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女配快穿 >

我让爸爸日了,无视她的疯狂拒绝 又粗又大多人-今日的他依旧很傲娇

发布时间:2020-05-23 09:05   来源:https://www.southlihan.cn   作者:土味情话_美文摘抄   人气:

我让爸爸日了,无视她的疯狂拒绝 又粗又大多人-今日的他依旧很傲娇

过年的时候凌濑白在绿间夫人的盛情邀请下又上了一次门。而她在这次终于得以见到了绿间先生真人。

如果说绿间真太郎当初一眼就认出了凌濑雅是因为遗传基因的强大的话,那现在凌濑白也有同样的感慨。

正在鞠躬的凌濑白在心里撒了把花。

她家小真一定会帅到老的!

之前有听绿间真太郎说过他的父亲是一名教授,这也就不难解释眼前看起来沉稳内敛的男人身上那种能激起学生一层寒毛的气质是打哪来的了。

不过凌濑白没觉得有啥。

她从来没对老师产生过畏惧心理。

相反她在绿间先生严肃的眼神中还能分出心思在绿间真太郎身上找两父子的相似点,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比起外在,绿间真太郎把他父亲那种斯文儒雅中透着生人勿近的气质继承得更彻底。

那种学院派的作风估计也是从小在父亲身边耳濡目染来的。

不过换个角度想,她家小真在那层皮下面是个龟毛任性还容易炸的傲娇,绿间先生……

“小白快进来呀!”

凌濑白笑容满分地任绿间夫人从客厅中冲出来把她拉进去。

能和性格那么活泼的绿间夫人结为夫妻,想来绿间先生应该也并不如外表看起来那么冷硬啊。

事实证明了她看人还是很准的。

绿间先生话不多,但明显是这个家里真正在做事的那个。当一家人围着客人热热闹闹地聊天的时候,只有他记得先给客人送上一杯热气腾腾的茶,然后把收到的上门礼物归置好。

虽然全程严肃脸。

而且他竟然亲自下厨!

味道还很不错!

看着开放的厨房里动作流畅利落的男主人,凌濑白瞥了瞥身边的绿间真太郎,无声咂了下舌:

啧啧……

某人不顾大过年的直接给她来了一发“死の凝视”。

不过这半点没威胁到凌濑白,她抛下自己的小男朋友,大大方方地跑到厨房问绿间先生需不需要打下手,而绿间慢了一步没拦住,脸上的表情肉眼可见地抽了两下。

他爹默然看了他一眼,冲红发的小姑娘点了下头。

真太郎还是太年轻,沉不住气啊。

绿间先生表示才没有看绿间的臭脸看得很开心。

不过他本人对儿子带回来的这个小姑娘感官很不错,之前跟他面对面毫不胆怯的样子让一直以来都被学生们敬畏有余亲近不足的绿间先生很满意。现在再看,做饭的手艺也绝对在平均值之上。

还有那个爽朗大方的性格。

稳重的绿间先生默默洗虾,嘴角微不可见地上扬了一下:真太郎的眼光果然是随我。

后来绿间送凌濑白回来,一进门就看到绿发的高大男人抱臂站在玄关等他。

顶着颇为相似但具有不同韵味英俊面庞的两人对视了片刻。

“真太郎,眼光不错。”

“哼,那当然。”

