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豪门世家 >

宝贝打开腿我要插小故事,男人被服侍下面都很舒服么 上下污千年

发布时间:2020-05-23 08:59   来源:https://www.southlihan.cn   作者:土味情话_美文摘抄   人气:

宝贝打开腿我要插小故事,男人被服侍下面都很舒服么 上下污千年

经历过这场风波的费里西安诺(北/意/大/利)拒绝再次参加东征,他发现,在利益面前,人们的精神信仰竟然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那些虔诚的基督徒,为了金钱,竟可以不惜残杀自己的同胞。这一点令他很是厌恶,也有点心寒。他又想起了小时候那个死去的奴隶,现在想来,这些名正言顺的基督徒,还不如那名异教徒有情有义呢。

神/圣/罗/马看出了费里西安诺的郁郁不乐,“那你就别去了。我和弗朗西斯(法/国)去就行了。”

“谢谢。”费里西安诺依然低垂着眼睑,看不出啥表情。

然而,当神/圣/罗/马和弗朗西斯重新见到威/尼/斯时,威/尼/斯却主动提出要跟他们商量件事。

弗朗西斯很警惕,“说吧,你又在想啥馊主意?”

“如何就叫馊主意了?我这都是为伟大的教廷着想!”

“别遮遮掩掩了,说吧,你到底想干啥?”

“咱们别去攻打耶路撒冷了,去攻打君士坦丁堡,如何样?”

“威/尼/斯,你这个疯子!十字军出征的名义是啥?是为了拯救东/罗/马!你让我们攻击他的首都,这不是要害他性命吗?”神/圣/罗/马气得帽子都快掉了。

“诶你别激动,听我慢慢说。”威/尼/斯用力摁住神/圣/罗/马的双肩,“说实话,你们跟东/罗/马也有些过节吧?而且,不止你们,其实教廷也早就对东/罗/马有意见了。”

“如何说?”弗朗西斯抱起了肩膀,似乎有点感兴趣。

“你想想啊,自从罗/马/大/帝去世之后,原先统一的宗教一分为二,虽然名义上教廷是正统,但他也知道东/罗/马并没有诚心臣服于他,甚至还自行发展出一个区别于正统的东正教,教皇嘴上不说,心里肯定还是很忌惮的。”

“就算是这样,你明目张胆地去攻打东/罗/马,教皇还是不会同意的。”

“教皇会答应的。你看着吧,这次战争,是一个东西基督教会合并的绝佳时机。教皇那么聪明的一个人,不会让这个机会悄悄溜走的。”

“那就等你说服教皇再说吧。”神/圣/罗/马懒洋洋地回应道。他觉得教皇是肯定不会答应的。

威/尼/斯果真回了趟教廷,没多久就带着教皇的许可令回来了。

“不是吧?这么快就答应了?”神/圣/罗/马的下巴掉到了地上,“那费里如何办?”

“既然教皇都同意了,”弗朗西斯拍了拍神/圣/罗/马的肩膀,无奈地歪了下头,“那我们也只能照做了。”

1203年,当十字军们出现在君士坦丁堡时,东/罗/马又惊又怒,“果然是日/耳/曼的杂种!早知道你们这些叛徒根本就靠不住!”

神/圣/罗/马和弗朗西斯都黑着脸,任由东/罗/马破口大骂,却绝不还口,只是拼命激战。

东/罗/马元气大伤,满腔愤怒与悲凉,无比狼狈地逃离了首都,躲到别的地方去了。

没多久,弗朗西斯率领着十字军在君士坦丁堡扶植了一个拉丁帝国。而威/尼/斯则趁机占领了东/罗/马的很多重要港口。

当神/圣/罗/马一脸歉疚地向费里西安诺解释时,费里西安诺既没有生气,也没有嚎啕大哭,反而显得很平静,“大伯他……还活着吧?”

“嗯,他只是失去了很多土地。但我保证,他还活着!”

