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耽美文学 >

换妻3p做爱,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弄|香蜜之星辰

发布时间:2020-04-08 10:21   来源:https://www.southlihan.cn   作者:土味情话_美文摘抄   人气:

换妻3p做爱,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弄|香蜜之星辰

辰星带着锦觅离开花界在人间呆了几日,总算做好了其他药材的准备,预备用离开天界时润玉送的那一株月萦花炼制月萦丹。月萦花距离摘下已经过了小半个月,辰星虽仍然没有十足把我,却也不敢再耽搁,于是准备闭关几日专心炼制,只是有些不放心锦觅。锦觅知道辰星需要闭关炼丹的时候倒是很开心,虽然在人间好吃好玩儿的很多,但阿姐在一边她不敢放肆,如今辰星闭关,她刚好可以自己出门玩耍,于是极力赞成,并拍着胸脯保证自己不会惹事。

辰星给锦觅加固了一次寻踪绳,在上面多设了一道前些日子才掌握的防护阵法,便开始闭关炼丹,锦觅第二日便高高兴兴地出门去了。

此时已经专心闭关的辰星并不知道,锦觅一个人出去没两日,就带回了整整三条尾巴。

锦觅在人间遇到彦佑,跟着他吃喝嫖赌了一番,却循着气息找来的旭凤在小倌馆抓了个现形,随即又遇到了顺着锦觅想要找辰星的润玉。

几人一道回了辰星和锦觅在凡间山林里居住的竹屋,彦佑被气愤的旭凤捆了个严实倒掉在院子里,润玉和旭凤两人连同锦觅,在桌前喝着锦觅酿制的桂花酒。

润玉看着桌上被锦觅拿来的辰星亲手做的糕点,复又看了看锦觅说辰星正在闭关炼丹的山洞,神色幽深却冷清,一杯一杯,并不用锦觅劝,喝得很快。

旭凤那边看到润玉这样,心里也开始自苦于自己与锦觅的"兄妹"关系,对着喝了起来。

锦觅捧着自己的酒瓶子,看着这两人你一杯我一杯,你一壶我一壶就快要将她的桂花酒都喝光了也没有倒下的意思,想了想,突然取出一只泛着流动的流光溢彩的琉璃瓶子,将桌前的两人,和不远处树上吊着的彦佑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锦觅捧着瓶子道:"来来来,我看你们都喝了这么多了也没......也没如何样,不如来尝尝这个,这是我阿姐亲手酿的,我好不容易才讨要过来的,就这么一小瓶!"

润玉听到这酒是辰星亲手酿造的,微含醉意的眼睛便看了过去,盯着那琉璃瓶子里流光溢彩的酒液,没有说话。

锦觅摸了摸瓶子,看了看院子里脸都吊红了的噗嗤君彦佑,带着几分不舍道:"我阿姐说我灵力低微,虽然给了我,但是不许我喝这个酒。你们两个可都是厉害的上神,一定能喝的,喝完了,也告诉我一声,是个啥滋味?"

锦觅拿出来的,正是辰星当初耗费无数精力只酿出三小瓶的灵酒醉梦。其中一瓶子,给了酒仙用来换流霞仙酿,本想着若是流霞仙酿对润玉有用,再用剩下的两瓶子去继续与酒仙交换或者干脆讨了酒方子来,谁知流霞仙酿竟也对润玉逆鳞处的疤痕毫无作用,这两瓶子醉梦便一直留了下来。

锦觅在花界刚被禁足的时候闲来无聊自己又弄了些桂花酒,酿酒的时候想起之前辰星学酿酒的事儿,便去磨着辰星想要看看她阿姐亲手酿出的酒是啥样子。辰星磨不过锦觅,便给了她一瓶子,条件确实让锦觅在修成上仙之前无论如何不许喝哪怕一口。幸而四千年的姐妹做下来,辰星在锦觅面前有些积威,锦觅到底没敢偷喝,只是藏了起来。头几天还经常惦记一下,时间久了也就渐渐忘了,今日猛然想起,觉得自己阿姐不让自己喝定是这酒劲儿极大怕她受不了,那现在拿出来用来灌醉眼前的两人好解救好友噗嗤君,也是很划算的买卖了!于是忍了心头的那点儿不舍,将这瓶醉梦取了出来。

锦觅没有注意,带了几分醉意的旭凤却看到了润玉的眼神。旭凤在锦觅想要拔掉塞子给两人倒酒的时候拦住了她:"你阿姐亲手酿的酒,怕不合我的口味,还是送给大殿吧。"

锦觅瞪大眼睛:"你都没尝过,如何知道不合你口味?我阿姐的手艺可好了呢!"

旭凤一噎,看了看朝他看过来的润玉,只得对锦觅解释道:"你阿姐在天界一直呆在璇玑宫,素尝也是为夜神大殿准备饭食,合的,自然是大殿的口味。"

锦觅想了想:".....你说的也对,但是......"

旭凤酒气有些上头,额间青筋跳了跳:"没有但是,把酒给大殿!至于我......"旭凤拎起润玉面前的桂花酒瓶子:"有这个就足够了!"

锦觅撅了撅嘴,把醉梦的琉璃瓶子递给润玉。

润玉伸手接过,摸了摸琉璃的瓶身,默了片刻对锦觅问道:"星.....你阿姐可曾说过,这酒叫啥?"