用一模一样的姿势推了下眼镜,两人眼中均略过一丝满意的色彩。

绿间先生:跟我夫人很像。

绿间:跟我妈完全不一样。

———————————————————

收假后的第一个月末是黑子哲也的生日,桃井专门组织了帝光时期的队员一起打街篮。

当时这想法一提出来,比起为好基友庆生,青峰大辉直接抓着他青梅就让人一定带上上次大杀四方的濑尾结月。

上次被哼哼哈兮的那顿他半点没忘,一直惦记着让紫原和赤司也尝试一遍,圆满一下人生。

然而不打巧,濑尾结月的外婆过生日,全家都赶回老家去了。

计划落空。

接到电话的濑尾倒是大呼可惜,恨不得马上从北海道跑回来,但是她哥及时阻止了这不靠谱的决定,于是她最后也只能叮嘱桃井下次一定再约。

听到这,一直在旁边偷听电话的青峰和黄濑脸上的表情又是遗憾又是莫名松了口气。

这两个傻帽刚刚才想起,哪怕成功忽悠赤司和紫原愿意3on3了,他俩还得要一个上去凑数呢——桃井老早就说绝对不参合,黑子想来也知道不会傻乎乎地去站濑尾对立面,绿间……他丫的有女朋友护着吃软饭!

到头来还不是得让他们再送死一回!

“小青峰……那……”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反正以后肯定还有练习赛,到时候再把濑尾拽上……”

“小青峰你居然聪明了一回!!”

“Mo!!你们把结月当啥呀!!”

……

他们打球那天凌濑白没跟着去,但是后来听高尾说,最后大伙一起聚到了火神家去给黑子哲也庆生。

场面很是热闹。

凌濑白用手肘顶了顶身边站的笔直的人的腰:“你一句都没跟我提吔。”

对方面不改色,眼睛都没眨一下:“没啥好说的。”

去火神家吃了饭有啥好回忆的!

凌濑白一看他这样子就知道老毛病又犯了,鹦鹉学舌一样扁着声音调侃了两句:“傲娇。傲娇。”

“我不是!”

绿间立刻坚决否认,然后见她一脸“好吧好吧你好看你说啥都对”的敷衍表情,咬着牙把她的脸左右扯了个对称。

不要问他为啥能猜准这个人想的啥鬼。

他也不想知道!

凌濑白好脾气地任他撒气,心想我果然是个体贴的好女朋友,反正捏着也不痛。

被扯了两下后她自己把自己的脸从他手下挪了出来,手一挥把人推到了一边:“行了行了,别耽误我买东西,格兰格还在家饿着肚子呢。”

两人现在正在逛超市。

说起来凌濑白原本都没打算带这家伙来,是他自己硬跟出了门。本来嘛要是她自己来,绝对是把要买的东西拿了就结账干净利落的那种,但是带上个神叨的龟毛就不一样了……

调料区。

“今日天蝎座要小心紫色的东西,把那瓶子放下。”

“……小真这是盐啊,做饭不放盐放糖吗?”

“啧,那今晚在外面打包吧。”

“……”

零食区。

“等等,薯片买太多了。”

一只手刷刷刷把推车里的全都往回放,只留一包孤零零地躺在车里。

“这种没营养的食品最多吃这些就行了。”

凌濑白简直难以置信:“要啥营养零食就是为了吃个爽!”

她男朋友一本正经:“你以为自己还是三岁小孩吗?”

“你以前从来不管我这些的啊?”

“因为我没碰上。”

“那你现在当没碰上。”

“白,别胡闹。”

“……”

生鲜区。

凌濑白静默了良久,最终还是开口:

“……你还有啥想说的,先说完。”

绿间看了看周围的真·死鱼眼。

“……没有。”

他总有种被一堆紫原盯着的感觉,还是让白快点买完离开这区的好。

最后,凌濑白好不容易在絮絮叨叨的挑剔中完成了自己的购买任务,看到收银台的时候脸上写满了解脱。

身边的人很自觉,刷卡签单动作干脆洒脱,然后主动拎起全部物件。

周边不少女性投来了羡慕的目光,凌濑白全程不为所动。

唉,都是一群被外在欺骗的单纯人。

凌濑·颜狗·白怜悯地想,然后跟上绿间的步伐。

结果走出去没多远,对方默默回头看了她一眼。

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

“行行行……”

凌濑白连连点头,然后上前勾住特意空出来的手臂。

这下满意了吧。

后来绿间直接把她拖去了餐厅。

说实在的就算没有盐在手也难不了凌濑白,但是绿间固执起来拦也拦不住,最终她也只能有些无奈地接过了那分量明显超标的外卖盒。

绿间去结账,百无聊赖的凌濑白东张西望无果后,又把目光移到了他身上。

摩挲着下巴,这个人不声不响地琢磨了起来。

回家路上。

“小真,你头发是不是有点长了啊?”