“那就好。”费里西安诺凝神望着远方,若有所思。

失去了首都的东/罗/马忍辱负重,暗暗积攒着实力,1261年,终于成功地收复了君士坦丁堡。

费里西安诺来看望他,“伯父,最近可好?”

东/罗/马态度很冷淡,“嗯,虽然我上年纪了,但还没到被那帮混蛋折腾死的地步。”

费里西安诺不知道该说啥,他难过地垂着脑袋,“对不起。怪我太弱小了,没有能力来帮您。”

“咱们这一脉啊,已经越来越式微喽!”东/罗/马叹了口气,摸了摸费里西安诺的头,“以后的路,走一步看一步吧!”

东/罗/马稳定了一段时间,想努力再现帝国当年的辉煌。然而,没想到阿/拉/伯/人再次卷土重来。赛迪克(此时是奥/斯/曼/帝/国)率领着穆/斯/林/们英勇地在他的地盘内攻城掠地。

身体已经在走下坡路的东/罗/马渐渐抵挡不住,虽然很不情愿,他再次向西方的罗/马/教/廷求救。

一段时间后,教廷回复道,“如果让我派救兵,那么东西教会必须统一,且由我说了算。”

东/罗/马火冒三丈,顿时将回信撕碎。但是冷静下来后,又觉得别无他法,只好答应了教廷的要求。

可是他的家人们却无法承受这种屈辱,“作为东正教无比虔诚的信徒,我们才不要接受天主教呢!请您三思!”

东/罗/马深受感动,“有你们的支持,我……已此生无憾!”

1453年5月29日,赛迪克终于攻克了君士坦丁堡,占领之后即将其改名为伊斯坦布尔,并将它定为自己的首都。

东/罗/马此时已无力回天,虽然西方教廷承诺给予一定的帮助,但援军却迟迟未来。

1461年,奄奄一息的东/罗/马躺在朴素的白色病床上,神志有点恍惚,他觉得不知何时起,身边的人越来越少了。心内突然泛起一丝悲凉,没有力量的他,已不再被人需要。

“请您一定要振作起来。”耳边传来一声低低的啜泣。

“谁在哭泣?”东/罗/马神志清醒了一些,他缓缓睁开眼,看到了趴在自己床前的银发男孩,“哦,是伊万(俄/罗/斯)啊!”

“您终于醒了!之前您昏睡了好久……我好担心……”伊万喜极而泣,抓着东/罗/马的手紧紧贴在稚嫩的脸上。

东/罗/马感受到伊万潮湿的泪水,心中不由得泛起一丝温暖与柔情,“好孩子,他们都走了,你如何不走?”

“我不走!只要您还在,我就要一直守在您身边!”

“你这个倔强的劲头,跟你父亲斯/拉/夫真是一模一样啊……”东/罗/马仿佛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中,“他还活着的时候,对我也这般地忠诚……”

突然,东/罗/马想起来啥,挣扎着要坐起来,伊万急忙扶他一把,“伊万啊,我马上要去见你父亲了。在这之前,有件事要托付给你。”

“您请讲,我定当万死不辞。”

“这一片土地,即将成为穆/斯/林/们的天下。但罗/马/帝/国的伟大基业不能就这么消亡,小费里已经被那帮日/耳/曼的兔崽子们完全洗脑了,罗维诺现在自己都顾不上自己,我都指望不上。所以我要你做这个继承人,保护东正教以及所有的教徒们。”

“我?我何德何能……”伊万睁大双眼,不敢相信。

“你完全可以!”东/罗/马的眼中闪烁着最后的光彩,“答应我,复兴第/三/罗/马/帝/国!”

被东罗马的信任所感动,伊万终于意识到自己肩上的重任,他目光坚定,眼神也不再迷惘,用力点点头,“好!我答应您!”