锦觅想了想:"好像是,叫醉梦。"

"醉梦......"润玉喃喃,慢慢握紧瓶身。默了片刻,润玉递给锦觅一只香囊:"劳烦锦觅仙子,替我将这个交给.....你阿姐,算是......"

"算是醉梦酒的回礼么?我知道了!"锦觅接过香囊,很是爽快。

润玉听锦觅说是回礼,张了张口想要说啥,最终还是沉默下来。

锦觅看着那琉璃瓶子里面颜色漂亮得很的酒液,心里那点儿不舍又涌上来:"夜神殿下,你现在要喝么?能不能分我一些?就算喝不得,闻闻也是好的嘛!"

润玉顿了顿,将酒瓶收了起来,在锦觅的诧异中站起身来:"璇玑宫还有些事,润玉先回去了。"

等润玉的身影化作一道流光消失,锦觅还有点儿没有反应过来。

"看啥呢?人都走了。"旭凤见锦觅还在盯着润玉消失的方向看,心里十分不舒服。

虽然他明白,锦觅与润玉其实不熟。

仔细一想,其实他倒有些羡慕润玉。虽然有道婚约尚在,虽然辰星的态度有些奇怪,但是,他至少还有机会。如果......如果锦觅真的是辰星的妹妹该多好?如果锦觅不是父帝的孩子......

旭凤越想越绝望,大口大口地灌起自己酒来。

直到此时,辰星与锦觅是毫无血缘关系的姐妹这一关系,已经深入人心,即便是几乎已经认为自己猜到了锦觅身世的旭凤,竟也没有怀疑过辰星。也许是因为辰星与先花神并不相似,也许是因为长芳主阻拦他的时候只提到了锦觅,当然,也或许是因为旭凤只对锦觅一个人上心,不如何在乎辰星。

锦觅本想跟旭凤吐槽一下润玉的小气,谁知这凤凰不知突然受了啥刺激,开始自己灌自己酒,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咣当一声醉倒在桌上。

锦觅叹了口气,觉得把人放在这里也不好,正要扶着旭凤回屋,眼前一花,桌子前面多了个人,这人身上还带了几分药香。

辰星废了好大力气,几次险些失手,才总算在闭关第三日的晚上凝丹成功。才收了新炼成的月萦丹,撤了山洞的阵法,有些脱力的辰星打算回去歇息,才出了山洞便瞧见了院子里醉倒桌上的火神旭凤和桌上正要去拉旭凤的清醒的锦觅。至于院子里倒吊的彦佑,倒是暂时忽略了。彦佑见到辰星也不敢出声,他也知道锦觅这个阿姐一向不喜欢他,只是碍于锦觅才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求她救自己这种事,他觉得她还真未必会答应,索性,就不去讨人嫌了。

锦觅见到辰星,惊喜道:"阿姐,你出关啦?"

辰星指了指桌上醉得毫无知觉的旭凤,皱着眉头问:"这是如何回事?火神如何在这里?"

锦觅想了想:"哦,我在凡间玩儿的时候遇到了噗嗤君,后来又遇到凤凰和夜神殿下了,就请他们两个回来喝酒。"

辰星愣了一下,四处看了圈没有找到润玉,在看到彦佑的时候皱了皱眉头,没去理会。

锦觅见了道:"夜神殿下说有事儿,已经回天界了。"锦觅伸手指了指润玉离开的方向,手里还攥着一只香囊,她看到香囊猛然想起刚才润玉的交代,于是将香囊顺势递给辰星:"对啦阿姐,这个是夜神殿下让我交给你的,说是给你的回礼。"

"回礼?"辰星接过锦囊,捏了一捏,感到锦囊内轻薄而坚硬,润滑而寒凉的手感,突然愣住,连忙扯开锦囊,从中取出了一片月牙形状,泛着月白光辉的鳞片。鳞片入手的那一刻,辰星觉得心头又酸又疼,眼前甚至有了些水意模糊。

锦觅见了十分惊讶:"哇!好漂亮的鳞片啊!不过,如何是月牙形的?"

因为......这是逆鳞......

辰星将月白的逆鳞紧紧握在掌心,竭力平复了一下心绪才对锦觅问道:"回礼是如何回事?"

锦觅想着辰星还不知道醉梦酒的事儿,开口解释道:"就是阿姐你亲手酿的那个醉梦酒的回礼啊!"

"啥?"

见辰星惊讶地瞪着自己,锦觅突然有些心虚:"就......就是之前阿姐你给我的那瓶醉梦......你说我喝不得......我想着凤凰和夜神殿下这么厉害应该没问题......本来想拿出来给他们喝......但是凤凰说应该不会合他口味,然后.......就都送给夜神殿下,他已经都带走了......"小气得连闻都没让她闻上一口......

"你!"辰星十分焦急,却也不能责怪啥都不知道的锦觅。想到醉梦酒的效力,生怕他已经喝了下去,于是不敢多呆,对锦觅留了一句"我去一趟天界你乖乖等我回来"便飞身离开了。

锦觅愣愣地看着辰星离开,抬手戳了戳桌上旭凤的脸:"都怨你,让我把酒送给夜神殿下,看阿姐这么着急......我不是闯祸了吧?"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扶着龙头缓缓坐下汁水四溅,玩具情妇|痒
下一篇:大鸡巴日爽啊,援交女3p双洞齐50p|南腔北调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