绿间微怔,抬手捏了一小撮额前的碎发。

“好像是有点。”

她不说他都没注意到,刘海的确是已经长了很多,快要扫到眼睛了。

“没关系,就……”

绿间话才说了一半,手臂就突然被一把抓住。

抓着他的人眼睛亮晶晶的:“我给你剪头发吧!”

……其实他想说干脆留着算了。

———————————————————

凌濑白迈着轻快的步伐把绿间领到房间,然后开始翻箱倒柜地找剪刀。

绿间进门第一眼就看到床头那绿油油的一团。

额角的青筋跳了两下,他碾着牙:“那东西……”

凌濑白抽空抬了下头,了然后干笑了两声,“呵呵……那啥,成品出来后太好了,我就多订了一个。”

她都没敢回头,继续用翻找剪刀来掩饰自己的心虚,“挺好的啊……那么可爱。”

夸奖没用,后边的冷气都快把她冻上了。

“……我晚上都抱着睡觉呢。”

某些字眼一下戳中了绿间,让他本来冷厉的表情扭曲了一瞬,有种类似牙疼的既视感。这之后就是脸红。

那个血脉喷张的晚上走马观花一样从脑海中一幕幕略过,这让自诩正常男性的绿间忍不住有点心猿意马。

他觉得自己有时候真挺不争气的,第一时间的时候淡定的不行,过了好几拍正常的羞涩反应又还要跑出来。

所以他现在拼命绷着脸,不想让那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看出点啥。

凌濑白倒没多想,只感觉后面的压力没了心中松口气,然后又摸到了剪刀,心情一下好的飞起来。

“来来来快坐下!”

她迫不及待地把绿间扯到床边,等人坐下后自己往他面前一站,就着身高差开始专心致志地打量起手下的脑袋来。

绿间被那灼灼的目光盯得后颈有些凉。

“……你真的没问题吗?”

“放心放心!只是修个刘海!”

尽管对方自信满满,但是她应得越快他越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等凌濑白拿着把蓝色的剪刀对着他的头兴奋地比划了几下后,绿间心中的这股不安上升到了极点。

然后他试探地问了一句:“……你有过经验?”

凌濑白闻言一顿,停下来思考了会儿。

“……给格兰格剪过毛?”

前面的人把头后仰远离了她的手,面色漆黑。

“哇我错了我错了!我刘海都是自己修的!你看!”

凌濑白赶紧给人拽回来。

绿间看了看她的头发,没说啥,但是脸色稍霁,勉强把脑袋挪回了原来的位置。

只是眼神还是将信将疑。

深知他吃软不吃硬的凌濑白连忙搂着他的脖子软言撒娇:“我以人品起誓手艺不会差的!你相信我!”

说实话她拿人品起誓绿间压根没打算信,最后会妥协全赖他禁不住自己女朋友的软磨硬泡罢了。

……

凌濑白心满意足地先以试手为借口好生秃噜了一把绿间那头顺滑的头发,然后用两根手指夹起了他的一撮刘海,大致比对了一下要修剪的长度。“小真你发质真好,经常保养吗?”

“我如何会有空去做这种事。”绿间闭着眼睛闷声答。

“那你又有空去保养手。”

“那叫保护,而且这是为了保证投篮的手感。”

“好吧……不过修下来的头发留给我吧,还可以干点别的。”

绿间沉默了一瞬。

“……你又要干啥?”