“好孩子,我会为你祝福的……”东/罗/马嘴角含着微笑,身体逐渐变得透明,最终消失殆尽。

伊万握紧双拳,巨大的使命感油然而生,他跪在地上,虔诚地在胸前划了个十字,为逝去的东/罗/马祈祷。

费里西安诺得知东/罗/马的死讯之后,大哭了一场,他甚至都没有来得及见亲人最后一面。然而,哭完之后,他也逐渐恢复了冷静。

他宣布敞开国门,无条件迎接东/罗/马的家人,以防止他们被那些异教徒们残害。

东/罗/马的家人们喜出望外,那些有能力逃难的手工业者,艺术家,哲学家,历史学家等纷纷带着大批古/希/腊和古/罗/马的艺术珍品,以及文学、历史、哲学等书籍,千方百计地逃离了赛迪克的眼线,直奔费里西安诺的家里。

费里西安诺热情地迎接了他们,并表示希望他们能在此安家。罗维诺(南/意/大/利)也回来了,重新跟费里西安诺住在了一起。

一时间,费里西安诺家中人满为患,但他的家人们并没有任何不满,他们将这些东方的难民们视为自己久未谋面的兄弟姐妹,因此相处地还算融洽。

而新来的这些东/正/教/徒,大多数是有一定技能和经济实力的,为了感恩和回馈费里西安诺,他们开始在这勤勤恳恳地工作和生活。

在这些东/罗/马/人的努力下,费里西安诺家里逐渐出现了很多繁荣的大城市,涌起了一座座美轮美奂的建筑,商业街鳞次栉比,精美绝伦、琳琅满目的奢侈品令人赞叹流连,工商业和贸易逐渐变得繁荣,人们的生活水平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除此之外,费里西安诺还很喜欢跟这些学者聊天。他们讲授的古/希/腊和古/罗/马辉煌的历史文明和灿烂的文化,令费里西安诺听得如痴如醉,小时候爷爷好像教过他,但那时太小,似懂非懂,现在才发现远古时期先人们的思想竟然是如此的精辟和透彻。

费里西安诺只觉得有一束光,照亮了他那迷茫很久的心。以前,他盲目地崇拜和相信着教廷,虔诚地做一个循规蹈矩的基督徒。当十字军们在耶路撒冷展开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时,他的信念第一次发生了动摇。

而当教皇同意攻打君士坦丁堡时,他的信念则彻底崩塌了。他本以为,只有威/尼/斯这种利益至上的商人才会罔顾同胞之谊,却没想到在利益面前,教皇和威/尼/斯原来也不过是一丘之貉。

在那之后,他一直闷闷不乐,生活得无比压抑。教廷建立了一套严格的制度,上帝则是绝对的权威。任何稍微违背教义的新思想,宗教法庭都要予以制裁,且动不动就被当做异教徒活活烧死。最终人人自危,整个氛围既恐怖又死气沉沉。

1348年,黑死病大流行的时候,惊慌失措的人们蜂拥至教堂来祈祷,希望上帝拯救他们。教皇反复承诺上帝一定会拯救大家的性命,但最后还是死了很多人。那个上帝,真的是万能的吗?费里西安诺渐渐开始怀疑了。如果他真的存在,为啥会眼睁睁看着这些无辜又虔诚的信徒们痛苦地死去?

费里西安诺决定逐步摆脱教廷的思想控制,歌颂自然之美和人文精神,他召集了一些学识渊博的哲学家、文学家和历史学家在全国各地创办学院,号召家人们都去学习。创造的火种在黑暗中渐渐点燃,一系列新思想新流派开始逐渐萌芽。

费里西安诺自身也在积极地学习着,渐渐地,他和家人们在诗歌、绘画、雕刻、建筑、音乐、天文、地理、物理、医学等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就,并产生了但丁、彼特拉克、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基罗、薄伽丘等一系列天才级的大师。

