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豪门世家 >

被男朋友摸得身体发软,不哭,全部进去就不疼了 我从未见过银河

发布时间:2020-04-22 23:40   来源:https://www.southlihan.cn   作者:土味情话_美文摘抄   人气:

被男朋友摸得身体发软,不哭,全部进去就不疼了 我从未见过银河

叶殊这一觉睡得很舒服。

其实白天并不适合睡觉,叶殊刚开始独居的时候,有段时间日夜颠倒,天亮就睡,一觉醒来天都黑了,虽然不至于感觉被世界抛弃,多多少少有点孤独感。

但这次醒来竟然感觉很从容,甚至还在被子里舒展了一下四肢。

他听见客厅传来笑声。

叶殊换了衣服,穿着拖鞋走到客厅,看见尹珍珍正盘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跟正在厨房的夏铮说话,不知道说了啥,笑得整个人花枝乱颤。

还是夏铮先发现他的。

“醒了?”系着围裙的少年看了一眼他,十分熟练地把苹果切成块:“饿了吗?还要等一会儿才开饭。”

叶殊默默走到厨房。

“要喝水吗?”夏铮问他。

他摇头,谁知道少年忽然伸手,把啥东西递到他嘴边。

那是个苹果切成的兔子,还有两个长耳朵,大概是因为造型好看的缘故,叶殊竟然张嘴吃了。

“不好吃。”他的眉头皱起来。

夏铮笑了起来。

他一面笑着,自己也拿起一个,尝了一下。

“我选错了,这次的苹果不甜。”

“他就这样,再甜的水果都不吃的。”尹珍珍揭穿叶殊:“蔬菜也不喜欢吃,这种人会死很早的。”

叶殊对于她的攻击奋起反击:“我吃很多水果的。”

尹珍珍挑起眉毛看他:“比如?”

“我上周还买了一箱沙果。”

“少来,那不是你买来画画的吗?画完就扔了,别以为我不知道。”

叶殊说不过她,干脆放弃,在餐桌边坐了下来,夏铮把一盘切好的果盘端过来,他就拿起里面的苹果兔子开始玩。

他就这点好,尹珍珍昨天醉成那样被尹仲夏带回去,今日这么早就跑过来,肯定是闹过不愉快的。但是尹珍珍不说,他就不问。

午饭是夏铮做的。

叶殊这种对吃的没啥执念的人不说,尹珍珍算是挺挑食了,菜一上来,她眼睛就亮了。

“怪不得陈少白说你厉害,这么好看,又会做菜,叶殊你从哪找来的,我也去弄一个……”

叶殊不饿,懒洋洋夹了鸡翅在碗里吃。

“路边捡的,你也去捡一个?”

尹珍珍当他开玩笑。

“没劲。”她转过来问夏铮:“你跟叶殊如何认识的?他也带你去看电影吗?”

夏铮朝她笑。

“路边认识的。”

尹珍珍没有办法,只能认真吃起饭来。叶殊家里挂了不少画,家具墙壁只有黑白两色,又是全部打通的,吃饭时真的有种在画展厅吃饭的感觉。

“其实这氛围也不错。”只要不扯上跟尹仲夏有关的事,尹珍珍就是最有生活热情最积极的,一边看周围一边说:“那些顶级西餐厅还没你家氛围好呢,你前些天画的那几幅呢,啥时候挂上去?”

“早着呢,还没送去裱。”

“你不是自己在学裱画吗?”尹珍珍比他还积极:“有个印度人送了尹仲夏不少紫檀,我给你弄点来?”

紫檀最近被炒得贵比黄金,也就尹珍珍说得这么轻巧。

夏铮正在吃饭,听见旁边叶殊懒洋洋问:

“你要吗?”

他有点惊讶:“问我吗?”

“你不是弹吉他吗?”叶殊记性倒好:“尹珍珍你上次做琴不是用到紫檀?”

“是啊,我上次拿紫檀做了把琵琶。你是不知道,那做琴的老师傅眼泪都快下来了,说舍不得这么大的料……”

“还有做琴的师傅,那正好。你刚吃了夏铮的东西,快给他做把吉他。”

尹珍珍被气笑了。

“琴也分啥琴,做琵琶的师傅如何会做吉他?你自己画水墨,我让你画水彩你行吗?”

他们俩人打言语官司打得开心,夏铮像个主人一样把桌子收拾好,关了灯,又回到了客厅。

尹珍珍还是宿醉,一个人趴在沙发上翻手机,叶殊坐在地上,在整理一些纸张之类的东西,忽然听见夏铮的声音。

“‘我从未见过银河’是啥意思?”

两人都抬头看,少年正站在墙边,看着墙上挂的一幅画。

叶殊家里挂了无数幅画,不管是看尺幅,看风格,都不应该看到这幅,况且这幅也没画啥,只是一幅青绿山水的小品而已。

尹珍珍也跳下沙发,凑过去看,原来夏铮问的是这幅画的题款,叶殊用蝇头小楷写了一句“我从未见过银河”。

“哦,这个啊,”尹珍珍很快就想起来了:“这是那年冬天,我们看完电影回来你画的吧?那部电影的台词挺好的。你还记得吗?女主角说,我从未爱过人,也从未被人深爱,一次也没有。然后回来我跟你开玩笑,说真爱是鬼,谁都听说过,谁都没见过。然后你说有些东西就像银河,只要去到天高海阔的地方,自然会见到。但是大家就是一直呆在城市里,守着黯淡的星星过日子。”

她说话的时候,叶殊仍然低着头整理他的画纸,只在她说完时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他的态度平淡,语气随意,仿佛这只是他随意写下的一句话,只是偶然被发现了而已。

夏铮看了一眼手表。

“已经两点了,我要回去了。”

叶殊抬起头来。

“你要回家吗”

“是啊。”

“你家在哪,等我一起走啊,说不定我们顺路呢?”尹珍珍对夏铮总有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兴趣。

“他住老西站,你也顺路?”叶殊问她。

尹珍珍笑得眉眼弯弯像狐狸:“说不定可以顺呢。”

他们说话的时候,夏铮已经默默收拾好东西,长得好看就这点好,背个破书包都好看。

“对了,尹珍珍,你手机里有陈少白电话没?”

“有啊。”

“给他记一下。”叶殊头也不抬:“你记得去陈少白那上班。”

叶殊自己的手机常年不知道扔在哪里,所以基本形同虚设。他自己不给,尹珍珍也想不到夏铮竟然会没有叶殊的电话,夏铮倒像是有话要说,出门的时候看了一眼叶殊。

但是叶殊仍然低着头整理他的纸,头也不抬。

他换好鞋,说了声:“再见。”就关上了门。

“再见~”尹珍珍热情地朝他的背影挥手,挥完了转过头来问叶殊:“别人走了,你都不送一下,太没礼貌了吧。”

叶殊不接她的话,把画纸卷起来,往墙角一扔。

“我要去画画了,你自己玩吧。”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男主骑马时候跟女主h 体育老师又长又粗_娱乐圈之国民骄傲
下一篇:重生大隋上萧皇后 奶奶级老熟女17P_雏鸟情节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