“能干啥呀!前段时间你不是带我去求了御守吗,想放进去而已。”

凌濑白已经开始修剪了,随着剪刀张合的摩擦声,细碎的发丝一点点掉落了下来,所以绿间没办法睁开眼睛。

但这不妨碍他心情不错地微微翘起了嘴角。

要是换做以前有人在他面前做这样的事,他大概只会露出牙酸的表情,现在轮到自己身上他倒不觉得腻歪了。

随着刘海的撩起放下,凌濑白不可避免地多盯着绿间渐渐全露出来的眉看了一会儿。

眉形很好看啊,完全没修过能长这么好真少见。就是为啥连眉毛也是绿的?

睫毛是黑的没错啊?

可能是她停下的动作稍微久了点,所以绿间就顺口问了一句:“如何了?”

正赶上凌濑白暗搓搓地想着“不知道其他地方是啥颜色”,他一嗓子出来直接吓得她一个激灵,连忙为了掩饰心虚有些忙乱地又修下去一刀。

咔嚓。

这一刀完,凌濑白看着手中齐整的一大撮绿毛面无表情。

“……”

又是一次良久的沉默后,绿间感觉自己的脖子再次被勾住,而这次不同的是温软的另一具身体也紧跟着倚了上来。

他下意识睁开眼睛,迎面就是落在眉间的一个温柔亲吻。

红发的女孩明眸皓齿,笑靥嫣然,弯弯的红唇像是绽放的桃花那般娇艳,凝视着他问:

“小真原本是不打算剪头发对吗?”

“……是这样想没错。”

绿间抬起手圈住她纤细的腰,微微扬起头与她对视着。

听到他的回答后,女孩的脸上出现类似于苦恼的表情,一手轻搭着他的肩一手托着下巴,“咦——你不会是想留长了干脆梳个偏分吧?这样会显老吔。”

虽然不知道为啥突然开启了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话题,但绿间顺着凌濑白的话往下想了想,再看看自家女朋友漂亮的小脸——

“……所以不是让你剪了吗。”

出门被认为是父女就麻烦大了!

这一刻绿间总算扭转了被剪头发的心态,甚至有些庆幸想象中的场景还没发生。

凌濑白诚恳地点了点头,笑得十分灿烂,灿烂到窗外洒进来的光都要暗淡了:“没错,所以我觉得年轻人头发就应该短一点,这样才有朝气!”

绿间看着她,有些疑惑。

然后脸上的表情渐渐平静下来。

他一言不发地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凌濑白随着这个动作浑身一僵,稍稍地往后动了动,结果腰间的手突然收紧,像个铁箍一样勒得她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绿间沉着脸,一手扣稳,另一只手拿起了一边的镜子。

“……”

凌濑白眼看着镜子随着手在颤动,赶紧手忙脚乱地比划了起来:“我说真的!小真!你头发再短些肯定还是一样帅!不!更帅!”

“你相信我!年轻人身体素质那么好,头发也肯定一下就长出来了!”

“再不行你看你要不换个齐刘海?齐刘海也好啊有新意!不用担心我觉得好看的!真的!”

……

最后绿间顶着一头短短的碎发回家了。

整体剪短后其实造型还好,很利索,相较于以往知书达理的斯文模样要更像一个16岁的少年。

关键他那张脸摆在那,只要不是惨不忍睹的头型都能控得住。

绿间夫人看着几乎换了个造型的儿子震惊得合不拢嘴巴:“真太郎你如何想到去剪头发了?以往不都最多修一点点嘛?”

绿间淡定地在母亲新奇的目光中回复了一句“心血来潮”,然后步履稳健地回了自己房间。

而几百米外的凌濑家——

顶着一身痕迹的凌濑白掐着绿鸡仔在床上呲牙咧嘴:可恶,我特么为啥要找个运动员……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美女翘臀后λ式动图,小柔的日记-心急如焚的金手指
下一篇:他疯狂在她体内律动,学长唔难受好烫啊bl耽美-奸相养成手册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