费里西安诺终于开花了。在当时黑暗的中世纪,他仿佛是一颗璀璨的明珠,冉冉升起,照亮了整个西方世界。

文艺复兴的浪潮仿佛是温暖的春风,渐渐吹遍了整个西欧。各个国家纷纷效仿费里西安诺,开始逐渐摆脱传统封建神学的束缚,解放思想,追求人性,肯定个人的价值和创造力。

在新思潮的影响下,资本主义渐渐开始萌芽了。西欧各国开始进行资本的原始积累,每个国家的财富与日俱增。

而费里西安诺则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大家所倾心的对象,他身上那种自由又浪漫的气质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靠近。

弗朗西斯捧着一大束玫瑰花,“费里,嫁给我吧!”

“想得美!费里是我的!”神/圣/罗/马捧出另一束更大的花,“我先喜欢上她的!总要有个先来后到吧!”

弗朗西斯觉得应该走迂回路线,他转而去找罗维诺,“亲爱的,你想不想跟我住在一起?”

罗维诺一阵恶寒,“我才不要!”

“别嘛!哥哥我现在很有钱的!”弗朗西斯不依不饶,一把抱住了罗维诺。

“你个混蛋!放开你的爪子!”罗维诺极力挣扎着。

“我就不!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人了!”弗朗西斯仗着自己力气大,将罗维诺整个抗在肩上,满面春风地带回家了。

“哥哥被弗朗西斯抢走了!”费里西安诺大惊失色,跑去找神/圣/罗/马和罗德里赫(奥/地/利)。

“太过分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强抢民男!简直是流氓!”安东尼奥(西/班/牙)正好也在场,听到这个消息后,气愤得不行,“让我去救罗维诺!”

1503年,费了好几年的劲,安东尼奥终于打败了弗朗西斯,将罗维诺夺了回来。

“别怕,我来保护你。”安东尼奥轻声细语,安慰着受到惊吓的罗维诺。

“滚!”罗维诺只是努力躲闪着。

“看来你真是吓坏了呢,小家伙。听我说,我了解弗朗西斯那混蛋,他随时会回来,为了避免再次被抢,不如,你住到我家吧?”

“不。我要回家!”

“可费里西安诺那么弱小,他根本保护不了你!”

“……”罗维诺警惕地抱着双肩,眼睛盯着地面。

“好了好了,别倔强了,跟我回去吧!”

罗维诺没有回应。然而,当安东尼奥抱他的时候,他并没有抗拒。

1509年,不死心的弗朗西斯趁费里西安诺一个人的时候,强行将他抢走。

神/圣/罗/马的肺都快气炸了,但他也知道弗朗西斯的力量很强大,于是集结了安东尼奥、亚瑟(英/国)和瓦修(瑞/士)组成神圣同盟,决定将费里西安诺夺回来。

然而弗朗西斯也不是吃素的,虽然有时候神圣同盟取得了胜利,但弗朗西斯很快又会杀回来,战争断断续续持续了很久。

一直到1559年,弗朗西斯战败,各方签署了最终协议,弗朗西斯收复了东部的三个教区,费里西安诺归罗德里赫保护,而罗维诺则由安东尼奥来保护。

“费里,别怕。弗朗西斯那家伙再也不会欺负你了!” 神/圣/罗/马一脸自信地拍拍胸脯。

“其实,在他家的时候,弗朗西斯对我还好……”费里西安诺解释道。

“真要对你好就绝不会强行把你带走了!” 神/圣/罗/马气咻咻地鼓着包子脸,“我可跟那家伙不一样,你不愿意做的事,我绝对不勉强你!”

“谢谢你,神/圣/罗/马。”费里西安诺很感动,他拉住了神/圣/罗/马的一只手。

“?!”神/圣/罗/马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他口齿不清地嗫嚅着,“你……你放心……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95年翘臀女朋友口爆吞精,抽插小穴故事 醉落一地兰情梦
下一篇:15岁小萝莉含着巨龙 狠狠揉捏她的丰盈_穿越之我是马小玲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