牺牲自己实在是一件挺蠢的事情。何况我事实上并不享受来自他们的感激,或是他们给与的名声所带来的虚荣感。

而在这个世界还没有出现我真正在乎的人或物之前,我是完全没有那个牺牲精神的。诞生和消逝本来就是这个世界最为公平的存在和体现。

而我大概也是属于那种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的人,所以到是多少的可以体会他们这些人的想法。只是大家各自所制定的原则不同,所以也必定的会出现“道不同不相为谋”的状况。

鳃囊草的效力将过,我对附近的人鱼和巨型乌贼打了个招呼,就向禁林边的湖岸游去。用了一个元素魔法(我最近对这种魔法十分的感兴趣,因为它真的相当的好用,而且不会耗费啥魔力,只是要学会掌控它真的相当的难。不知道这种魔法会不会被魔法部探测到。)连干燥咒不能弄干的头发都一下子清爽起来。披上之前放在岸边的夏季斗篷,我潜进禁林准备绕道回城堡。我还有一些新布置下来的论文作业还没完成,毕竟自己现在还是学生该做的还是要好好做的。

这里是我发现的不会有人过来的秘密游泳地点,到达这里必须经过禁林的边缘,没人会去冒险过来这里。

而不久之后我就无奈的发现,人真的是不能太铁齿。

在回城堡的路上禁林的边缘行走时我发现,这片危险的魔法森林中居然长着为数众多的普通的食用蘑菇。一顿蘑菇大餐在我的脑子里浮现,兴致一下子就高涨起来。哼着“采蘑菇的小姑娘”,我一边挑挑拣拣的采摘着,一边搜寻有没有可以顺便收集的魔药材料慢慢的向深处走去。

突然一股对危险的警戒感袭来,我将装着蘑菇等的乱七八糟东西的斗篷放到地上。手上已经熟练地握着我的魔杖,施了一个加强视力的无声咒。(这个咒语我已经可以作到无杖放出了,毕竟魁地奇比赛时是不能拿魔杖的,而它在那时相当的好用。)从树木的缝隙可以看到往森林深处去的方向一缕银白一闪而过,一阵子之后传来隐约的悲鸣声。

不好的预感自心底升起。梅林啊,我不是这么倒霉吧?我还以为我已经顺利的避过了这一情节了的。

灵光一闪,我赶紧包起斗篷飞身上树。一个无声的静音咒之后再加一个混淆咒,我躲在茂密的树叶里看着下面那个黑色的身影在感应到魔法波动后四处查看。这人啊,总是看着地就忘了天,知道看天的就不记得脚下的路。

奇洛啥时候变得这么大胆了?现在可是大白天的啊,人家犯案不是都挑月黑风高的晚上的吗?虽然禁林里的白天也明亮不到哪里去。看来当真是狗急跳墙了。不过想想也是,再过两天就要考试了,现在已经进入停课的自由复习期所以才有时间出来犯案吧。话说回来,那负责监视他的斯内普教授呢?

正挂在树丫上暗自腹诽着,感觉到不远处有东西靠近。回头一看,是一条两指粗的蛇,橄榄绿灰的颜色大概六、七十厘米的长度。蝰蛇,北欧地区仅有的毒蛇。

呃,自己找不到人,就发动这些可以沟通的小动物们吗?伏地魔也不笨嘛。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没有再多做停留。对自己施了一个还不太熟练幻身咒,小心的由森林上空开溜。没办法,因为有隐形衣的存在我就偷懒的没有去多练习这一类的咒语。而刚巧今日因为是去游泳,所以除了地图和魔杖,空间袋和隐形斗篷都嫌麻烦而没有带在身上。

看来自己真的是所谓的灾星体质,好在自己因为各种乱七八糟的原因而超前的学习魔咒。打不过还是躲得起的,毕竟才一年时间我也没有多空闲去练习。所以我熟练的都是一些常用的、普助生活型的魔法,说起对战我绝对是任人鱼肉型的。

起码在对抗意识上,我与别人差的就不是一点两点的距离。对于战争,我的第一反应绝对是远离,遇上了无意外的话首先思考的就是落跑。

所以现在,我自然的遵从了自己的本能的反应,在面对具有危险性的对象时华丽丽的落跑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我的性群交小说,穿越之肉香满满-嫣然人生
下一篇:爸爸肏女儿,女朋友夹的特别疼-快穿之异世界直播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