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女配快穿 >

沃源集团王吉财前妻,总裁大人放肆爱吸蓓蕾-保镖之水晶棺

发布时间:2020-05-28 13:37   来源:https://www.southlihan.cn   作者:土味情话_美文摘抄   人气:

沃源集团王吉财前妻,总裁大人放肆爱吸蓓蕾-保镖之水晶棺

此言一出,几人俱是心中一凛,铁衣一口白粥含在嘴里,险些呛住,采玉忙将绢帕递给铁衣。

商六追问道:“那柳无暇,可是与西湖美景共称杭州之秀的柳无暇?”

采玉不语,只是微微点头。

郭旭面有不忍:“说到柳无暇,我去岁保镖去杭州时,倒与她有一面之缘,柳家是杭州大户,亦是武林中人。柳无暇之父柳尚还曾尽地主之谊,为镖局摆酒接风。柳姑娘姿容脱俗,艳冠苏杭,想不到……”

“可不就是,”商六叹气道,“我也记着柳家与长风镖局有旧,还想着千万不要是这位柳姑娘,没想到……”

“这事也就是半月前发生的,镖局的兄弟才从入京的趟子手口中得知。柳无暇遇害之后,赵冯志和柳尚柳老爷子伤痛难抑,发誓哪怕倾家荡产也要找到段绫罗为柳无暇报仇。谁知那段绫罗忽如销声匿迹一般再无消息,直到……”

“直到江湖中传出风声,直指长风镖局接了绫罗美人镖?”郭旭看向采玉。

“正是,”采玉点头,“而关于这趟镖,更有棘手之处。传言称段绫罗抢夺了那么多武功载谱,是为了去废园少主处换取水晶棺材。”

程铁衣性子最急:“采玉,你莫打谜面了,这水晶棺材又是何物?”

“哥,我对这水晶棺材知之甚少,只自传闻中听过几次。听闻这水晶棺取自极北苦寒之地,练武之人若得此棺臂助,修练内功一日可当常人十日。更有甚者,传说水晶棺可以生死人、肉白骨。”

商六骇然:“生死人,肉白骨?这,这如何可能?”

“所以我才说这只是江湖传闻,生死人肉白骨不大可信,而且一直以来都只是传闻,从未听说有人真正见过这水晶棺……郭旭,这是题外话。我叫你们来,是想同你们商量,拒接这趟绫罗美人镖。”

程铁衣点头,但旋即皱起眉头:“这趟镖如此棘手,能不接自然最好,但长风镖局的朱丹红印已盖,而且收了镖金……”

“哥,你的顾虑我都已想过。但长风镖局保镖,一向有自己的原则,段绫罗在镖书上弄虚作假,是为不信不义;以如此残忍的手段杀害柳无暇,是为天理不容。郭旭,长风镖局素来有四不保之说,血腥赃物不保、奸盗匪类不保。如今段绫罗频频犯讳,如何能保?况且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趟镖凶险异常,实在不值得长风镖局以身犯险。”

“采玉说的没错,”郭旭点头,“段绫罗弄虚作假在先,长风镖局也无谓跟她讲江湖道义,届时段绫罗上门,我出面回了此镖便是。”

程采玉微笑阖首,程铁衣和商六虽觉得仍有不尽意之处,但思来想去,也唯有如此了。

F

Y

一日无话,晚饭时分下起雨来,暮秋天气,一经雨意便觉分外寒冷,采玉吩咐下人将郭旭和铁衣去岁的厚暖外袍都找出来,亦寻思着再给两人添几套新衣。

夜间雨声淅沥,第二日仍不见住。晨起门房出来支户,打开大门,便见门前空地上跪了一个年轻女子,浑身上下均已湿透。

那女子身后停着一顶双人小轿,两个轿夫正缩在檐下避雨,见门房出来,那两人如释重负:“还请知会一声少局主,我们车马行已把人送到,只待少局主接了人,我们便好回返。”

那门房不敢怠慢,忙打发小厮去当家的,俄顷郭旭并铁衣采玉等人出来,见那女子跪于中庭,俱都不明所以,采玉见那女子跪在女中,忙撑了伞过去,携住那女子手道:“此处雨大,姑娘何不进屋说话?”

那女子闻言,略略抬起头来,程采玉只觉得眼前一亮,脑海中蓦地闪过古人形容美女的话“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只觉得古人所话,也不能形此女之十一。

郭旭程铁衣乍见如此绝色,也不由一怔,尚未言语,那女子已开口问道:“不知哪位是郭少局主?”

话一出口,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郭旭身上,郭旭上前一步,向那女子略一拱手:“在下便是。”

那女子仰面看着郭旭,容色甚戚,我见犹怜,俄顷双目盈泪,珠泪滚落于白玉双颊之上,朝着郭旭拜倒,以首叩地,哽咽道:“段绫罗恳请郭大少援手,救我一家老小性命!”

这一下四座皆惊,程铁衣惊道:“段绫罗?你就是绫罗美人段氏?”

郭旭也有些惊讶,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啥,还是采玉最先反应过来,扶起段绫罗道:“段姑娘,有话屋里说。”

F

Y

一干人回到厅中,采玉先带着段绫罗回房更换湿衣,程铁衣在厅中走来走去,如此反复几回,终于按捺不住,朝郭旭道:“郭旭,她已找上门来,你预备如何应付?”

郭旭以手捋发:“铁衣,我们之前不是商量好了么?你缘何这般沉不住气?”

“我沉不住气?”程铁衣瞪大眼睛,“我是怕你看她可怜,又起了甚么怜香惜玉之心……”

“铁衣,”不待程铁衣说完,郭旭便制止他,“在你眼里,我是如此不顾大局之人么?”

“我……”程铁衣一时结舌,顿了一顿才道,“罢了,是我多心,等她出来再说吧。”

未几,采玉携段绫罗来到厅中,段绫罗换上采玉平日里的紫色襦裙,更显风姿楚楚委婉动人,如何看都不像杀人越货的凶嫌。

不待郭旭开口,段绫罗已经上前,朝着郭旭盈盈拜倒,郭旭伸手欲扶,段绫罗摇头道:“小女子所求之事,实属强人所难,郭大少就让小女子跪言吧。”

郭旭为难之至,正想递眼色让采玉解围,段绫罗已经开始讲述事情的由来,郭旭等不听则已,一听更是心惊,不知该作何决断。

原来这段绫罗并非武林中人,而是辞官返乡的中丞令段万里的女儿,自小饱读诗书,深谙庭训。中丞令十五年前得罪权臣,一怒之下辞归故里南昌清水县。这一趟举家入京探访故旧,未料中途遭人劫持,举家被押于黑牢之中。

直到数日之前,段绫罗被告知:自己将会被送至长风镖局,由镖局护送至南昌。而段绫罗的家人仍被羁押,需待段绫罗安全到达南昌之后,方可得释。如若长风镖局不愿保这趟镖或者失镖,段绫罗一家顿成刀下之鬼。

段绫罗将因果细细述来,厅中诸人俱都听的呆了,只剩段绫罗独自垂泪,采玉心中喟然,忙扶段绫罗起身落座。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性感疯狂做爱,和几个老头一起浪-综白泽的旅行
下一篇:口述我和同学老婆玩4p,大炕上的轮乱小说-hp同人-旁观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