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耽美文学 >

扶着龙头缓缓坐下汁水四溅,玩具情妇|痒

发布时间:2020-04-08 09:19   来源:https://www.southlihan.cn   作者:土味情话_美文摘抄   人气:

扶着龙头缓缓坐下汁水四溅,玩具情妇|痒

钟青变了很多。

她变得开朗很多,笑容也多了,阴霾的世界终于透入一线阳光。

生活还是那么单调,拳馆学校之间的单行线,嗯,现在周末还多了一条,要去跟徐孟冬见面。

过去的这一年,除开她要去比赛或者准备考试,每个周的周末她们都会出去玩。

去游乐园,陶艺店,蛋糕diy作坊,图书馆,美发沙龙或者其他的啥,还是出去了几十次的。

让她有时候在周六的晚上就在期待着明天要去哪里,心底有隐.秘不足外人道的小快乐。

徐孟冬还给她买了手机,当时的最新款,让天海越好一番羡慕。其实她不是自己买不起,是从来也没有想要的欲'望,因为买来也没有太大用处,她顶多是周末的时候跟岳寻竹打打电话。

但是对于徐孟冬来说,她身边朋友的孩子都有手机,她的女儿不应该没有,而且这样她们在周末出去的时候好联系。

作为一个母亲,她总是在她坐车的时候担心她,她知道钟青练拳,但是在她心里,钟青毕竟是个小姑娘,怕她在路上遇到啥事。所以让她每次坐车都把车牌号发给自己,到家的第一时间也要发短信给自己。

高三之后,见面的时间更少了,学习的压力太大,就算不出门她的试卷和各科的作业都哦做不完,更不要说腾出时间跟徐孟冬见面,偶尔打打电话已经是很稀罕的事情了。

钟青在高二下的时候选了理科,其实她并不擅长。

但是如果她不选理科,那么岳寻竹就会选文科,但是理科才是他的优势所在,对于钟青来说文理都差不多,反正都不行,所以选理科好了。

因为知道了钟青不走艺体生的路,没有加分或者破格录取只说,所以岳寻竹铆足了劲儿给她补课,希望她在高考的时候能发挥好一点,能读同一个大学当然是最好的,如果不行的话就读相邻的学校。

在认识她之前岳寻竹是准备考雅思出国的,但是后来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因为不想离开她。

孤鸟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伴,又如何会选择孤零零地飞到异国他乡去呢。

钟青的训练时间减少了一天,周日的时候她会很早就到岳寻竹家里,他给她补课。

他一贯的认真妥帖,而且厨艺越来越好了。

中午她做练习的时候他会到厨房去做午饭,很多次都是周六下午问她有没有啥想吃的,如果她说了啥,岳寻竹就会到超市里去买好食材,研究食谱。

他对她有无比的耐心,愿意早起熬汤然后就在门口等待着她,两人一起温书复习,中午一起吃饭,客房已经打整好了,她会在那里睡午觉。

他妈妈几年前得乳腺癌死了,父亲因为恐惧和内疚就没有继续住这里,所以也没有人会来打扰他们。

那段时间岳寻竹过得很快乐,那种生活和他设想的未来相差无几。

但是生活永远不会让你如愿。

有一个周末她没有来,岳寻竹也知道是跟她妈见面去了,但是第二天到学校她的气压很低,明显地失落。

两人在去教室的路上他想问她如何了,钟青先他一步开口。

“我现在不想说话,让我安静一会儿。”

他只好沉默地点头,然后看她一整天都打不起精神,几次趴在桌上没有起来。

是她的经期提前了吗?

他在大脑里回忆一番,不可能啊。

那么,是昨天出了啥事了吗?

岳寻竹心焦,最后也只是轻轻捏了她的手心。

钟青好久没有动,久到他都以为她睡着的时候,钟青侧过头愣愣地看着他,微红着眼眶朝他笑了一下。

哭了?

岳寻竹心脏狠狠痛了几下,随后就是一种异样的情愫。

这样的她看起来好脆弱,头发因为长时间趴着显得乱糟糟的,可是好可爱。

可爱到他想要再欺负她,让她露出更脆弱的样子,然后被自己抱入怀中安慰。

他呆愣了片刻,钟青已经爬起来了。

算了,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本来也不应该有啥期待。

这么一想,虽然心里还是不舒服,但是已经没有了先前的被人掐住脖子的窒息感。

只是小事而已啊。

徐孟冬既然已经有了新的家庭,这么多年过去了,她重新有孩子也不奇怪啊。

一点都不奇怪。

奇怪的是自己,在期待啥,真是太愚蠢了。

昨天大概会是她们最后一次聚会,之前已经补偿得足够多了,以后的日子还是让她自己好好吧。

钟青回想起昨天看到的那个小姑娘的样子,她才七八岁,对她的敌意很重。

好像自己入侵了她的领地,侵'犯了她的权益。

她处处跟自己作对,钟青筷子要夹啥她就夹啥,还总是很自然地跟徐孟冬撒娇。

妈妈我们啥时候走啊,我想回家看电视。

妈妈我想吃两个冰淇凌,一个樱花味的一个芒果味的。

妈妈今日老师夸我进步很大。

……

她把徐孟冬的注意力都吸走了,徐孟冬教训了她几句那个小姑娘就瘪着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徐孟冬替她跟钟青道歉,她就朝钟青做鬼脸。

其实这些钟青都不在意。

她在意的是徐孟冬的态度。

虽然她教训那个小姑娘,但是总是很耐心的,能感受到那才是母女之间的互动。去取电影票买爆米花的时候,她让钟青在大厅等。

钟青透过大橱窗看到小姑娘一直抱着她的腰,像是一只尽职尽责的跟屁虫,她一点都没有生气,只是笑着点她的额头,然后问她要吃啥。

小姑娘欢呼着点了薯片和浪味仙抱在怀里,一直在撒娇说妈妈最好了。

一扇玻璃窗隔绝了三个人。

自己始终是个外人。

也许在抛下钟青开始的那几年,她在午夜梦回也会因为钟青哭泣,但是很快有人治愈了她的心伤,她有了新的爱人,新的孩子。

她的生命的空白重新充斥了其他的颜色。

弥补钟青,也许只是因为想要将过去的黑色填涂上其他颜色,让自己的内疚减少一些。人总是这样的,弥补不是真的想要挽回过错,而是让自己内心好受一些。

钟青忽然觉得站在那里的自己是个傻'逼。

想走,可是看到徐孟冬牵着小姑娘走出来是对她笑意温柔,她就动不了。

强迫自己看完那场动画。

一点一点把她已经渗透到自己身体的热度剥离。

她一点也不讨厌那个小姑娘,因为在她面前自己就像是一个小偷,窃取了她应该和妈妈温馨度过的很多个周末。

人都想要独占所爱,她最好及早脱身。

可是从昨天开始,那种被抛弃的情绪掐住她的脖子让她不能呼吸。

现在好了。

放弃吧,不属于自己的终究不属于自己。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穿越之以女为贵,日本邻居的夫妇交换感谢-三生
下一篇:扶着龙头缓缓坐下汁水四溅,玩具情妇|痒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