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女配快穿 >

性感疯狂做爱,和几个老头一起浪-综白泽的旅行

发布时间:2020-05-28 13:37   来源:https://www.southlihan.cn   作者:土味情话_美文摘抄   人气:

性感疯狂做爱,和几个老头一起浪-综白泽的旅行

“三日月桑!”

叫着他名字的刀是今剑,蹦蹦跳跳的小天狗穿着高高的木屐,顶着头上大大的包裹,完美的绕过了三日月朝他伸出来的手。

“白泽桑白泽桑!岩融呢?”

正准备去厨房的白泽停下脚,应了一声:

“啊,在房间里睡觉着,次郎还有山伏陪着他呢。”

“那我去看看!白泽桑这个给你!”

小天狗把头上的包裹往白泽手里一塞,整个人滑着从白泽的胳膊底下窜出去啦,就把白泽一个丢到原地,愣愣的捧着手里的东西不知所措。

“今剑真是的,路上也都念叨着岩融,明明都回来了,啊白泽桑,这是给你带的伴手礼。”

穿着可爱的裙子的乱藤四郎用手指绕着脸颊上的发丝,对着跑远了的小天狗露出了点苦恼的表情,然后又对白泽笑,

“伴手礼?”

白泽把伴手礼外面的包裹布扯掉,在他眼前的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坛子,坛子口封着泥块,坛身上还贴着张红纸。

“听卖东西的人说是中国来的,白泽桑不是很喜欢喝这个吗?所以我们看到的时候就买下来了!”

红纸上写着酒的字样,没开封白泽都能感觉到自己闻到了那股酒味,肚子里的酒虫子跟欢呼似的扭来扭去,差点就让白泽直接席地而坐开坛往嘴里面灌了,他看了一眼乱酱,这孩子看他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得意,明摆着是想让白泽摸摸他脑袋说上声夸奖的话。

白泽眨了眨眼,弯了起来,笑:

“不错啊,我很喜欢~今日我们吃火锅哦~”

“真的?!”

“当然是真的,火锅汤都快熬好了,我正准备去弄最后的....”

“酒!!”

家养的次郎太刀出现了!!

小个子的,比鹤丸还小的小团子的次郎太刀跑两步就被长长的衣服下摆给绊倒,然后又跟没事人一样爬起来继续跑,他的眼神始终没有偏离,盯着白泽如同盯着他的信仰一样,让白泽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就这么被他抱住了腿。

“没有酒喝,人家会死的啊~白泽桑。”

“不行你现在太小了!会酒精中毒的!”

“只有一点点又不会有事!”

“说不行就不行!”

这边的次郎往白泽身上手脚并用的攀着朝白泽手里头的酒前进,白泽则举高了手里头的酒让爬在他脑袋上的次郎伸着手也够不着,乱酱在一旁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帮忙,那边的三日月看着这边热热闹闹的样子,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老爷爷似的欣慰的笑容。

有人拉住了他的袖子。

“大将。”

“药研啊,如何了?”

老爷爷弯下腰,还没放下的山姥切窝在他怀里感觉糟糕极了,没有布围着,被好多人看着,真糟糕啊他明明就是把仿品。

“这是给大将带的伴手礼,大家也有的。”

“哦哦,也有我的份吗?甚好甚好,多谢药研,是啥呢?可以帮我拆一下吗?”

发觉自己现在没有手腾出来的三日月果断的求助了在他面前的药研,药研可不会拒绝大将的话,他一边拆,一边说:

“是茶和菓子,菓子买了很多,大家都有份,大将现在要吃,还是等吃完饭后当甜点?”

“嗯,是个很难确定的问题呢,啊留作甜点如何样?吃饭前吃了太多甜食白泽又会生气的,哈哈哈哈,上次的药可真苦。”

吃饭的时候白泽端出来的火锅赢得了满堂喝彩,火锅分了几锅,但桌子却只有一个,大家都围在桌子边上,鹤丸在吃饭的时候表现的最为兴奋,从光忠一直拽着他防止他爬上桌子上就能看出来,次郎倒是闷闷不乐的吃不下东西,直到白泽叹着气给他开了瓶果啤。

今剑试图往小小的岩融嘴里塞辣锅里烫过的肉片,白泽瞟了一眼吓的手上的果啤都撒了出来,他慌张啪的把酒瓶往桌子上一放,喊着婴儿不能吃那些东西的跑了过去,被丢下的次郎看着从瓶子上流下来的酒差点没馋到直接舔,还是坐在他旁边的太郎往他额头上拍了一下,才委委屈屈的把酒倒到杯子里。

给岩融的嘴里塞了个奶瓶子,白泽才把岩融又塞回今剑的怀里,不过他还没停歇下来,那边的蜂须贺虎彻和长曾弥虎彻正在用筷子在火锅里比试,坐在他们俩中间的浦岛虎彻美滋滋的吃着饭一点也没察觉到的样子。

把所有事都推给白泽的审神者三日月可悠闲啦,他身边的刀帮着他夹菜,知道他不大能吃辣都夹的三鲜,一口菜一口饭,再捞个菓子可不美哉,被人照顾的老爷爷觉得这日子可真好,好到饭吃完了,一天都过去了,天色也暗了,大家都要睡了的时候,他一个人溜出来喝着茶看月亮也觉得美的不行。

“肩膀好酸。”

“哟,白泽,辛苦了。”

“被你这么说可真不甘心。”

白泽敲着肩膀走了过来,他在三日月身旁一屁股坐下,夜里的风吹过来让他打了个哆嗦,身子骨都感觉轻了不少。

“你在这儿坐感冒了我可不客气啊。”

“哈哈哈哈,真过分啊白泽,药不能甜一点吗?”

“良药苦口利于病。”

“好吧好吧,”三日月喝了口手里的茶,说:

“那,白泽桑~为了避免感冒,可以请你帮我下吗?”

白泽扭过头看着三日月那张在月光里显得风华绝代的那张脸,那颗一直开着的万叶樱把它的花瓣混着风送过来,把三日月的发丝吹了起来。

他克制不住自己的翻了个白眼,拿出一坛子酒,变成一只有着长长的白毛的神兽,从三日月的背后绕过去,用暖呼呼的尾巴盖住了一个得寸进尺的三日月。

“哈哈哈哈,真好啊,白泽桑的毛果然不管摸几次都好软。”

“我现在开始后悔救你的决定了。”

“哈哈哈哈。”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看着老婆被黑人干,在厨房干朋友的妻子-丧尸追击
下一篇:沃源集团王吉财前妻,总裁大人放肆爱吸蓓蕾-保镖之水晶棺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